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释迦牟尼的故事

第八章 拜访名师

2002-08-13 797 报道:佛教天地
  王子在密林深处迈着镇静而坚定的步履。一路上,惊恐的野鹿闻声而逃,鸟儿叫着从树梢飞起。他一边走一边采摘山葡萄和野果充饥,真难为这高贵而富贵之皇家之子弟,这时,阳光透过微微颤动的树叶和那些令人肃然起敬的枝枝杈杈的古树从空中撒下来,抖动着的露珠水晶般的伏在清秀的叶片和花朵上,晨风夹杂着花香同薄雾一齐飘来,少女般的轻柔而芬芳。他走着走着,看到这样美丽的景色,不安的心情顿时消失。
  于是他自言自语地说:“风暴之后就是平静。控制住自己的痛苦吧!记住,过去的事就像卢醯腻河注入大海那样一去不复返了,漂流的木块可以在水中遇到一起,但浪头终究还是要把它们分开,父母、妻子和儿女的团聚也不过如此。”
  正午时分,他感到疲惫不堪,脚掌已被蒺藜和盘根错节的野葡萄藤划得鲜血淋漓,他想到:“假如我在卢醯腻河畔那迷人的花园里,我那举动轻柔,声音温顺的妻子看到这双脚要流多少眼泪呵!她一定会用清爽的香膏帮我裹住伤口。可是现在我连块擦血的布也没有……”
  趁此机会,魔罗附在悉达多身边的一棵大树上说了一些话,他的声音像渴求鲜花的蜜蜂一样由远及近,微妙而甜蜜。这是悉达多所有的感觉都被封闭,只能听到魔罗的语言:
  “王子呵!慈悲、怜悯、误入歧途的王子呵!您在这荒山野林中干什么呢?难道这是为统治都准备的地方吗?您是尊贵的人,是轻信了谁的坏主意而放弃了自己的职责,这样毫无顾忌地跑到这里来当一个苦行僧?什么理由使您相信肉体的折磨和损害会带来心灵的超脱?心随体而灭,就像燃料耗尽,火也要熄的道理一样。如果您的理想是要普渡众生,那么这一使命正需要一个正义、威严的国王来完成。您出生时的吉祥预卜不是说您将成为一个主宰世界的国王吗?现在您独自一人坐在这乱树林中,岂不是浪费生命,岂不是对您的臣民的背弃吗?”
  这声音变得越来越动人,悉达多似乎看到了这个美丽而忧伤的魔罗那恳切的目光和乞求的心灵,也看到了像作祷告一样向自己伸出的双手。
  “王子呵,再好好想想吧!您知道,拘萨罗王国凌驾于迦毗罗之上,征服它易如反掌。拘萨罗的阿输陀城商店鳞次栉比,鲜花郁郁葱葱,街道宽得可以并行两个象队。从中国、锡兰,还有撒马尔罕各地来的富商大贾们在那里云集,他们的骆驼队、马队、驮来了国王梦想不到的各种奇珍异宝。那里有人游乐的确良花园和芒果林,有天鹅和各种水鸟嬉戏的清水池,不重重叠叠山峦般的色彩斑斓的宫殿,有充满轶事趣闻载歌载舞可使人一饱眼福的戏院,有从天涯海角买来供人取乐的绝代佳丽;那里到处是漂亮的大象和马匹;那里仙乐飘然,通宵达旦,终日不绝;那里没有饥馑,水甜得赛过糖汁。邻国到那里进贡的君王对这个富丽堂皇的城市无不拍手称赞,所有这些,对您来说都是唾手可得。”
  王子听着魔罗的劝诱,眼前呈现出一幅美妙迷人的图画,他看见耶输陀罗就在身边,那么美丽,那么尊贵,简直是女中之王;他看见儿子罗侯罗站在自己膝下,那么骄傲,那么文雅,俨然是一位未来的国君;他看见沉浸在欢乐中的臣民的影子,那是一个照亮着周围黑肤色部落群的高贵民族。
  魔罗的声音像六弦琴一样轻飘飘的响着:“阿输陀的城民也没有忘记神祗,他们从未间断牺牲祭祀。如果一个圣王登基,那么罪恶一定会被全部驱除。宽宏、仁慈的王子,所有这些都在您的手中。那城中有尊贵的婆罗们的行列,他们精于学识、长于虔诚,在这智慧的气氛中,各家各户都是牛马成群,五谷丰登。所有的人都会心满意足,谁也不醉心于贪欲……”
  当这柔声蜜语停下来时,王子问道:“那么大家都这样清心寡欲,贪欲者就只有我一个人。难道我必须来奴役他们,把这座城市淹没在血与泪中?难道我必须杀戮能给他们带来幸福的国君?这就是你要求我去做的吗?”
