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释迦牟尼的故事

第四章 老叟拦路

2002-08-13 772 报道:佛教天地
  时间一天一天逝去,日子过得就像金色的蜂房里淌出的闪亮而新鲜的蜜糖一样甜,甜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可是耶输陀罗公主每天却在地精打采中度过。希望和疑惧交加,使她心神不定。但只向净饭王讲述自己的快乐,至于那些忧郁的心事只能埋在心底。净饭王又能给她什么帮助呢?他不有再加岗哨,因为那些的城门已是坚固无比、森严壁垒,而且城墙也是那么高,上面的烽火台把一切警戒范围都尽收眼底。
  日复一日,悉达多的精神不再穿过那些监视者手持的刀枪剑戟飞向远方了,因为自从公主向他倾诉了自己的希望以后,他渐渐地把心收在了花园之中。这使耶输陀罗公主的面容就像脚边那些烂漫的花朵一样绽开了笑意。她心中的恐惧已烟消云散,除了和平、安全的感觉再没有其他的杂念。她低声地哼着歌儿,发出感激的旋律,犹如融雪后的卢醯腻河水,潺潺地唱着迎春曲。
  一天,净饭王来到耶输陀罗那坐南朝北、面对群山、凉爽舒适的玫瑰卧室,看见她正在用一根金丝穿引玉石、水晶和琥珀。她身边的美女们在采摘玫瑰花瓣制作玫瑰酱,忽然从花园里飘来一阵悠扬的乐声。
  透过窗棂,净饭王看见悉达多正和他最亲密、最真挚的表弟阿难陀一起在河边的草坪上拉弓射箭。提婆达多和另一个释迦部落的王公站在一旁观看。青年人在一起呵呵地笑着、叫着,他们的声音清晰地从远处传到这里。
  净饭王高兴极了,他得意地坐在金色的孔雀垫上,把美女们打发走,对耶输陀罗说:“我们胜利了,我可爱的孩子!”他慈祥地笑着,黑黑的胡须在微微颤动,“我和我所有的圣贤办不了的事却让你这纤嫩聪颖的手完成了,我的孙子的母亲用她的手拉住了我儿子的心。我早就知道——我已经预见,事情一定会如此,因为我儿子是一个善良高尚的人,生活中的孝道像铁箍一样地拴着他。这回你满意了吧?”
  她微笑着说:“尊贵的父亲,我很满意。我再没有什么‘但是’来给您 耳朵添麻烦了。除非是我督促地去和阿难陀、提婆达多以及那些释迦部落的贵族们比武,我的主人是日夜不离开我身边的。他所有这些明智的举动,是因为我们把锁链拉得太紧,嵌进了他的灵魂。现在让他自由自在地和年轻工业贵族们一起是件好事。我尊贵的父亲,我恳求您尽可能给他自由,自由对他是有益的。现在是再也见不现那种夺走他的冰冷的冥思苦索了,那些陌生的声音也不再召唤他,那些无形的大手再也不向他打招呼了。他是我们的——您的、我的和孩子的。他成天说的想来都是这个未来的孩子,他将挎剑持枪,骑在马上,成为万王之王,就像我们所说的那样。”
  始抬起头,地限欢乐的泪水颤动着涌出来,像一颗颗珍珠挂在她那又长又黑龙江睫毛上。净饭王快乐地说:
  “一定的!——摩揭陀王国正被一个名叫频毗娑罗的笨蛋统治着,我们集结力量以后,我的儿子为什么不能把他赶下台去?哈!哈!我们不也是雅利安人——一个伟大善战友民族吗?难道一只大象就不能制服务另一只?女儿,我想叫你把这个意思诱露给我的儿子,用争得巨大荣誉的希望激励他。”
