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阿含经随身剪辑

自序

-0001-11-30 901 报道:佛教天地
  处在快速变迁的现代社会里,讲求短、小、精、薄,是趋势之一。数量庞大的佛经,已经被时间不够分配的一般大众,视为畏途。这对今日佛法的传播,不论是在质、或在量上,都可能形成了障碍。尝试一种方式,做为一般大众与经典的桥梁,是作这本剪辑的第一个动机。
  在生死中打滚了这幺久的一般人,染着数不清不如法的坏习性,等着用佛法来净化。然而,累积了那幺久的坏习性,可也不那幺容易,说改就改得了的。怎幺办呢?也没什幺特别的办法,只有时时刻刻地、点点滴滴地努力了。假如能有一本随身手册,摘录重要经文,即使在只有五分钟、十分钟的空档里,能拿出来读一读、想一想、反省反省,让生活落实在佛法的实践中,经常获得佛法的滋润,而将时间、空间的限制,降到最低,

前言
  如果佛陀再来人间──解读「阿含经随身剪辑」 吕 胜 强
  一些具敏锐观察力的有心人士,对于当前的社会,列出一张共同的体检表──「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时代」:一切都充满着不可控制的因子,它反映出社会的失序现象及人心高度的困顿、匮乏与不安。就佛法的立场来说,「世间的不确定(不安稳)」是人生的如实真相;然而矛盾的是,期盼「确定」却又是人类普遍性内心深处,根深蒂固须臾不可磨灭的世纪大病。这幺一来,人类的幸福似乎是没有了指望,在这人类的危机中,佛法将很有可能扮演一项人类心灵重建工程的角色,因为,在过去历史的轨迹中,佛陀曾经成功地教导弟子们一套直指人心消除焦虑烦恼的修行方法。如何自利与利他或契理与契机,就有待佛弟子的任重道远了!
  佛法的创觉者──佛陀,毕竟已经入灭了二千五百多年,他可能再来人间吗?「佛陀的涅盘」这个存在性的问题,千百年来,佛弟子心中一直强烈渴望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在佛陀的教诲中,这是不予讨论的范畴,因为从佛法的如实义说,那不过是众生心中无明的投射罢了!如果我们真正欢迎佛陀重回人间,那幺值得重视的,应该是佛陀当年回应阿难的最后教诫:「佛灭度后::我成佛来所说经、戒,即是汝护,是汝所持」(见本剪辑第一六四条)。阿含经是公认现存最早的佛典,乃佛陀一代时教的重心,今天的佛弟子,若能精勤研读思惟,如法实践,将如同《佛遗教经》所说:「自今以后,我诸弟子展转行之,则是如来法身常在而不灭也。」这相当佛陀永驻人间,常转法轮。
  春江师兄将四阿含菁华分列纲目加以剪辑并逐经做提示,希望便利读者随身阅读、思惟、反省,个人深恐古代的典籍、文字较为艰涩,乐意依据剪辑纲目略作解读,藉此与学佛的朋友共勉,若能因此而引发阅读本剪辑的增上意乐,更是所盼。

