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图书馆>
  • 般若灯论释

25 观涅盘品

2002-06-13 681 报道:佛教天地
     观涅盘品第二十五

  释曰。今此品者。亦为遮空所对治。令解涅盘无自体义故说
  鞞婆沙人言。彼先言。若一切非空。则无有起灭。此谓无自体义。无自体者。如石女儿。则无起灭。烦恼无自体故。非是起灭。而烦恼及名色因亦非起灭者。如上偈说。无断苦证灭。复谁得涅盘。彼先已作此说者。我今欲得有所断故证于涅盘。如经所说。染与染者。共起烦恼。此尽灭故。名为涅盘。如是涅盘心得解脱譬如灯灭。得涅盘者。由烦恼有自体故。如彼上说无自体者。若无烦恼体亦无涅盘。譬如石女儿。复次若以无自体为验无得涅盘者。亦破得涅盘义。即是破于差别法体。是彼立义出因之过。论者言。汝说不善。诸法无自体者。如幻灯灭。是亦不违世谛智境界故。无自体者。从无始因缘展转而起。如幻如焰。诸行无起。即是涅盘。证得涅盘亦复如是。无有自体。我亦不立无体体故。非立义过。上引石女为喻者。于第一义中得成。汝执有自体义者。不可坏故。有所断者不然。以是故。若不见真实理。而说有自体者。得涅盘义不成。法自体坏故。是事云何。汝向出因立义譬喻。三法皆不成故有过。复次鞞婆沙人言。如彼偈说。若一切非空则无有起灭。无断苦证灭。复谁得涅盘者。不然。我今立有涅盘。云何为涅盘。谓第一义中诸行有自体。断诸烦恼及灭名色而得涅盘故。非如驼角。涅盘不尔。有体有断有灭有得故。论者言。如先偈说。若一切非空。则无有起灭。无断苦证灭。云何得涅盘者。此谓有自体。不可坏故。自体者。若是自宗出因立喻有相似者。所成能成则为有力。而今无此力故。因与喻义亦不成。又亦违汝先所立义。我今问汝所立涅盘。为是第一义谛。为是世谛。若欲得是第一义谛者。我今答之。如论偈说
    无退亦无得   非断亦非常
    不生亦不灭   说此为涅盘 
  释曰。此谓如是涅盘。我所欲得。如汝所说。断故灭故。为出因等。断诸烦恼得涅盘者。此等因义。今皆不成。颠倒心故。作如是说。义皆不然。复次诸执有涅盘者。或说涅盘是真实法。或说涅盘是施设法。二俱不然。以是义故。次须观察。如论偈说
    涅盘有自体   即堕老死相
    涅盘是体者   即是有为法 
  释曰。此谓涅盘有自体者。无验可令信解。若令涅盘有体。即堕老死相。何以故。无有体离老死相。亦无老相死相离体。小乘之人不欲涅盘有老死相。以是故。如我出验。第一义中涅盘非是体。无老死相故。譬如石女儿。是故汝宗因义不成。因不成故。亦与正义相违故。复次今更与过。若汝不欲涅盘是有为。而欲得涅盘。是无为者不然。无处有一物是体复是无为者。今当立验。涅盘非是体无为故。譬如空华。复次更说其过。如论偈说
    涅盘若有体   云何是无因
    亦无有一法   离因而得有 
  释曰。此谓体者。皆藉因得有施设。涅盘是体不得无因。以是故此中出验。涅盘非是体。无因能施设故。譬如兔角。多摩罗跋。及修多罗人等言(多摩罗跋者唐言赤铜叶)。如鞞婆沙师说。涅盘如灯灭。我今说涅盘者。但是无起。于世谛中施设有故。我所立者其义相应。论者言。今答此者。如论偈说
    汝涅盘非体   云何是无体
    若涅盘无体   云何是无因 