  她迫不及待地回答说:“父亲,我已经做了,我每天都对他说:‘我的主人,您要继父亲的传统,将它发扬光大,将你所获得的一切都归属于孩子,因为他既是你的亲人,也是我的。’他总是回答说:‘如果我能找到全世界最好的珍宝,那将是我伟大父亲的,你的和孩子的。满意吧,妻子,我的心是和我的亲人们在一起的’。”
  耶输陀罗说出了她的心里话,兴奋的泪水盈满了她的双眼,滴嗒滴嗒地落到放在她金色膝盖上的水晶、玉石和琥珀上。净饭王高兴提把双手紧握到一起,叫道:“哈!哈!我们真的把他争过来了!噢我吉祥的女儿,把手伸进我的财富堆里去,随你便,拿来什么都可以。你的美丽和智慧是任何奖赏所不能表达的。但现在我们还得小心谨慎。”说到这里,他的神情严肃,话语深沉,“保重你的身体,要像保护国王的财产一样,这样一切都会一帆风顺。那个讨厌的预言说什么如果他见到死亡、痛苦和衰老,他就会逃到大森林里去。我想不用多久我们就会大笑这种荒唐。哼!难道我的儿子就没有一名伟大的国君那样的气魄来对待这司空见惯的命运吗?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要急,我们必须谨慎从事。”
  聪明的公主看出国王胜利的表情后面还隐藏着另一种东西——他没有完全放心。但是公主自己已经很满意了。
  因此,当悉达多肩箭囊,手执巨弓,容光换发,满面春风地从卢醯腻河畔的共园骑马归来时,她冲上前去,搂住这神采奕奕的青年勇士,神情里散发着光彩夺目的幸福,一轮光晕围绕着她,就像是黎明女神站在喜马拉雅山之巅,将她金色的羽箭射向全世界时那样色彩缤纷。他们来到大理石的寝室中,他把她搂在怀里,说道:“我的小鸽子满意吗?生活美不美?”
  她答道:“十分十分满意。如果我的主人觉得生活美好,那就是我的欢乐。可是我心中最亲爱的——难道你不满意吗?看看这银白色的世界,艳丽的鲜花淌下郁香的露珠;蓝色的鸟儿在繁花中穿行、歌唱,它们扑打着翅膀,飞过一个又一个欢乐的花园;嗡嗡的蜜蜂们如痴如醉地寻找着蜜糖;这一切是多么和谐而又恬静。今天早晨我出去散步,在茉莉花丛中发现了一个藏得十分秘密的鸟巢,鸟巢非常小,但十分可爱,鸟蛋温暖得像爱情,像家庭,蓝得像天空,像大海,我一边看一边数,1、2、3、4。这是个预兆。这是我们将要为父亲生出的3个儿子,1个女儿。首先是3个儿子,一个接一个,然后是1个女儿。她长得非常可爱动人,全世界的国王都会追求她。3个儿子将保卫她的美丽——她的美丽只有三界之王才有权享受!我们要把她藏在花园深处,直到三界之王的到来。既然我已见到这个征兆,那么一定会有四个孩子,只能多,不能少。”
  她扬起脸,阳光下,她那亮闪闪的眸子里映出他的形象,他笑着抓紧她的双手,几乎为她的欢悦和美貌而醉倒。
  他说:“这就是生活。冰冷的梦幻已经消逝,它们就像秋日里卢醯腻河面升起的薄雾,在冉冉向上的太阳面前化为乌有。我的儿子的到来,已经将它们赶到了它们该去的地方——黑夜。”
  这样,宫中一片皆大欢喜,疑虑已被忘却。净饭王在骄傲中决意使儿子更自由,更安全。他在城中又建了一个最美丽的花园,以供悉达多在厌烦卢醯腻河畔的花园以后好到这里来开心。公主非常高兴,并且聪明地说:“我们必须放长套索,这样鸟儿就不会觉出受禁锢而飞向远方了。”