人性的剖析
  在一次私下的参访请益中,印顺导师语重心长地开示:「学佛难吗?确实难!可是真正说来,学佛应该也是挺容易的!」余聆听之后,心中有很大的感触。我们众生的心,长久以来,常习惯与贪镇痴纠缠在一起,没办法有片刻时间不用力执取在某一件事物上,即使在睡梦中也一样。如本剪辑廿三条所说:「长夜心为贪欲所染,镇恚、愚痴所染」;廿四条也指出人性的:「须臾处处,攀捉枝条,放一取一」;剪辑六一条,佛陀更深刻的剖析:众生一切的痛苦,皆是以欲爱为本。所以,学佛是难在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与人性中如影随形的恶习搏斗。可是从另一方面看,人生却又充满了希望,佛陀赞叹生而为人的难能可贵:「人间为善趣::诸佛世尊,皆出人间。」(剪辑一六二条)由于人类有「惭、愧、不放逸及精进」等四种可以开发的良善美德,它将引导我们通往解脱之道。有惭愧心,就能尊重自己、他人与真理,不放逸乃是不退堕的安全保证,而精进则可勇猛向目标迈进。以上有关人性的光明面与黑暗面,在观察思惟修行上,如何抉择,本剪辑的「心、不放逸、守护及欲爱」等四章有详细的介绍。
  生命的终极关怀──业报、死与解脱
  有同修问到,佛陀时代的杀人魔王鸯掘魔罗,在一生中杀了那幺多人,恶业深重,怎幺有办法当生证阿罗汉,而成为佛教「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最佳典范,那不是恶没有恶报吗?另外,在一次与佛教观音线青少年协谈中心的朋友,讨论畅销书《前世今生》时,也引发一个初学者迷惑的问题──无穷的前世,伴随着无尽的焦虑烦恼(每一世累积的焦虑恐惧,都必须一一利用催眠追溯回去,加以治疗),业报的无穷无尽,如何消解得完?如何从中解脱?以上二个问题,似乎动摇了佛教传统上「善恶到头终有报」的观念,也令人怀疑解脱的可能性。其实,大家是忽略了佛法「因缘果报」中「缘」的深刻意义,有因不必然有果报,关键是有没有滋润善恶业的「缘」,这也是解脱之钥。这在本剪辑「业报」一章上有深入的解析,读者们或许亦可透过正确的业报观,进一步探索佛教徒面对临终器官捐赠时应采取的态度。
  死与解脱,是生命中最为终极关怀的课题,前者人人有份,但却又不为大家所乐意接受,因为死,代表一切欲望的破灭;面临未知世界不确定的恐惧,这与人性内在希望永远活下去的自我执着,有着严重的对立。学佛者如何随顺因缘来面对死亡的「随时到来」,倒是一个严肃的自我砥砺反省的功课!另外,阿含经对于「解脱圣者」那种平淡而脱落一切神秘现象的描述,应可启发我们修行的正确方向与态度,值得一读再读,思惟学习。

「佛以一音说一切法」的省思──对治法门
  佛教徒喜欢赞叹佛陀的「一音说一切法,众生随类各得解」,这是佛灭以后,部派佛教中,「大众部」的佛陀观。历史上的佛陀,以神足示现、教诫示现及他心示现等三轮教化弟子,其中难免有神通威德的感召,但是佛弟子不要忘记「神足飞行者,亦是世俗常数;智能成就者,此是第一之义」(剪辑一四八条)的遗训;中阿含∧伤歌逻经∨也指出「教诫轮」(言教及身教:法与戒律)才是最主要最殊胜的。由于众生的根器千差万别,因此佛陀的教导,也就因时因机有所不同,从本剪辑的「对治」章,可以看出其多元性。
  剪辑八二条∧增上心经∨所介绍的五种降伏心的方法及八四条∧水喻经∨提出五种消除镇恚的技巧,对于日常生活上都相当实用,必须时时实践,才能熟练。不过由于对治法门,常都是一种权宜性的修行指导,不能以此为究竟,因此阿含中,都会将对治法门加以提升,直接面对苦恼的「集」(原因)而达到贪镇痴止息的第一义上。这也是剪辑八一条∧漏尽经萨的「四种悉檀」,对治悉檀必须引导至第一义悉檀。
  相对于佛陀的观机逗教,现在有一些学佛的朋友,每每以自己的学佛经验或受用的专修法门,主观的或略带强迫推销式的介绍给其它道友们,这实在是不尊重因缘(差异性)的我执主宰欲冲动,从有漏善法来说,是一种「顺道法爱」的执着。要留意!执着就是不折不扣的烦恼。这也是剪辑八六条∧阿梨咤经∨所说的筏喻法门:连有益的「正法」都不可以执取。

