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释迦牟尼的故事

第十四章 故乡之行

2002-08-13 827 报道:佛教天地
  后来佛陀在王舍城传教的时候,他父亲首图驮那差人从迦毗罗给他捎来了信,说:“我的儿子,这里传来了关于你的伟大事件,以及你出生时预言的实现。但我不准备谈认这些,我应当亲自去听从你口中讲出来的真谛。可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说:”在我死之前见一见儿子是不是合理,是不是应该呢?来看看我吧!”
  佛陀相信,此事没有一点迟疑的余地,还有谁经父亲更有召唤他的权利呢?于是,他和一些弟子做好徒步旅行的准备后,就面向迦毗罗群山的方向出发了。
  一路上,他思绪万千,昔日的回忆涌上心头,但所有这些都是在神祗的控制和指引之下进行的,因此他并不像凡人那样冲动。悉达多想到将给父亲带去这件礼物,心里很是高兴。因为这件礼物胜过所有国王拥有的全部财富,这样也就可以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情。
  迦毗罗的居民从听说王子要回来,就天天盯着进城道路,迫切希望能够在路上迎接伟大王子的到来。他们想:“离开我们去寻求觉悟的王子现在光荣地还乡,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呢?”
  佛陀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来到国了迦毗罗,消息从离城最远的地方传起,就像接力赛似地很快传到了城里,人们大声地叫着:“王子来了,王子来了!”
  净饭王早有准备,此时已让城里的居民用鲜花、彩旗装饰起了街道,他沿着喜气洋洋的道路去迎接伟大的客人。他的大臣和贵族们也簇拥着一道前进。净饭王感到特别兴奋,他边走边想:“儿子回来了,我的好日子也回来了,阴云已散,眼前是明亮的阳光照耀着大地。”
  他来到王子必经的路上,站在树荫下等候,他的上下左右到处都充满了欢乐气氛。
  等着等着,净饭王看到一个身穿袈裟,裸露着肩膀的和尚沿路走来,后面还跟了两个人。和尚手里托着化缘的大钵,每走到一家门口,就停下来无声无息地把大钵递上去,不管施主给什么,都庄重地收下来,如果人家拒绝施舍,就不动声色地缓缓走向下一个门,这就是他的儿子。
  净饭王看到这种情景,羞耻之外又是爱怜又是气愤。他的胸中好似卷起了一阵旋风,搅得他心神不宁,于是用手扯住袍子的胸襟,对着悉达多大声叫喊着:“真给我丢脸,丢透了脸!我的儿子竟成了叫化子!我们的民族被你羞辱得无法抬头了!”
  佛陀泰然自若地站地净饭王面前,恭敬地行礼后,扬起脸来望着父亲答道:“净饭王,这是我们民族的风俗。”
  “绝对不是,我们的祖先没有一个靠乞讨度日的。”
  “净饭王,您和您的民族可以宣布是王国的后裔,但是我的血统则截然不同,我的祖先在古代就是佛陀,他们也是这样从乐善好施者手中乞食,我不可能不这样做。”
  佛陀看看父亲那余怒未息、痛苦悲伤的样子,又接着说道:“难道我不知道国王为昔日的事伤透了心?难道我不知道他因为儿子的出走而悲上加悲?现在让这种俗话世的爱的锁链立刻松开、彻底摧毁吧!因为还有比这更高尚、更伟大的爱。请国王接受做儿子的这份精神食粮吧。
  这是一种最美好、最奇妙的礼品。
  于是佛陀拉着国王的大手,两人一起向宫殿走去。这时净饭王的心像风暴之后的浪涛一样逐渐平息下来。
  到了宫中,佛陀寻找耶输陀罗。她没有出来迎接他,她现在正处在极度的痛苦中,她心里想:“我不去。不能去。如果我在他的眼睛里还有一定位置的话,他会来找我的。”
  过了一会儿,佛陀起身去妻子的寝宫,两个大弟子陪伴着他,后面跟着净饭王,佛陀边走边嘱咐说:“和尚们,如果这个女人拥抱我的话,你们不要去阻拦,虽然这是不符合戒规的。”
  他们走进公主的殿中。公主没戴面纱,穿一件和佛陀身上一模一样的粗布袈裟,她的头发如一片发亮的黑云,身上没有佩带任何珠宝、饰物。她站在窗旁的阴影中,脸色苍白得像一尊石雕的女神。
  一看到王子,恩爱和痛苦交织在一起,就像卢醯腻河水暴涨的春潮那样滚滚涌上她的心头。她用怜悯的眼光看着她的主人,她感觉到他曾经离自己是那么近,而现在又是那么远,使自己不敢靠前。而他正一声不响地站在那里,用一种她所不能理解的眼神凝视着她,此时耶输陀罗心中的爱终于占了上风,她一下子冲上去,趴在地下,将自己的脸贴在佛陀的脚上,双手搂住那双脚凄楚地痛哭起来。
  四周一片寂静,佛陀低下头去望着公主。
  她仍然伏在那里嗓泣着。
  过了一些时候,她的头脑清醒了。她觉得王子的沉默使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她起身站到一旁,低头不语,净饭王这时向佛陀叙述了公主的悲痛和苦行,这些年来她不睡床,不吃佳肴,每天只进一餐淡饭等等。王子听后,缓缓地说:“这位高尚的女人,罗睺罗的母亲。我能记忆来这种德行是她前世就有的,而且终有一天她也会愉快地回忆起来。女人,我的儿子的母亲,我所打开的道路对你也是敞开的。”
   一直到他转身离去之前,他的目光从没有离开过公主。
  那天晚上,家乡的人们都坐在卢醯腻河畔,听佛陀讲“道”,公主头上罩着面纱也杂在其中,这样谁也不会看到她的眼睛,听着听着,虚幻从公主身上消失,她看到了无为法,看到了色界,看到了美,不实的时间概念也从她身上离去。她身上原来那种令人窒息的“我”已被摧毁,她现在得到了解脱,佛法照亮了她的心灵。
  净饭王和王后波阇波提以及许许多多的人也都如此。
  到了第二天,公主耶输陀罗召来她的儿子罗睺罗,给他穿上最好的衣服,把他打扮得像星星一样闪亮动人。她亲着儿子的脸蛋对他说:“亲爱的,去找你的父亲,向他要你的继承权。”