  魔罗严肃地说:“强中自有强中手,如果那个国王英明善治,那么您比他更胜一筹。您要循名责实,回到迦毗罗去,回到为人民谋利益的事业中去,我可以保证这一切都会在7天之内成为事实。”
  王子鼓起他坚毅的精神,慢慢地说道:“这城市充满了欢悦、美色、财富和满意,那么智慧的魔罗,它是不是受到了很好的保护?它是不是已经城防坚固?”
  魔罗迫不及待地回答:“问得好极了,非常明智,我的王子。它的城防在世界历史上还是绝无仅有。它那巨大的城墙上可以并排奔驰国王的所有战车,它周围的护地成河既宽且深,城门还有无数的士兵把守,他们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将。从来也没有过这么坚固的城池。如果我不在城门里给您安下朋友的话,您单枪匹马是不能征服他们的。”
  “那么,老、病、死,包括那些战死的敌人必然都停留在城门之外罗?他们就不会进城了吗?”
  王子问道。
  一阵寂静,悉达多接着又说:“从我这里滚开,你这老魔!你的圈套也太愚蠢了。这些人民尽管有无尽的财富,也还得像其他人一样蒙受痛苦,衰老和死亡。的确,我终有一天会作为征服者到阿输陀城,便那时从我手中拿出的将是永恒的吉祥,而不是象你说的那样……”
  说完,王子起身,拖着鲜血淋淋的双脚又上路了。他一边走一边想:“当我还未虑到老、病、死的时候,我总是倾倒在这些美好的物质财富的脚下。但现在,当我觉醒了,意识到它的危险之后,我追求的却是与此无关的极乐和净志。”
  这时的魔罗还在追随着他,仍想让他屈从在自己的魔术之下。魔罗这样想:“即使用财富来引诱不能成功,那么或迟或早一些伤感或邪恶的念头也会在他的心灵之中重新燃起,走着瞧吧!”
  从此,魔罗就悄悄地形影不离地跟在王子身后爬行,监视并等待着他的失足。
  王子走了很长的路,来到频毗娑罗统治的摩揭陀王国的首府:王舍城,这是一个他永远铭记于怀的名字,因为世界之光曾经在这里停留。该城坐落在神圣的恒河东岸的山谷中,四周环绕着巍峨壮丽的温德亚山脉。但与迦毗罗的雄峰——那些神祗们的巨大城堡相比,却不能不黯然失色。
  王子疲惫地穿过树林,向着被巨树环绕的山洞攀援,最后,他来到一个藤蔓垂悬、开满鲜花的洞口。洞前有一个身穿红树皮衣服,名叫阿利耶的僧人,摆出驱邪除恶的莲花姿端坐在那里。王子见他这种冥想的样子,便心怀敬意地在他周围绕了三圈,随后自己也安静地坐下,以等候愉快时刻的到来。
  时间慢慢过去,那个苦行僧一动不动,只见他的影子在随着西去的太阳不断地变换位置。
  过了好久好久,苦行僧的注意力终于回到俗世,他用一双虚幻的,毫无兴趣的眼睛打量着悉达多。当他见到悉达多恭恭敬敬地坐在那里,于是问起了来意。王子如实做了回答,并恳求苦行僧的指教。
  苦行僧阿利耶沉思片刻之后,便向王子讲起了如何学习《吠陀经》和《奥义书》这两部古老而神圣的经文。从此,王子就在他的指引下,和那些男女圣贤们一起苦读,开始专心致志地追求着升天之道。
  一天,王子双手合十,恭敬地请求道:“我只是刚刚出家,伟大的法师,我还不知道宗教生活的戒律,请您指教。”
  这时一个血统高贵的婆罗门便给悉达多讲了各个法师的戒规,说明生活在这里的人有的只靠纯净的水维生,有的是吃树木的根叶和嫩枝,有的以野果、鲜花充饥,有的则像野鹿一样专吃各种各样的杂草,即使托体化缘,也是将大部分施舍他人,自己只留一点点碎屑。
  阿利耶还讲起一些以折磨自己的躯体来止住欲念的苦行者生活。据称,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发明了各种残酷的苦行术来进行肉体摧残,以做到清心寡欲。这样在生命结束的时候。才能换来升天的幸福,才能在那里尝到天国的平静和乐趣,他讲:“极乐就是如此得到的。它虽然无法用语言表达,但却是心灵的佳肴。”
  王子怀着极大的敬意听完了介绍。其他苦行者看到了王子英俊的相貌,平静的神情和礼貌的举止,又惊奇,又羡慕。他们互相议论着:“这个绝代的美男子是谁?为什么那样尊贵?”
