• >
  • 首页>
  • 图书馆>
  • 施设论

第四

2002-06-01 611 报道:佛教天地
对法大论中因施设门第六之二
  论中问曰。有何所因。而能了知正觉。世尊于诸众生。大悲超胜。答世尊为见世间众生。染烦恼病。烦恼逼迫。种种烦恼。而生损害。无救无归。无所趣向。以如是因故。世尊不久。乃成正觉。为诸众生。而作救度。是故大悲超胜
  又问。何因菩萨入慈心定时。而菩萨身。火不能烧。水不能溺。刀杖不伤。毒不能害。复无中间趣灭。答无恼害定。无定所入。无彼无恼害触亦无。不同分心趣灭。以如是因故。菩萨入慈心定时。水火刀杖毒不能害。复无中间趣灭
  又问。何因入无想定。及灭尽定时。水火刀杖毒不能害。复无中间趣灭。答无恼害定。无定所入。亦无无恼害之触。无心趣灭。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又问。何因菩萨在母胎时。而菩萨母。不为水火刀杖毒所恼害。亦无中间趣灭。答菩萨大威力故。以其菩萨胜力。令菩萨母无诸恼害
  又问。何因菩萨之身。无水火刀杖毒所恼害。亦无中间趣灭。答菩萨于一切众生中。而得最胜。设于同等类中。亦复最胜
  又问。何因彼焰摩王身。无水火刀杖等害。亦无中间趣灭。答焰摩王者。于焰摩界众生类中。而得最胜。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又问。何因爱啰[口*缚]拏象王。及善住象王。身无水火刀杖等害。亦无中间趣灭。答彼于傍生类中。而得最胜。出诸趣类。由此因故。其事如最
  又问。何因地狱趣中诸众生类。受极苦楚。而无中间趣灭。答业报炽然故。以其苦受业报未尽。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对法大论中因施设门第七
  复次一时佛在舍卫国。告苾刍众言。苾刍当知。有三种法。为内垢染。内含藏。内怨恶。何等为三。谓贪瞋痴。诸苾刍。此中云何名内垢染内含藏内怨恶。谓若有人。恶友所作。侵他受用。及诸种类。乃至害命。以其贪爱增盛。于身口意。广行诸恶。行诸恶已。由此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趣地狱中。生瞋痴亦然。诸苾刍。是故贪瞋痴法。名内垢染内含藏内怨恶
  世尊善逝。如是说已
  复次总略。式漏曰
  不能了知贪爱法   于贪爱法不谛观
  是人与其贪爱俱   彼即入于黑暗处
  贪染之人无义利   由贪染心生爱着
  中间生起怖畏心   当知彼人不觉了
  若能断除于贪爱   彼即爱尘不能染
  由其贪爱不转时   如莲不住于渧水
  不能了知瞋恚法   于瞋恚法不谛观
  是人与其瞋恚俱   彼即入于黑暗处
  瞋恚之人无义利   由瞋恚心生过失
  中间生起怖畏心   当知彼人不觉了
  若能断除于瞋恚   即于瞋境不生瞋
  由其瞋法坠堕时   如彼果熟而自落
  不能了知痴冥法   于痴冥法不谛观
  是人与其痴冥俱   彼即入于黑暗处
  痴冥之人无义利   由痴暗心故痴迷
  中间生起怖畏心   当知彼人不觉了
  若能断除痴冥者   不为痴境所痴迷
  彼痴冥法若破时   其犹日光破诸暗
  若能了知此三法   决定不堕于恶趣
  如断多罗大树心   彼所断已不复生
  是故贪法及瞋法   痴等三法皆离着
  行人明慧发生时   即能尽于苦边际 
  又问。何因有极贪者。答谓。若有人于贪不善根中。近习修作。于无贪善根中。不近习修作。于其欲想欲因欲寻。而乃近习。亦复修作。于出离想出离因出离寻。不能修作。于诸世间庄严受用。以爱着心。勤行修作。于不庄严受用。不勤修作。于诸善法所应作处。而不能作。复不思惟。不修三摩地行。不能守护诸根隐密之门。食不知量。初夜后夜。常不睡眠。勤行诸恶。不修奢摩他毘钵舍那。于不如理作意中。而乃修作。此等之人。故极贪爱。至谢灭已。当复云何。谓作歌舞倡伎戏笑之人。及为女人。设得生天。即生欲界天中。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又问。何因有极瞋者。答谓。若有人于瞋不善根中。近习修作。于无瞋善根中。不近习修作。于其瞋想瞋因瞋寻。而乃近习。亦复修作。于不瞋想不瞋因不瞋寻。不能修作。于非处起瞋勤行修作。于慈心三摩地。不能修作。于杀害事。勤行修作。于不杀害事。不能修作。于彼诸根隐密之门。不能守护。食不知量。初夜后夜。常不睡眠。勤行诸恶。