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禅的顿悟——一个美国禅师的自述

第十四章 英德拉网络

2002-10-22 625 报道:佛教天地
禅宗厨师的一个最根本的道义原则是,任何东西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世间万物相互依存。
  尽管每个人要对自己的生活工作负责,但同时谁也不可能单独完成一项需要大家动手才能完成的事业。在我们想要帮助他人时,情况更是如此,必须大家一起来筹备“佳肴”。
  禅宗厨师与他人一起工作的方式,是基于英德拉网络的想象,英德拉网络是禅的人生观、宇宙观。英德拉是印度古代的一位国王,他极端着重自己。有一天他到皇家建筑师那里说,他想为自己立一个纪念碑——一座人人都欣赏的建筑物。
  皇家建筑师设计了一个巨大的、遍及时空的网络,国王的司库在网络的每一个交叉点上都安了一颗明亮而闪光的珍珠,致使每一颗珍珠都与另一颗珍珠交相辉映。这样,每一颗珍珠——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包含了整个英德拉网络,遍及时空。
  当意识到我们都是英德拉网络上的一颗明亮的珍珠时,我们就会理解每一个人就是一个完整的宇宙。由于左右的人均在英德拉网络以内相互联系在一起,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与他人的联系就可能是无限的。
  当然,对大多数人来说,自然是先开始联系那些具有共同志趣、共同利益的人:会计联络会计;诗人联络诗人;佛教徒联络佛教徒。这一类联络自然是有益的,比如遇到一个相当困难的问题需要有人帮忙解决时,其效率特别高。但是,从总的策略上来看其效率将回受到影响,因为它使你的联络范围越来越狭窄,而不是越来越扩大,以致收效也日益减小。其结果,税收会计只与税收会计对话;无韵诗人只与无韵诗人对话;某一宗派的禅宗佛教只与同一宗派的禅宗佛教对话。
  从另一个角度,如果按英德拉网络的想象来建立联系,我们将以筹建尽可能大的网络为起点。这样做,我们赋予自己尽最大可能去完成的使命。例如,如果我从最狭隘的意义上,把自己的使命限定为一个经营糕点公司并为无家可归的人提供住房的禅师,我可能就会将自己的联系限制在禅宗佛教、糕点公司和社会活动家以内。 
  但是,我也可以将自己的使命——用禅宗佛教的术语来说是发愿——限定为一个相当广泛的范围。例如我可以这样说,我的使命是为世上所有人筹备“佳肴”。如今,我正在建立一个大得多的网络——实际上,是一个十分巨大的网络——因为我可以和任何一个希望改善地球这颗星球上人民生活水品的人合作。(当然,由于每个人都限定了自己工作的特殊领域和方式,每个人自然而然会在整个网络中找到自己的特殊部位。但是,即使在这种状况下——特别是在这种状况下——重要的是必须记住,每个人依然只是较大网络中的一部分。)
  当按照英德拉网络的想象来与外界联系时,结果自然会与各式各样的人接触。当我们组建了这样广泛的网络。我们邀请了扬克斯市两位前任市长进入理事会,一位是艾尔.迪尔拜洛,一位是安吉洛.马蒂尼利。安吉洛是共和党人士,艾尔是民主党人士,俩人过去曾不止一次争斗过,事实上有一次还真的涉及造谣中伤。不过,他俩都表态要改善扬克斯市人民的生活水平,而且他俩都看出我们正在试图干同一件事。当然,他俩又都是不同网络的一部分,他们的联系从扬克斯市到韦切斯特县,再到纽约州,使我们办具体事时容易多了。一旦有什么延误或差错,我们总是可以指望从艾尔或是安吉洛那里知道,应该打电话找谁。
  总会有些人别人不愿与之合作,不过这可以成为负网络,不想与我们合作的人可能愿意与艾尔合作,不愿与艾尔和安吉洛共事,以次类推。就这样,与艾尔和安吉洛的联系——或与任何代表不同观点的两个人的联系——不仅扩大了我们的对外联系,而且丰富了这种联系。
  不担心竞争
  所有的人都过分地把同一领域——无论是同一企业,同一社会活动,甚至同一精神修习范围内——的其他人,看作是对手和竞争者。人们似乎感到,周围仅有那么多资源可供利用,如果别人进展顺利,对自己来说机会就会更少。
  事实上,正好相反的事常常发生。竞争的双方,常常是乔装起来的伙伴。当放弃自己的议事日程,担心会被“对方”同化时,就会发现双方都能给予对方很多东西,因为每一方都可以向另一方提供其所缺少的配料和观点。
  世界如此广阔,有那么多可以干的事,担心竞争是没有道理的。就像一次筵席,你并不担心客人会把食物吃完。
  我认为,更有意义的是,像客人一样欢迎竞争者,并且试图把他们转变为可以合作、值得学习的伙伴。当别人来电话想知道我正在干什么时,我从来都向他们敞开,这是因为我们希望别人也来干的事。我们想让别人跟着我们干,我们想让别人采用我们的模式。
  在我们雇佣的人员中,有的甚至是在获悉他们计划开办类似的糕点公司而雇佣的。我们帮助斯诺马斯的罗马天主教教徒办起了甜饼生产线。我们甚至还出版了一本《格雷斯顿糕点烹制法》,书中介绍了我们所有特种糕点的制作方法。一旦完成这件事,再也无需担心谁会盗用我们的制法了。
  没有保密制法
  涉及竞争的另一个问题,是竞争滋生秘密,而秘密又导致产生妄想一类不健康的心理状态以及联合侦探那样的不良企业。如果你用了侦探,你总免不了担心那种为双方服务的两面派,那样就会从内部弱化你的企业。但如果事事公开,如果没有什么秘密可供泄露,你将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与你的企业一起共享信息、共创合作环境。你种下的是和谐与稳定的种子,而不是你猜我度的种子。
  波士顿的糕点公司对包括其主户本-杰丽公司在内的其他公司,均不透漏其奶油胡桃巧克力小方饼的制作方法。这样做非但没有加强其地位,反而弱化了这家公司,因为本-杰丽公司不愿仅仅依靠一家客户。于是它又另外找了一家糕点公司试制了那种保密的制品。
  秘密在短时间内也许看来不错,但时间一长秘密便会制约发展。
  内部联系
  仅注意对外联系也不行,还必须找到适当的人在企业管理和社会行动中一起合作,必须懂得如何增强内部联系。
  如果是管理一个大的企业,那么特别重要的是懂得如何挑选能与你合作的经理。选择经理的两个基本原则是:第一,这个人必须具有干这分工作所需的技能;第二,这个人必须能够把你发展企业的想法具体化。这并不意味着,这位经理的看法一定要与你的看法完全相同,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是这样,因为我们都是具有独特个性的个人,只要你与这位经理的见解能够呼应就相当不错了。
  花一定时间去寻找这样一位经理是值得的。我花了两年时间与许多有才干的人会晤,最后才找到杰夫.霍布里奇兹,他现在任格雷斯顿糕点公司的总经理。杰夫开始时担任营业顾问,他对禅宗佛教不感兴趣,但他却相当热心于在企业内建立基层管理制度。他的这种想法,刚好与我们提倡的自立自强精神十分吻合。
  正因为如此,我可以放心地让杰夫去处理糕点工地的日常工作,基本上按他自己的方式去管理企业。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工作,无需时时为猜测我的意图如何而束缚了他自己的创造性。尽管我们的看法可能不完全相同,但我们能够在相互信赖、相互尊重的气氛中共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