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释迦牟尼的故事

第九章 宫廷来使

2002-08-13 456 报道:佛教天地
  再说驭手阐铎迦与王子分别后,牵着那匹知情达意的白马,哭泣着,慢慢往回走。他走走停停,心神恍惚地不断回头。这时,白马也在为它的主人悲哀,原来那种神气活现的样子不见了,它既不吃草,也不喝水,脚步十分缓慢,精神沮丧,没有一丝愉快,最后终因郁闷成疾而死去。就像王子所预见的那样,由于它的忠诚,一定会投生到另一个欢乐的地方。阐铎迦的步伐越来越慢,他在路上哭了一场又一场。在他眼里,大地已经枯萎。好像一个从远方归来的人发现原来生气勃勃充满欢乐的城市已经变成废墟,好象太阳藏到了群山之后,就不再照亮世界那样,阐铎迦的心被撕裂着。路旁的人看到他如此悲伤,不禁暗暗吃惊,其中一个大声叫道:“世界的爱子——王子上哪儿去了?你把他偷走了吗?他现在藏在哪里?”
  阐铎迦停了一下,叹息道:“我一向敬爱王子,跟随他这么长时间,难道我愿意离开他吗?你们太不了解我了!他把我打发回来——我的迦毗罗公民们,他现在独自一人藏到大森林里去过苦行僧的生活去了。”
  听到这话的人都感到这是一种不吉之兆,好像世界改变了自己的进程。他们觉得在自己的道路上忽然出现了一种深不可测、奇怪而神秘的东西。王子的生活曾经缺过什么,竟使他出去寻找?或许他看到了人们所没有看到的东西?
  消息传到城中,男男女女涌出城门。当他们看到阐铎迦独自一人边走边哭时,这些人也弄不清王子到底是死是活,连声喊着:“出了什么事情?遇上了什么灾祸?”
  接着,消息又闪电般地传到宫中,美女们匆匆忙忙穿上长袍,披头散发地从门里冲了出去,四处探听消息。当她们看到驭手独自一人回来时,就嚎啕大哭起来,因为她们寄予的全部希望已经破灭。
  哭声传到波阇波提那里,这位王子的姨妈、养母、摩耶的妹妹,伤心的泪水夺眶而出,自言自语地说着:“真可惜呵,你的美貌!我的儿子呵,我仿佛看到了你一绺绺的黑发,看见了你澄蓝而深邃的眼睛,看见了你那宽宽的肩膀,粗壮的胳膊,你仿佛就在眼前,谁料想你竟会到森林里去遭受那寒冬酷暑的摧残,你的亲人再也看不到你,这怎能叫人忍受呵?”
  贵夫人一下昏倒在地,美女们围在她的身边,悲痛使她们像大理石雕像一样呆在那里纹丝不动了。
  公主得知消息以后,把阐铎迦召到殿中,大发雷霆:“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你这不忠的奴仆!你们一起出去,却自己单独回来,这就是你干的好事!你眼泪中藏着狞笑,假装朋友,却暗中为敌。有谁可怜我们的痛苦?他尊贵的母亲的预见已成了今天的现实。房子空空荡荡,只丢下我们母子!”
  阐铎迦的心一阵刺痛,瞠目结舌不知所措,公主又说:“你现在痛苦,走的时候为什么不把人们叫醒?”
  阐铎迦没生公主的气,因为他理解她的悲痛,“伟大的夫人,可怜可怜我吧!在这件事情上我的确清白无辜,从他出世的第一天起我就有了预感,这一切都是神祗们的意志,难道我力量违抗吗?”
  公正、高尚的公主顿时平静下来,她深知神祗们的意志是人类难以抗拒的。于是她对自己刚才说出的话追悔莫及。阐铎迦走后,她回想起王子的音容笑貌,仍然不断地抽泣,忽而一种强烈的悲痛压得她浑身无力,慢慢地从那坐着的金垫上滑落下来,伏倒在地。
  女仆们发现了,轻轻地把她扶起来,她吩咐道:“把我和主人同寝的金床抬走,今后我就睡这光秃秃的平地;把我的绸衫和珠宝拿开,我要穿苦行僧的黄袍。从今天起,我决不要华丽的服饰,把我的长发剪掉,我要和美色绝交。以后每天给我端一餐苦行僧的膳食,为的是保持生命的火焰轻轻燃烧。享乐对我来说,已经就此了却。”
  她那长至脚踝的云发就像面纱一样散落下来。从此她过上了苦行僧的生活,而且也仅仅是为了她的儿子才活下去。
  说到净饭王,则又是另一种景象。爱与恨在他的内心展开了角逐,各种思想的冲杀搏击,犹如一群野象横冲直撞。当贵族、大臣们围扰到他的身边小心翼翼地劝说时,他暴跳如雷地吼叫着:“我曾经有一个儿子,现有没有了!这个王国,包括这个可怕的,空荡荡的,响着回音的宫殿,对我来说还有什么价值?统治和王权还有什么留连?为什么要把他夺走?