登峰必须由山脚拾级而上──道次第
  禅宗的典籍常记载,古德们在偶然的因缘下言下顿悟,这似乎令人有「得来全不费功夫」的错误印象,姑不论开悟的内容如何,读者们往往忽略的是,古德们在悟道之前,千山万水披荆斩棘,艰辛求道的过程。在阿含经中,佛弟子与佛陀或圣弟子间,因法义的问难请益中,也常有闻法证果的情形,圣弟子的「非时得证」,必然要经历播种、灌溉、成熟(种、熟、脱)所谓闻思修证的次第,不可能跳跃而上的,在剪辑九八条∧七车经∨中有明确的宣示。
  在印度及中国的佛教发展史上,曾经发生专重「修证经验」取向的修行风潮(如部分大乘行者的「直从涅盘经验」下手),在这偏颇的现象下,不从现实身心(蕴处界)的苦集灭道之正常道次第下手,于是禅定神秘经验倾向的道风,模糊并误导了原始朴实的释尊遗教。阿含经中,佛陀特别告诫:「不依六根来体验十二因缘,是无法通往涅盘解脱之路」(剪辑一○○条:「不问汝知不知,且先知法住,后知涅盘」),龙树菩萨在《中观论》中也强调:「不依世俗谛,不得第一义」。
  坊间,我们看到克里希那穆提及奥修的修行方法与宗风,其中颇有与佛法相似的地方,惟仔细分辨,可以发现两者均缺乏明确的道次第,令学人难有下手处。至于,这两位印度宗师的道法,是否与佛法的正见、正业、正命间有相异处,则须审慎地另为讨论。

入道的第一道关卡──苦圣谛
  学佛的朋友,有时会自嘲地说:「学佛一年,佛在眼前,学佛三年,佛在天边」,有一种入道难的无奈感,其中的症结在那里呢?佛法是一种生命的试炼,文字堆砌的沙屋,当然经不起小小浪花的冲刷。一个学佛的人,假如整个身心(五蕴),没有刻骨铭心的无常痛切感,是很难时时处处激发那出离苦恼的道心,更遑论对佛法的安忍坚定了!所以佛陀初转四圣谛法轮,就是以苦圣谛为入道的第一步。
  为免于说食数宝的流于概念上的「头脑作用」,剪辑的「味患离」及「四念处」两章分别介绍了两种加强苦圣谛体验的修行方法,前者是知非即离的「正思惟」观照法,后者是绵密的「正念」工夫,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个人曾与春江师兄讨论某佛教团体的四念处修行方法──「当身体某部位有酸痛时,透过四念处的观察,酸痛自然会止息下来」,一般的酸痛,可能可以经由四念处的修行,让身心放松(副交感神经的作用)而得到纾解。但是若酸痛的原因,是长期劳累或外力撞击所引发,就无法单靠四念处而成办了,必须另依正思惟「集」或「过患」才能出离酸痛(如充分休息或找医生就症下药治疗),换作是烦恼的观察也是如此,一定要四念处与苦集灭道四圣谛因果相应时,始能止息烦恼。

  佛教团体共修的游戏规则──无诤
  这个世间纷争的根源,大抵不出思想与感情两大问题,佛教的团体也不能例外,从佛法来说,就是人性上的「见诤」与「欲诤」。为化解众生的忧恼,佛陀在杂阿含四九六经(剪辑九一条)提供了──「如实的对话」、「选择对话的适当时机」、「对话内容有助于烦恼的止息」、「言语柔软」及「关怀悲悯对方不起情绪」等五个团体互动的原则,它可以作为佛教团体布萨共修之指南,值得我们一起开发学习。
  无诤代表和平非暴力精神的坚持,在剪辑九二条的提示说得很好:「对于世间的人文习俗,团体的共同约定,学佛者当以随顺、无诤的态度,柔软应对;但是对于佛法的价值观,则应以最坚定、严肃的立场予以表达」。什幺是佛法的价值观?那就是肯定世间是因缘无常,人类应互助互容,任何的行动都必须指向内心的寂静(宁静)及贪镇痴的止息。这也是佛法一贯谴责暴力的原因,此或许可供佛教团体在从事社会抗议活动时参考。
  