  释曰。鞞婆沙等分别涅盘是第一义。善以息烦恼为因。今汝义非如是体故。而言涅盘无体者。为无善等耶。义皆不然。譬如空华。若言涅盘无实无自体者。无如是验。能令开解。涅盘非无体者。汝之所说难令人解。复次鞞婆沙分别涅盘先有体后无体。以灯为喻者。此是显示世间所解。以灯未灭时有体。灭已是无体。若汝计无体同彼已灭灯者。如向偈说。若涅盘无体云何是无因。此谓如灯无体。而有因施设作灯。如是诸阴烦恼无体。而有因施设为涅盘。如论偈说
    涅盘非无体   而不藉因者
    若无因无缘   是名为涅盘 
  释曰。如汝所说。涅盘无体是第一义。以是故。因有来去流转相而施设有生死涅盘有体无体者。是世谛中所说。非第一义。如论偈说
    大师所说者   断有断非有
    是故知涅盘   非无亦非有 
  释曰。如经说。或有人以有求出有。或有人不以有求出有。是皆不然。若言涅盘是体者不然。犊子部言。我今立涅盘者。与彼不同。有是体义。有非体义。有二义故。无如上过。是义应尔。论者言。汝所立者其义不然。如论偈说
    若汝说涅盘   是体是非体
    涅盘是体故   解脱者不然 
  释曰。此谓体非体相违故。若是体则非非体。若是非体则不是体。若相待者。则有体非体相。如是说者。义不相应。何以故。有分别执着过故。犊子部言。涅盘者。云何非体。谓身及诸根无体故。名为非体。云何是体。谓有毕竟无上乐故。名为是体。论者言。此语不善。身诸根及觉等已遮故。亦即是遮无起等。毕竟无上乐者。如遮有为起。亦遮彼乐。若欲以无为乐令物解者。无此验体。汝之所立义不相应。复次若言涅盘有自体者。如论偈说
    若汝说涅盘   二俱有自体
    涅盘是无为   二体是有为 
  释曰。此偈显何义耶。谓显体非体外别有涅盘相。若彼法与此法有别相而是法体者不然。譬如水与火。如是体非体为涅盘相者不然。复次修多罗人言。涅盘者非体非非体故俱不可说。彼向言有二体过及有为者不然。论者言。亦无是事。今答此语。如论偈说
    汝若说涅盘   非体非非体
    体非体若成   二非体亦成 
  释曰。此谓如明与闇。有明故可说闇。如是有体非体故。有非体非非体得成。复次如论偈说
    非体非非体   若是涅盘者
    如是二非体   以何法能了 
  释曰。此谓若言以智能了者。此智先已遮故。如论偈说
    如来灭度后   不言有与无
    亦不言有无   非有及非无
    如来现在世   不言有与无
    亦不言有无   非有及非无 
  释曰。此谓身中有神。神与身一。神与身异。离身有神。即身是神。诸不记中皆不说。是故第一义中涅盘不成。汝出因义亦不成。其过在汝。鞞婆沙人复言。第一义中有涅盘怖畏生死者。为求彼故起勤精进。不见求者为得无法故起勤精进。论者言。如我宗中不见有人得彼涅盘。第一义中生死及涅盘俱无差别故。如论偈说
    生死边涅盘   无有少差别
    涅盘边生死   亦无少差别 
  释曰。此谓生死涅盘同无所得。是二俱不可得故。亦如分别性无故。生死涅盘皆不可得。已令信解。是故如汝所说为得涅盘而起精进为因者。其义不成。亦违于义。今以涅盘生死令开解者。如论偈说
    生死际涅盘   涅盘际生死
    于此二中间   无有少许法 