  儿子回答说:“妈妈,我除了净饭王以外不知道有什么父亲。什么是父亲呀?为什么他要阻止我继承家业?”
  公主回答说:“你先看看,也许你知道他。
  她把孩子领到窗口,用手指着正在花园散步的悉达多,“就是那个和尚,你看他穿着袈裟,脸庞像初升的太阳那样光艳动人。他就是你父亲。他的财富无穷无尽,多得不能用言语表达。去吧,儿子,去向他索取你所需要的一切。”
  孩子充满了好奇心,来到花园,飞快地跑过去,一反把抓住佛陀的袍子,说道:“我的父亲,在你的身旁我多么高兴,这真是我最愉快的一天!”
  他看到父亲这样庄重,这样高尚,眼睛里噙满了欢乐的泪水。佛陀有意要试验孩子,就一声不响地走到尼拘陀树丛。孩子还是跟着不放,恳求父亲给他继承权。
  这时,佛陀微笑着对大弟子舍利弗多罗说:“和尚,你看如何?尘世间的财富终有毁灭,我是不是应该让他继承这最伟大的事业?我们收他做弟子吧?”
  于是罗睺罗被收作弟子。公主的心里无限喜悦。从此孩子也走上了出家修行的道路。
  悉达多告别了欢乐平静的家乡,并把无限的满意留在耶输陀罗的心里。他来到拉婆提河上的舍卫城。那里一个叫宾低的富商把一个叫祗园精舍的丛林和一个寺院奉献给佛陀传教。于是,悉达多每当雨期来到时,就在这里居住,他的许多说教都是在这祗园精舍进行的。
  那么佛陀的生活方式是怎样的呢?
  他黎明即起,弟子将水打来供他沐浴后,就独自打坐。到了该出门化缘的时候,他就穿上上衣,带好围腰,披上袍子,托着他的大钵,到村子里或镇子上去沿门乞讨。这项活动有时他独自一人,有时则同另外一些和尚一道前往,这当中有许多人都是来自名门望族,佛陀经过的路上,轻柔的微风为他引路,云朵将雨撒下,把空气中的灰尘都荡涤得无影无踪。他落脚的每一处地方,都是道路平坦,风景宜人,花朵怒发。那些见到佛陀的人都觉得好像有一道光轮环绕着他。
  时间长了,人们就可以根据某种迹象判断出是什么人到这里来了。
  每次佛陀到村镇化缘的时候,人们总是穿上最好的服装,扑上香粉,戴上鲜花,拿着自己认为最好的施舍物,来到街上。他们向佛陀行礼后就恳求他:“尊敬的先生,让我们供养十10个和尚吧!”
  另一些人说:“让我们供养20个和尚吧!”
  富有的人则说:“让我们供养100个和尚吧!”
  但是最幸运的还要算是直接从佛陀手中接过钵来,往里倒满食物的人。
  佛陀吃过饭后,就开始考虑要针对不同的听众讲述的不同内容,以使他们在不同程度上都能接触到智果。其后,他就回到安静的寝室,泡泡脚,洗去旅途的灰尘。
  接着,佛陀就向僧伽们训话:“和尚们,为了你们的解脱,努力吧!世界上遇见到一个佛陀——觉悟者,并从他那里听到佛法的传授这不是常有的事。如果一个动物都能够遵守其中戒规的话,那么一个人应该做得更多更好。”
  这时,有些和尚会向佛陀询问关于冥想的作业。佛陀便按照每个人的不同性格给他们分配以最适合的方式。大家都向佛陀鞠躬后,就散开到各自习惯的地方去度过这一天。一些人走入森林,一些人坐到附近的树下,便在冥想中进入了天国。
  此时佛陀回到自己的卧室,向右侧躺下休息一会儿,但并没睡着,而是像狮子一样,注意着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休息过来以后,他就起身用目光先扫视世界(对于大悟者来说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看一看哪一个人现在需要他的帮助。
  这件事做完之后,他化缘的那几个村镇附近的居民此时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集结到一起来听佛陀说法。佛陀威严地走进小小的讲演厅,在佛垫上坐下,开始面对这些洗耳恭听的人们宣讲自己的教义。
  最后这些人行礼离去。佛陀按习惯洗洗身体,穿上衣服,带上围腰,将袍子披到肩上,回到自己的寝室苦思冥想。此后的时间他都用来接见从四面八方云集此地的和尚。他们向佛陀提出问题,寻求指教,或者请求他作演说,佛陀每次都是有求必应,这样天色就得到了一更。
  二更时分,他与宇宙中的神祗亲密交谈。他们之间的关系极为融洽。
  他通常把末更划成三个部分,由于久坐而感到疲倦,他头一部分时间是来回踱步思考问题。第二部分他走进寝室休息。到了第三段时间,他就用金钢石一样清晰而锐利的视线扫视世界,寻找那些需要交谈的人,进行对话。
  这就是佛陀所渡过的一天。这就是达到六度彼岸后的生活方式。
  那么六度彼岸都是什么呢?即:
  布施、持戒、忍辱、精进、静虑(禅定)、般若(智慧)。
  佛陀掌握了六度,也掌握了爱。关于爱,他是这么说的:“一个母亲会冒着生命危险保护自己的儿子,我的弟子们要像母亲保护自己的独生子一样培养对所有生灵的爱。还应该培养出一种毫无保留、不搀任何杂念的博爱之心,来对待上、下、左、右各方的世界。愿你们不管是站着、坐着、走着还是躺着,都要保持这种博爱之心,因为在这个世界里,这是一种最美好的东西。”
  佛陀教诲说,必须不断地增加这种爱,直到整个世界都充满它的光芒。
  “我们的心不能动摇,我们不能有任何恶语。我们必须温柔,慈善行事,以博爱为宗旨,革除任何邪恶之意。我们将用爱,甚至是无边无际的爱的光芒照亮万物。”
  佛陀的教诲使许多信男信女们得到了阿罗汉果,成为悟道的圣人。他们所看到的不再是虚幻世界中的假象,而是事物的本来面目,他们还编了庆贺获得果位的歌曲,歌词大意是,如果把“障”从一个人身上移去,他就会像还清债务,开释出狱,解除奴役那样自由舒畅。
  当一个人去除了五障之后,他就成为一个无拘无束、安然无恙、欢喜愉快的人。这种愉快使他浑身清爽舒服,他的心会永远保持寂静。
    他们的“果位之歌”是:
    我们生活在福海,我们
    不恨那些恨我们的人;
    我们生活在那些
    有深仇大恨的人们中,
    因为我们没有仇恨
  