  许多人都觉得王子的相貌不凡,和他一起摒弃尘世,谋求道法是一种乐趣。
  法师给王子指定了一个悬垂着黑蜂巢的山洞居住。洞口不住地往下滴着金色的蜂蜜。这里的圣贤们对所有的生物都十分友善,除了有时吃些滴落的蜜糖以外,从来不去惊动这些蜂巢。当他们冥思苦索的时候,黑峰作为惬意的伴侣在四周发出嗡嗡的响声,就像远处大海发出的轰鸣声那样听来使人舒适,
  悉达多在这里,每天都和同参们一起背诵《吠陀经》和《奥义书》,他们没有书籍,只能依靠记忆传授所有的知识。当需要食物充饥时,他就拿起大钵,穿上黄袍,到城里去化缘。他想:“家庭的生活到处都是羁绊;是感情的留连地。而无家的境况却自由得像空气。”以往的奢侈生活,现在都像晨光中逃去的梦一样从他眼前溜走了。
  他想:“我讨来的施饭要比那冰雪冷冻过的美味更鲜,比在宫中吃那些用迦毗罗人血汗换来的鸡鸭肉更香甜。”虽然开始时他的确吃不下这样的菜饭。
  一天,当王子到山城化缘的时候,摩揭陀国王频毗娑罗正站在宫殿的台级上向外观望。他看见这个年青的苦行僧手里托着大钵,彬彬有礼地接受着施舍的物品,身上显露出了一种高贵的气度和明显的雅利安出身的特征。于是他向身旁的人说:“这个年轻人,纯洁、谨慎,精神集中,目不旁视,王子般的高贵,贵族样的文静。他那孤寂宏伟的步履真像是移动在淡淡星群中的朗月,赶快派宫廷的信使去打听一下他的去向。”
  信使们听到国王的吩咐,立刻朝着悉达多的方向追去,不大工夫他们就返回宫殿把沿途探听到的情况向国王做了报告:
  “那个比丘住在潘达瓦山的东坡,就像山中之虎已成为万众之王。”
  国王听罢,命令拉出战车,亲自向潘达瓦山驶去。刚到山前,路就在脚下断了,国王跳下车来向山上爬去,当他爬到离王子不远的地方,便急不可待地向王子打招呼,然后坐在一块石头上,说道:“我恳求您告诉我您的家庭和世系的情况。您十分年轻,气色新鲜,您那健康的身体就象军队中的壮士。如果财富会使您高兴的话,我会把它们放在您的脚边,说吧,说出您的心里话。”
  这时,随国王同来的王公贵族们也在纠正着自己不雅观的姿势,他们看出眼前的这个人非同小可,连他周围的空气都十分纯净。他们看到他那尊贵的躯体,深蓝色的眼睛,以及那君王般的风度,都感到非常吃惊。
  王子带着感激的神情,庄重而又有礼貌地回答说:“伟大的君王,您的心肠十分慈善,我珍视您对我的慷慨,但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早已被我抛弃,就好像黎明驱逐了黑暗。因为这些都是阻碍我达到‘悟’的障碍,只有这孤寂的生活,才是我真正的心愿。”
  在他向国王讲述自己的身世时,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
  国王叹了口气,最后说道:“尊贵的人,我当然尊重您的选择,然而我也感到痛心。因为这个世界需要您,我宁愿与您分享我的王土,如果这样做您能够承受的话。”
  但决心坚定的王子说:“我作为光芒四射的,遐迩闻名的雅利安人的后裔,我的国王,我怀着极大的敬意,听您诚挚地讲出自己发自肺腑的言词,我祝福您——伟大而正义的国君。但我已听到另一种召唤。我脱离了自己身上的五欲,就象从蛇口脱生的兔子。我既然逃出了凡世的禁锢,就再也不愿意回到以往的梦幻和虚妄中去。国王大人,人各有所求,我的目标是要使人类从那无情的生死轮回中解脱出来。这个方法我一定能够找到。您回去吧,尊贵的国王,回到您欢乐的城中去吧。愿神祗保佑您。愿所有美好的事物属于您。”
  国王感激地回答说:“我祝伟大的王子在寻求自己的目标上如愿,从而获得您应该获得的果位。但此目的达到之时,我请您再回到这里来,让我也分享您的快乐,愿那时您能仁慈地把我收留为弟子。”
  王子听完,恭恭敬敬地起身向国王施礼之后,又开始寻求他的孤寂去了。这时,国王和同来的王公贵族们双手合十,礼貌地随悉达多走了几步,接着便心事重重地回城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