  释曰。涅盘者真如法界空之异名。真如无别异故。譬如虚空。虽有方之殊别而无异相。鞞婆沙人言。彼说一切恶见皆以空能出离。及欲得涅盘是空者。若谓涅盘是无能对治诸见者不然。是故有涅盘。是对治故。譬如明对治闇。论者言。此中灯光能照及有体者不成故。汝喻无体。是能成立之过。我言空者。谓一切诸法不可得也。即是说有所得对治。然彼有所得境界一切时不可得故。而空非是有体。无生故。譬如空华。亦非是无。先已说遮故。执着空者。亦是邪见。是故智者。应舍此执。若无智者。执空有体。空有体故则无利益。如宝积经说。佛告迦叶。若有人言能见空者。我说彼人不可治也。如是故空义不成。汝言对治为因者。因义不成。复次若第一义中有此见者。彼对治法可然。今观此诸见无故。如论偈说
    灭后有无等   及常等诸见
    涅盘前后际   诸见所依止 
  释曰。此谓如来灭后。为有如来。为无如来。为亦有如来亦无如来。为非有如来非无如来。世间有边。世间无边。亦有边亦无边。非有边非无边。乃至世间常。世间无常。亦常亦无常。非常非无常。如是四见有十二种。如来灭后依涅盘起。世间边等依未来起。世间常等依过去起。如是等见。云何起邪。由有虚妄分别习气过故。然此分别无有自体。已令开解。以是故。如论偈说
    诸体悉皆空   何有边无边
    亦边亦无边   非边非无边
    何有此彼物   何有常无常
    亦常亦无常   非常非无常 
  释曰。如是等分别所依止境界无体。彼依止无体故。分别心亦无体。所以者何。一切法一切时一切种。从众缘和合生。毕竟空故。无自性故。如是法中何者有边。谁为有边亦边无边非边无边。乃至何者是身。谁为有身。身一神一。身异神异。如是等六十二见。于毕竟空中皆不可得。以是故。如修多罗中偈说。所分别既无。分别何处起。能分别灭故。所分别亦亡。论初已来推求诸法。有亦无。无亦无亦有亦无亦无。非有非无亦无。是名诸法实相平等性空。灭诸戏论得安隐道。若依世谛中出因者。已如前说摔。修多罗人言。第一义中有涅盘。佛为令众生证得故。观根观心观法观时观方而为说法。若无涅盘者。佛不应作此说法。乃至说八万四千诸行烦恼对治门。为得涅盘而有所说。故有涅盘。论者言。若第一义中以说法为因。汝欲得尔耶。如论偈说 
    有所得皆谢   戏论息吉祥
    如来无处所   无一法为说 
  释曰。有所得皆谢者。谓有所得境界无体故。有所得心亦无体。复次有所得境界无为故。有所得心亦不起。如是一切有所得皆谢。戏论息者。谓有所得境界无体。彼境界言说相亦不起。以是故名戏论息。吉祥者。谓一切灾殃悉无体故。名为吉祥。由彼所起分别性。一切法不成。及一切法不可说故。第一义中以说法为因者。如上偈说。如来无处所。无一法为说。复次因自觉所得真实法者。不可言说。然此言说者。同分别境界故。所证真实法者。不可言说。如上偈说。如来无处所。无一法为说。复次如来说法者云何。为摄诸有故。无量千劫积集福智聚。佛身从此福智聚生。譬如如意珠悉能显现一切色像。以一切众生心自在愿力故。如来无功用有声出摄于三乘。佛身力故。所有闻者。迷故谓言如来为我说法。为说法者。于世谛中施设而有。复次阴非如来。离阴亦无如来。先已观故。如来名者。无有一物无能说者。亦无听者。亦无说处。以无实体故。如上偈说。如来无处所。无一法为说。复次诸行无所造作。及诸行聚是无漏。二障俱断。为不共佛法等作依止。具此四法故名如来。彼诸行聚无所造作故。有说法者不然。乃至听法者。是有漏行聚。而言听者受者。皆是言说。无有实体。第一义中如幻如化。谁说谁听。以是故。如来无处所。无一法为说。复次如来行菩萨道时。种宿愿力自在。以四摄法摄诸众生。是诸众生以种定报善根因缘力故。由信乐诸根心愿自在。为令一切众生欢喜故。