  这是一个非常精巧别致的花园,园中有着一座座巨大的人工湖,绿色的荷花同湖水的颜色一样。这里是人间天堂,谁也不能杀戮或伤害地上、天上或水里的生灵。雪白的仙鹤从早到晚站在荷花塘里冥想,野天鹅无忧无虑地在湖面上滑翔,就像在冲天的群山山脊上。花鹿和人并肩行走,那睁大的眼睛也异常安静,并充满了丰富的青情,像是告诉人们在它那无拘无束的心中所隐藏着的历史。
  有一天,悉达多给父亲捎去了一封信,他说:“伟大的父亲,如果我的花园已经建成,请允许我和表兄弟阿难陀、提婆这多及释迦的其他贵族们一起骑马去游乐一番。”
  回信是:“明天。”
  那一晚上,悉达多与妻子耶输陀罗在印有金蓝色飞龙图案的中国丝绸搭成的亭子里过夜。亭子紧靠卢醯腻河,河水穿过芦苇唱着催人入睡的欢歌。桔红色的落日消失在一片灰暗中,几颗巨大的星星在无垠的穹顶游动。章
  她握着他的手说道:“夜幕的降临多么美丽,天上的星星就像蓝色巢穴中的蜜蜂——我生命的主人,多少世纪之后,当我们和我们之间的爱情已被世人忘却,别的恋人坐在这个小河边,观看黑夜里的繁星像闪光的种子一样播撒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在那个预言的冰冷的来世会看到、会知道这一切吗?……”
  他大吃一惊,说道:“被忘却?不管到什么时代,难道你不是最可爱、最温柔,美丽得如同世界上最好的皇后那样的美人吗?那时和现在一样,人们还会因为迦毗罗城中像贝壳含着珍珠那样往着一位最迷人的女人而到这个快乐的地方来。我们怎么能被忘却呢?”
  一时间,冰冷恐惧如同悄悄爬过来的蛇一样威慑着耶输陀罗,这使她记起在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她的生命之光里,还不知道这尘世的秘密。
  她立刻调转话题,大笑着说:“真的,谁能忘记我们两个呢?我有时梦想着在全世界的名字中我的主人的名字将是最伟大的,它高尚得就像群山之顶熠熠发光的巨星,不但释迦人、摩揭陀人、拘萨罗人,就连这广阔世界上送给我们礼品,而我们却叫不出他们名字的那些异国人,也会向这个伟大的名字鞠躬致敬。”
  “我亲爱的,你做了这样一个梦吗?”
  “是的,我做了4次这样的梦,梦中的声音翻过四面八方的山峦轰鸣着。我看见,贡给一名伟大君王的香烛青烟缭绕,连日头都暗淡下来。我看到金色的宫殿如同河边的沙砾,我的主人身穿金装坐在宝座上,身边有数也数不清的鲜花散发着浓香……”
  他缓缓地说:“这也是我的梦。神祗们的确总是随梦而来。但谁又敢肯定?我亲爱的,你看人类之母的黑夜正怎样用她的昏暗催促所有的生物进入梦乡。虽然没有月亮,但像月光一样银白而神奇的精灵正在树林中移动。低声地为我唱支歌吧,我亲爱的。我不愿看到这些精灵们的眼睛,因为它们的目光中有一种我所不能理解的思想。给我唱一支歌,使我眼前完全是你的爱情。唱吧!”
  她拿起乌木、象牙制成的六弦琴,琴声轻起,就像卢醯腻河水流过脚下时奏出的仙乐。
  面对群山,他们被浓重的黑夜紧紧地笼罩着,耶输陀罗马嘴唇像是贴了封条,虽然爱情就在身旁,她却不能唱出。因此,她用轻得如同一只蜜蜂在花朵边盘旋一样的声音唱出了下面的这支歌:
    野天鹅从大地起身,
    坚定地朝着太阳飞奔。
    她伟大的一天开始了,
    有谁会给天鹅们带来欢欣?
    白色的翅膀向上升腾,
    穿过最蓝最蓝的浮云。
    她们升得那么高,那么远!
