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图书馆>
  • 佛说立世阿毘昙论

18 天非天斗战品

2002-06-06 751 报道:佛教天地
天非天斗战品第十八

  须弥山王上顶平地。琉璃所成。软滑可爱。众宝庄严。譬如北地妙好[毯-炎+瞿]毹。种种雕镂。亦如耳珰

众宝庄饰。脚践便没。举足即起。如兜罗绵。其地柔软。亦复如是。金城围遶。高一由旬。埤堄高半由旬。城

门高二由旬。门楼一由旬半。十十由旬。有一一门。三万二千门。是诸城门。众宝所成。种种摩尼之所严饰。

譬如北地妙好[毯-炎+瞿]毹。人非人等。龙兽草木。及诸杂花莫不必备。亦如耳珰众宝庄严。填满具足。是诸

城门。亦复如是。诸门边。象马车军之所庄严。是诸天子庄严铠仗。聚集其中。为护国土游戏庄严。处处宝池

。天水盈满。四宝为砖。垒其底岸。余如上说。乃至诸天男女遍满其中。亦复如是。须弥山王。从其上顶。向

下二万由旬。是第一层。是层四出。并五十由旬。周回增本四百由旬。金城围绕。高一由旬。埤堄一由旬半。

城门高二由旬。门楼一由旬半。十十由旬。有一一门。无数千门。众宝所成。种种摩尼之所严饰。譬如北地妙

好[毯-炎+瞿]毹。人非人等。龙兽草木。及诸杂花。莫不必备。亦如耳珰众宝具足。是诸城门。亦复如是。诸

城门边。象马四军之所防卫。为护国土游戏庄严。其城外边。有诸宝池。四宝为砖。垒其底岸。乃至天子天女

遍满国土。亦复如是。有诸天子。名曰持鬘。于此中住。是须弥山本周围数。更增四百由旬。合本八百由旬。

从顶向下。四万由旬。是第二层。四出并广上层。五十由旬。金城围绕。高一由旬。埤堄一由旬半。城门高二

由旬。门楼一由旬半。十十由旬。有一一门。无数千门。众宝所成。种种摩尼之所严饰。譬如北地妙好[毯-炎+

瞿]毹。人非人等。龙兽草木。及诸杂花。莫不必备。亦如耳珰众宝具足。是诸城门。亦复如是。诸城门边。象

马四军之所防卫。为护国土游戏庄严。有诸宝池。四宝为砖。垒其底岸。乃至诸天子等遍满国土。亦复如是。

有诸天子。名曰常胜。于此中住。须弥山王本周围数。更增八百由旬。合本一千二百由旬。从顶向下。六万由

旬。是第三层。四出并广二层。五十由旬。金城围绕。高一由旬。埤堄一由旬半。城门高二由旬。门楼一由旬

半。十十由旬。有一一门。无数千门。众宝所成。种种摩尼之所严饰。譬如北地妙好[毯-炎+瞿]毹。人非人等

。龙兽草木。及诸杂花。莫不必备。亦如耳珰众宝具足。是诸城门。亦复如是。诸城门边。象马四军之所防卫

。亦护国土游戏庄严。有诸宝池。四宝为砖。垒其底岸。乃至诸天子等遍满国土。亦复如是。有诸天子。名手

持宝器。于此中住。金城围绕。种种庄严。亦如上说。乃至诸天子等遍满国土。亦复如是。须弥山王本周围数

。更增四百由旬。合本一千六百由旬。是第四层。广上三层。四出并五十由旬。从海水际。向上五十由旬。是

须弥山王第四层。广第三层。五十由旬。厚亦如此。金城围绕。高一由旬。埤堄一由旬半。城门高二由旬。门

楼一由旬半。十十由旬。有一一门。无数千门。众宝所成。种种摩尼之所严饰。譬如北地妙好[毯-炎+瞿]毹。

人非人等。龙兽草木。及诸杂华。莫不必备。亦如耳珰众宝具足。是诸城门。亦复如是。诸城门边。象马四军

之所防卫。为护国土游戏庄严。有诸宝池。四宝为砖。垒其底岸。乃至诸天子等遍满国土。亦复如是。此第四