六十种具足。无功用说法。声依如来起。然如来常定。心无功用力所作无觉观体而言有声出者。是皆不然。以如是故。如来无处所。无一法为说。复次于先佛所说法。自解自证故。一切诸法皆先佛已说。今佛随顺而说。不加一字。以是故。如来无处所。无一法为说。复次第一义中一切诸法毕竟空故。无有一法为总相智为别相智可取。以是故。如来无处所。无一法为说。如金刚般若经说。如来为菩萨时。定光佛边无一法可受。何以故。不可取不可说故。诸外道等甚可怜愍。我今以此无体自体空最上迭惯理。破其邪辩。然彼外道依止恶见道理。而自覆藏己宗之过。执其所见。说是偈言
    彼第一义中   佛本不说法
    佛无分别者   说大乘不然
    化佛说法者   是事则不然
    佛无心说法   化者非是佛
    于第一义中   彼亦不说法
    无分别性空   有悲心不然
    众生无体故   亦无有佛体
    彼佛无体故   亦无悲愍心 
  外道等谓论者言。彼佛法中若言世谛中有悲愍者。犹如石女哭儿。论者言。此中明第一义者。一相故。所谓无相。无佛亦无大乘。第一义者。是不二智境界。汝说偈者。正是说我佛法道理。今当为汝说如来身。如来身者。虽无分别。以先种利他愿力为大誓庄严熏修故。能摄一切众生。于一切时起化佛身。因此化身有文字章句次第出声。不共一切外道声闻辟支佛故。而为开演二种无我。为欲成就第一义波罗蜜故。为欲成就乘最上乘者故。名为大乘。有第一义佛故。依止彼佛而起化身。从此化身起于说法。由第一义佛为说法因故。不坏我所立义。亦不坏世间所欲。复次萨婆多人言。如来所说法者。皆是有分别故说法。以他众生心自在愿力起说法因故。譬如为声闻等说法。论者言。是义不然。化佛说法者是无分别。非如汝语一向分别。萨婆多人言。佛无分别而为说法者不然。无分别故。譬如土块。论者言。化佛与第一义佛不可说异故。世谛中有佛者。不遮世谛中。彼第一义佛为说法因者。亦不遮第一义中。如来无戏论故。分别如来。若有悲若无悲。皆是戏论。如是戏论悉皆无体。所悲愍众生及能起悲者。亦皆无体。如汝先说。若世谛中有悲谓如石女哭儿者。是喻不然。悲云何相。谓见他有苦起忧苦心。是名悲相。譬如慈母怜极爱子。诸佛菩萨于诸众生起怜愍心。亦复如是。纵令石女有悲怜心。于我何妨。而复不尔。譬如龟毛空与太虚空而不相似。是故设有悲者。诸佛悲心与石女悲心亦不相似。诸佛悲者。无量劫来积集熏修究竟具足。遍满一切诸众生界。若石女无此悲者。更莫复言世谛有悲者与石女悲相似。此品初鞞婆沙等所立验者。论主已说其过。显示涅盘无有自体。以是故。此下引经显成。如梵天王所问经偈言。实无有涅盘。如来说涅盘。如虚空自结。如虚空自解。梵王白佛言。若有分别众生欲得一切法有起有灭者。佛于其人亦不出世。若于涅盘起分别相言是有体者。然彼众生决定不能出于生死。世尊。涅盘者。其义云何。一切相皆寂灭。是为涅盘。一切所作皆已谢。是为涅盘。世尊。愚痴众生于佛法中虽得出家。而堕外道见中求涅盘体。如于麻中求油。指手言得。何异乳中求觅生酥。若于一切法毕竟寂灭中求涅盘者。乃至邪慢外道中声闻非佛法中声闻。若是正见成就行者。不作一法有起有灭。亦不欲得证获一法。亦不见圣谛理。如摩诃般若中说。佛告须菩提。涅盘者。如幻如梦。如影如焰。如镜中像。如水中月。如干闼婆城
  释观涅盘品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