    我也愿加她们的飞群。
  隔了一会儿,她从古老的经文中选出一段著名的赞美诗,有更低的声音唱出:
    虽然我们没有什么不同,我就是你,
    但你,我的主,并不是我。
    因为大海的确有波涛,
    而波涛却不是大海。
  接下去是一阵寂静,悉达多的脸和她的脸贴在一起,两人长时间地坐在那里,默默地仰视着繁星闪烁的苍穹。
  与此同时,净饭王的命令已在迦毗罗城的每个角落传开:“明天,我儿子的战车将穿过街道驶向觉苑。大家注意,不许任何老人在城里露面,因为我儿子的眼睛是不应该看到老、病、死的,这是统管他的神祗们的旨意,只有健康、愉快、漂亮的人才可以在路上欢迎他。违令者处死。”
  命令已经家喻户晓,人们怀着恐惧交头接耳议论说:“这是命令。”然后不论男人,女人和孩子都匆匆忙忙装饰这欢乐的街道。他们竖起了油漆过的杆子,挂上迎风飘扬的彩旗。并把按中国方式修剪过的花盆中的灌木摆在街道两旁,上面是天蓝色和紫红色的绸制天幕,各家各户的窗子上都悬着富丽堂皇的壁毯,整个城市被装饰得像须弥山上神祗们的天堂一样美丽。一群一伙的孩子们如小天使般地跑来跑去,在悉达多将要经过的街道上撒满了鲜花。
  乡村的居民也像滚滚的河水源源不断的涌到城里来,他们要看看年轻的王子。欢乐的人们挤满了街道,他们穿着最好的衣服,带着万寿菊花和小巧的玫瑰花蕾扎成的花环,并在上面喷洒了花露以增加它们袭人的香气。城墙的烽火台上站满了男男女女,树林边的土坡上,家家的窗台上,石阶上,到处是眼巴巴的观众。男人们仔细地四下打量,恐怕还有一丝不顺眼的东西会惹怒王位的继承人。漂亮的姑娘们被一群群兴高采烈的孩子围扰着。到处是欢乐,连山里吹来的阵阵微风也显得那么温和舒适。
  花园的大门前,停放着王子的镶金象牙战车,挂在上面的烫着金花的彩绸在风中微微抖动。四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佩带着光彩夺目的鞍辔,更是威风凛凛。战车旁站着出身高贵而心地善良的青年驭手阐铎迦。
  悉达多向妻子耶输陀罗行礼后,前行几步,登上战车,他身着黄金和珠宝制成的长袍,光芒耀眼,就像天顶的太阳神苏利耶下凡,人们都不得不遮住自己的眼睛。
  马匹轻轻地踏着步子,战车穿过城中的街道。被欢乐激动了的人们犹如过路的微风拂动着的烂漫的花朵,不断地向他发出敬畏的赞叹声。
  王子看到众人无比喜悦,感到十分欣慰。他想:“这就是我的欢乐的人民,为他们做好事将是我永生的幸福。那些身强力壮的父亲,举着他们可爱的孩子在期待着我,他们的心和我的心一样充满了爱。那些把婴儿贴在温暖的胸口上的母亲们,她们只是不如耶输陀罗那样白皙,但同样充满了温柔与爱情。英俊的小伙子们个个都是高高的躯体,笔直的身段;姑娘们生着灵活的眼睛,油亮的云发。神祗们一定知道这些高贵的人们组成了多么美好的世界。而我那些讨厌的梦幻,使我对这种幸福世界和我的人民所享受的无比欢乐竟一无所知。”
  他向人们招手致意,并不断掉传身来向所有的人微笑。他不时从战车上抓起一把把鲜花,轻轻地向人群中撒去。人们喜悦地拾起鲜花,放到嘴唇和前额上亲吻,因为这些花朵接触过王子的手。
  王子见到这种情景,心中产生了疑虑,为什么父亲至今才让我看到这种国富民强,欣欣向荣的景象呢?可是,就在他撒出最后一把鲜花时,命中注定的时刻从天而降了——这种神祗们预先的安排——在他战车正前方的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老态龙钟、步履艰难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那些威风凛凛的战马弯起脖子,轻蔑地朝着这个令人作呕的怪物摇来摇去,因为它们也同样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不愉快的景象。