层。四天王军之所住处。是层之外。又出四百五十由旬。周回一千八百由旬。有诸龙及金翅鸟之所住处。须弥

山王上下诸层。并厚五十由旬。其海中诸层。悉是修罗住处。此阿修罗为得诸天五事因缘。故往攻伐。何者为

五。一天须陀味。二诸天平地。三天诸园林。四诸天国邑。五诸天童女。为是五事。往击诸天。诸天亦欲得彼

五事。往击修罗。何者为五。一阿修罗须陀味。二修罗平地。三修罗园林。四修罗国邑。五修罗童女。为是五

事。往击修罗。是时修罗来击诸天。先于水际。与龙鸟斗。若不如时便退还本。若战胜时。登最下层。共四王

军。及诸龙鸟。亦登此层。一时共斗。修罗不如。更退还本。若战胜时。登下二层。与四王军。及持宝器天。

诸龙鸟等。一时共斗。若不如时。便退还本。若战胜者。登下三层。与常胜天。及持宝器。并四王军诸龙鸟等

。一时共斗。若不如时。便退还本。若战胜时。登下四层。与持鬘天。及下诸天。若四王军。诸龙鸟等。一时

共斗。若不如者。从此还本。若战胜时。登须弥上顶。是持鬘诸天往帝释所。报如是事。善尊。阿修罗已来。

是时帝释以一千马。驾其一车。以阿罗汉衣。为其幡帜。象马四兵不相参杂。众军围绕。出往战所。时三十二

天王。亦各皆有四部军众之所围绕。亦到战所。王二太子栴檀须毘。亦有四军之所围遶。同往战所。时四天王

。亦有四军之所围绕。同往战所。日月天子。亦有四军之所围绕。同往战所。如是诸天并前车将军。于是处所

。与修罗起大斗战。其象军者。与象军斗。车马步军。例皆如是。若斗战时。其先来者。必自前退。是事法然

。如是事者。佛世尊说。比丘。往昔诸天共攻修罗。正斗战时。两军交刃。诸天军胜。修罗退散。比丘。修罗

退时。面向南走。还其本住。诸天逐退。比丘。尔时修罗作是思惟。诸天大胜。我等退散。诸天逐退必急。我

军尚可须更决战。第二战时。诸天大胜。修罗又退。是时修罗面向南走。还其本住。诸天逐退。比丘是时。修

罗更复思惟。诸天大胜。我等退散。诸天逐退必急。我今军众未尽。必须更决。比丘。第三战时。诸天又胜。

修罗退散。还至本城。闭门而住。比丘。是时修罗更复思惟。我已入城。诸天虽来。不能攻我。比丘。诸天亦

作是念。诸阿修罗既入其城。不可复攻。是时诸天周匝围遶。令其境界止在城内。诸天遂得食修罗须陀之味。

据其平地。及诸园林。并其国邑诸童女等。悉皆系录。取其财宝。男女户口。收缚无遗。若诸天作意。欲入彼

城。我与修罗。同共饮食。既为亲戚。应往讯觐随意往返。饮食言谈。既入城已。若作不相应心。以是心故。

自然还出。云何如是。此城是阿修罗无畏处故。诸天如意。住此国土。修罗童女既被缚录。若欲去时。将还天

上。时诸修罗裹须陀味。往赎家口。入诸天城。处处访问。若见眷属。与诸天等。论价贵贱。若赎得相随还本

。若诸天退败。被执缚时。亦复如是。忉利天上善见大城。释提桓因之所住处。阿修罗城。是阿修罗王之所住

处。如忉利天伊罗盘行园象王。如是阿修罗亦有象王。名跋陀婆呵乘行园林。如忉利天善柱象王斗战所乘。如

是阿修罗鸦罗婆象王斗战所乘。如忉利天州郡县等。修罗境界。亦复如是。如忉利天衣服饮食。种种庄严。修

罗亦尔。除善法堂。及皮禅延多重阁。如是义者。佛世尊说。如是我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