不修奢摩他毘钵舍那。于不如理作意中。而乃修作。此等之人。故极瞋恚。至谢灭已。当复云何。谓作蝎蜂三目虫百足虫等。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又问。何因有极痴者。答谓。若有人于痴不善根中。近习修作。于无痴善根中。不近习修作。于其害想害因害寻。而乃近习。亦复修作。于不害想不害因不害寻。不能修作。于诸见中。而常修作。及于怪异不祥等事。亦复修作。由是缘故。而不能于缘生法门内心伺察。不能于五取蕴中谛观生灭无常之行。所谓此法是色所成。是色所集。从色所灭。如是受想行识所成。是识所集。从识所灭。此人于诸根隐密之门。不能守护。食不知量。初夜后夜。常不睡眠。勤行诸恶。不修奢摩他毘钵舍那。于不如理作意中。而乃修作。此等之人。故极痴冥。至谢灭已。当复云何。谓作象马驼驴羊鹿牛及猪等。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又问。何因有不极贪者。答谓。若有人于无贪善根中。近习修作。于贪不善根中。不近习修作。于出离想出离因出离寻。而乃近习。亦复修作。于其欲想欲因欲寻。不勤修作。于诸世间不庄严受用。勤行修作。于庄严受用。不勤修作。于诸善法。常所思惟。于三摩地。勤行修作。于不善法。而不修作。守护诸根隐密之门。饮食知量。初夜后夜。常不睡眠。勤行诸善。修奢摩他毘钵舍那。于如理作意中。勤行修作。于不如理作意中。而不修作。此等之人。不极贪爱。至谢灭已。当复云何。谓作仙人及出家人诸长者等。或生色界天中。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又问。何因有不极瞋者。答谓。若有人于无瞋善根中。近习修作。于瞋不善根中。不近习修作。于无瞋想无瞋因无瞋寻。而乃近习。亦复修作。于其瞋想瞋因瞋寻。不勤修作。常修慈心三摩地行。于非处起瞋而亦不作。于不害法。勤行修作。于损害法。而不修作。守护诸根隐密之门。饮食知量。初夜后夜。常不睡眠。勤行诸善。修奢摩他毘钵舍那。于如理作意中。勤行修作。于不如理作意中。而不修作。此等之人。不极瞋恚。至灭谢已。当复云何。谓作仙人。及出家人诸长者等。或生色界天中。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又问。何因有不极痴者。答谓。若有人于无痴善根中近习修作。于痴不善根中不近习修作。于无害想无害因无害寻。而乃近习。亦复修作。于诸见中及怪异不祥等事。悉不修作。以是缘故。而于缘生法门。内心伺察。于五取蕴中。谛观生灭无常之行。所谓此法是色所成。是色所集。从色所灭。如是受想行识所成。是识所集。从识所灭。此人于诸根隐密之门。而常守护。饮食知量。初夜后夜。常不睡眠。勤行诸善。修奢摩他毘钵舍那。于如理作意中。勤行修作。此等之人。不极痴冥。至谢灭已。当复云何。谓作仙人及出家人诸长者等。或生色无色界天中。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对法大论中因施设门第八之一
  总说漏曰
  先际秽气及坚重   秽气上风而飘散
  充满出息入息俱   昼夜鱼龟陆中等 
  如佛所说
  佛告诸苾刍言。汝诸苾刍。不能了知先际。皆因有爱二法。于先际中。若无有爱。即后无所起。若能了知如是法者。即自思惟。于后际法。有爱为缘为有相续不了知邪。为无相续邪。或有答言。此无相续。何所以邪。谓不了知故。于无明中。诸众生类。乃起是念。我过去世。为有为无。若过去世有。此即是常。若过去世无。此即是断。而乃诸行或有因邪。若彼诸行先有因者。然亦诸行先无有因。是故若能了知先际。即诸行本来。而无有因
  又问。何因未离欲者。当趣灭已。火焚身时。而有秽气。周遍充塞。已离欲者。火焚身时。而无秽气周遍充塞。答未离欲者。谓以身中精血不净。而有流散。以流散故。火焚身时。风飘秽气。而有充塞故。使大威力诸天。不来勤勇作供养事。何以故。秽气未散故。已离欲者。当趣灭已。身无精血。不净流散。以不流散故。火焚身时。而无秽气。是故大威力诸天。悉来勤勇作供养事。何以故。无秽气故
  又问。何因未离欲者。当趣灭已。身体坚重。而不调畅。已离欲者。当趣灭已。身体调畅。而不坚重。答未离欲者。上风吹鼓。内入其身。是故坚重。而不调畅。已离欲者。当趣灭已。止摄外风。身得调畅。而无坚重。由此因故。其事如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