  无我的实践──无常因缘观
  人生的忧悲苦恼,阿含告诉我们是对于自我的错误认知,因此佛法首重「如实正观」──确确实实面对自己身心的问题,不预设立场地观察,发现自己与世间是无常、是因缘决定一切的。由于是无常,因此不愿意真正拥有什幺(当然也不在意失去什幺),也无意与人争高下(胜劣);又因体认到多重因缘的相互制约性,从中感受自我能力的微小,盲点很多,于是自我为中心的意识型态渐渐淡薄下来。所以无常观与因缘观,落实到自己的身心,就是无我。
  因此,「无我」是佛法的标竿,阿含经的初果断三结,主要即是破除我见。无我并非否定行住坐卧中,生蹦活跳的我,而是五蕴身心和合,知情意达到和谐平衡的状态,人格上展现的是觉醒、敏锐、理性及开放的成熟,是一个喜悦的活在当下的人。这在剪辑的「无常」及「因缘」等二章,编辑者有精辟的发挥。

  学习佛陀的悲心拓展阿含的行践
  古印度,佛陀及部分圣弟子的菩萨风范,受到时空的限制,不能蔚为风潮成为时代的主流,是一件遗憾的事!印顺导师曾在「契理契机的人间佛教」一书中写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透露出他的观察──现代是菩萨行的有利时机。他老人家在另外的场合对于「今之学者为人」补充解释说:由于交通资讯的发达,现代人不与人互动都很难,可以说不当菩萨都不行。我们愿意把握佛陀本怀复兴的契机!
  事实上,代表菩萨正常道的「六波罗密多」(六度)、「四摄」及「四无量心」等法门,在阿含圣典中,均可寻得其根源及脉络:如六度的纲目──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即智能),在阿含中屡见不鲜;「波罗密多」(度到彼岸)与积极的「断尽苦边」意义相同。杂阿含六八一经(佛光阿含藏编号)谈五力道品时,即明确地指出「一切众生的事,皆是四摄的范围」。而杂阿含九○八经则引用「自通之法」的同理心(「自通之法」见剪辑八三条),发挥佛教戒律「护生」(护持一切生命)的精神,而将五戒的前四戒拓展为慈悲喜舍以落实人间的利济关怀,而不仅仅把四无量心局限在禅定的修持法而已。印顺导师更论证大乘「中观论」为阿含经的通论。
  我们以为,学佛的朋友,若能随份、随力、随因缘地将消除烦恼的方法与经验,直接或间接地回馈给生活周遭的人,那才真正可称为是学习佛陀人格的「佛弟子」,如用这种心态来系念佛陀的圣德,则是高品质的念佛行者。让我们一同携手前进!

  结语
  春江师兄与本人,十五年来,在佛法的路上共同修学,相互增上,个人亲眼看到他深得佛法的法义饶益、梵行饶益,乃至不退于佛法的坚定正见正行,并敬重他发心的专精恳笃(如宏印法师在序文中所说)。欣逢本书的发行,深愿将之推荐给学佛的朋友,大家一起来学习佛陀的教诲,并共同开发阿含净化人心的大乘精神。
一九九四·七·?? 于 ?? ??
  凡例
  ⑴中·一四一表示该段经文,摘自汉译《中阿含》第一四一经;
   增·二二五表示该段经文,摘自汉译《增一阿含》第二二五经;
   杂·四O 表示该段经文,摘自汉译《杂阿含》第四O经;
   长·二 表示该段经文,摘自汉译《长阿含》第二经;
   经数之编号,以《佛光大藏经》本为准。
  ⑵《大正·二九·六七五上》表示大正版《大藏经》第二九册第六七五页上段。
  ⑶「※」符号处,为剪辑者对该段经文之赘言,仅供参考。
  ④经文中,( )内之文字,或为不同经本之用字,或为不同的翻译用字,或为诠释之用,而使经文更容易燎解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