  按理说净饭王下令后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据传闻,这个才夫不是凡人,人类对他是无能为力的。而且当时迦毗罗城所有的人们也根本没有看见他,看得清清楚楚的只有两个人——王子和他的战车驭手阐铎迦。
  老夫白花花骷髅般的秃顶上立着几绺散乱的白发,就像树桩上长出的苔藓。他住着一根木棍,每迈出一步都显得异常吃力、虚弱和笨拙。他那皮包骨头的颌低垂着,露出光秃的牙床。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角正在化脓,没有一根睫毛,只有不断涌出的脓水。他吃力而又痛苦地喘息着,神情极为恐怖。当他踉踉跄跄的穿过撒满鲜花的道路时,像一滩烂泥般的跪倒在地,蜷缩着的身子紧紧地偎在战车旁,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脑袋像风吹树叶一样摇摆不定。
  顿时,如同乌云遮住了太阳,人们由欢乐变成恐怖。大家纷纷把视线转向欲行又止的战车,吃惊地屏住了呼吸,可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想起了净饭王的命令,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甚至连孩子们也呆住了。然而,他们除了看到王子脸上掠过一道阴影外,什么也没看到。王子用手拉住缰绳,战马嘎然而止,马鬃也从颈上竖起。王子惊悸地颤抖着,对驭手大叫道:“阐铎迦!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人?”
  老夫蜷缩在那里,嘴巴嘟嘟囔囔地蠕动着,恐惧使阐铎迦哑口无言。
  王子又大叫道:“这是什么?什么?”
  人群中发出一阵叹息,好似朔风初起。阐铎迦站在那里,俯身向前,手中拉着金制的辔头,回答道:“王子,这是一个老夫,这是老……”
  拥挤的人们闻听此话,惊恐之状犹如听到宣布自己的末日。
  王子战栗着,难以启口地问道:“什么是老”这个不幸而人是生来如此,还是受到了天国的审判?”
  人群又像朔风初起那样发出一阵叹息。阐铎迦捂住脸答道:“王子孙,他既不是生来如此,也不是受到了神祗们的惩戒。这是人人共有的命运,每个在大地上出生的人都逃脱不开。这个气息奄奄的可怜虫,曾经是他母亲乳胸前的婴儿,然后是欢蹦乱跳、无忧无虑的对世界充满着好奇心的少年。后来,他长成青年,也是相貌英俊,多情多义,勇敢无畏,享受着巨大的幸福,享受着五欲这乐,但是衰老就像毗牙咧嘴的猎狗追随着每一个人,他终于被衰老捉住,摧残蹂躏,从此他就只能在痛苦艰辛中度日,他既为男人回避,也被女人们远远地抛开。”
  众人中有几个妇女哭出声来,空气中充满了紧张和哀叹。老夫呻吟着,没牙的下巴上抖动着,嘴里仍在嘟嘟囔囔地说个不停。
  王子听后非常吃惊,但仍然不相信地问道:“我伟大的父亲也会遇到这一天吗?”
  “尊贵的先生,是的。”
  “我的美女们的美貌也会沦为这种命运吗?”“是的。”
  “那么我呢?”
  人群像死一样的寂静,气氛恐怖。阐铎迦一声不吭。
  突然,王子大叫:“战车掉头,我要回去!我还有什么取乐的心思!把花环都扯掉!我已经看到我曾经看到过的景象了!”
  阐铎迦一声不语地掉转马头,驾着战车,沿原路返回。人们闻声纷纷向后退去,给车马让出一条路来。男人和女人都用手捂住脸,好似一群吊唁者,哭声恸天。他们似乎通过王子的言谈举止察觉到自己恐怖的末日已经到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