    我们生活在福海,我们
    是疾病群中的健康人;
    在疲倦潦倒的人们中,
    我们依然愉快。

    我们生活在福海,
    在那些牵肠挂肚的操心人中,
    我们没有忧烦;
    在那些寻求免除折磨的人中,
    我们平静。

    我们生活在福海,
    我们已消除业障,
    我们享受着快乐,
    就像闪光的神灵。
  那么这些闪光的神灵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就是在那些在人世间德行昭著功绩显赫,世世代代统治,以至最后的力量消耗殆尽而升入天国的人们,他们不懂得涅槃,也不知道假我的肢解,他们往往以追求天堂作为对自己的奖赏,最后就到天国去生活了。天国的生活虽然可以保持良久,但是他们积下功德总有耗尽的一天,于是他们又被投生到俗世,屈辱地学习克服欲念,即便是对天国的欲念。直到他们知道了造成追求这些东西的贪得无厌的“我”根本不存在,从而走上八圣道,进入最高的般若境界,达到涅槃,才算真正的解脱。只有涅槃之境才能明了天堂、地府不过是一幅图画,一种假象,并非实际存在,达到这一果位的人,才会高居于人类和神祗之上。这才是真正的悟道。
  这就是无明已逝,智慧完善的结果。在这个位置上看到的是清晰的事物景象,是永恒的东西。
  当圣人通过真诚的努力,赶走虚妄之心, 一级级地登上般若的最高峰时,就可以无拘无束,像一个登上绝顶,冷眼观看山下景象的人那样,可以观望虚幻的世界,观望疲惫、憔悴的芸芸众生。
  一个人的欲望是什么,就一定要得到什么,不管是有始有终的天堂,还是永恒常驻的涅槃,都是如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