  王宫的僧侣和那个睿智的老臣用尽心机仍不能平息国王的愤怒和痛苦。最后他们心生一计,准备去寻找这位流浪者,以强迫或说服他再回到宫里来。国王听到这个主意才略带喜色发话说:“去吧,越快越好。不要耽搁,你们不把他带回来,这里的生活是无法平静的。”
  于是,僧侣和大臣两人匆忙出发,照着阐铎迦指点的方向奔去。他们心急火燎,日夜兼程,不敢迟误一步。
  当他们来到王舍城的山林时,便对那些神情严肃的出家人和山洞里居住的苦行僧们说:“我们来到这里请求你们的帮助。我们君王的权利犹如大梵天一样伟大,我们是他的使臣。他的儿子生得像洞察心灵的神祗,但是却背弃了君王的旨意,跑到这里过着孤寂的生活。想要寻求一种办法来战胜谁也看不见的老、病、死。现在乞求你们指点该到哪里去找他?”
  苦行僧们齐声回答说:“我们知道他,见过他的美貌和尊贵。他已到婆罗门阿利耶的山洞去寻求大悟了。”
  僧侣和大臣闻听,也没来得及道谢就又匆匆赶路了。
  一路上的寂静和从那圣人的居处升起的冥思苦索的精神,使他们油然产生了一种敬畏的情绪,于是两人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当前面遇到断路,他们开始弃车步行时,都主动把自己身上达官显贵的徽志摘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向着目标进发。不一会儿,他们看见一个年轻的苦行僧坐在树下,双手合十,眼睛凝视着脚前的潺潺溪水。那青年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后,主动起身行礼,他正是他们要找的王子。
  当时的景象真是言语不能表达的,眼前的王子和以前的样子已有了天壤之别,不仅是外表,就连思想也和原来的王子隔着一条无涯的鸿沟两人都深深地感到了这一点。
  虽然如此,他俩还是比以前更恭顺地向王子行礼,得到允许后才坐到了王子身边,犹如陪伴月亮的双星。他们被森林的阴影笼罩着,周围是一片沉寂。
  两人就像勇士选择一支决定生死的的羽箭那样耐心仔细地措辞,轮流阐述君王的旨意。他们以十分真挚的情感询问了王子出走的理由,并讲述了他放弃职守的后果:给他心爱的人造成了比死亡还在的忧愁。
  当他们说完了这一席话,只听得潺潺的溪水在如怨如诉地奔流。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王子抬起头来回答说:“说得不错,但是我已经走上了一条不能回返的路,因为我所谋求的并非个人的解脱,而是为了全体生灵。整个大地都充满了这种思想。不管你们使用什么言语来劝导,我只是听着,而且今后还会听着,但我现在和以后的回答都是——即使日月背弃苍天而坠落,山脉上下而颠倒,我也绝不动摇。”
  说毕,他站起身来。两位使臣也跟着站起来,温柔地说:“我的王子,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们也不会再来打扰您。我们回去见到国王将把您这不可更改的决心如实转达。”
  他俩向王子告别后,慢慢地穿过树林往回赶路,并不时地停下来和在这里谋求般若之乐的居民们交谈。他们都想从这些人嘴里领悟到如同花香引蜜蜂那样把王子引到这里的教义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听来听去仍如坠入十里烟雾般的迷惑不解。最后他们只好沮丧地离开这块绿色的海洋,来到凡世,两人登上战车,扬鞭催马,直奔迦毗罗城。
  从此,王子对被自己抛弃的人所充满的爱不断地升华着,至使这种爱变成了另一种为人们所不能理解的东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