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释迦牟尼的故事

第十五章 故事两则

2002-08-13 704 报道:佛教天地
  到了这个时候,北天竺境内老老少少,各个种姓的人都开始来听佛陀说法。佛陀愉快、礼貌地接待每一个人,他说:“血和泪中没有种姓之别。”
  舍厘地方住着一个美丽的妓女,名叫阿末罗,她的美貌仿若大海上升起的室利神。当她听说伟大的佛陀到舍厘来说法时,就自动把自己在城外的芒果园交给佛陀使用,这样,佛陀可以在她那凉爽的树荫下和她取乐的亭子里休息。她金银财宝无数,阔气得很,她生活得像一个美丽尊严的公主。但是她本人并不想去见佛陀,因为那种随心所欲的快乐生活就像花蕊吸引着蜜蜂一样使她无法振翅高飞。
  一天早上,她的仆人来对她说:“吉祥的主人呵,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里的王公贵族,黎民百姓都结队往芒果园去了。我问他们去干什么?他们回答说,‘到那里去是为了那个在树下休息的人’。你知道,这世界根本找不到他那样的人!他是国王的儿子,可是抛弃了他的王国而找到了另一个伟大的王国。”
  她听罢一跃而起,哈哈大笑。她总是这样对新鲜事非常敏感,于是说道:“是这样吗?那好,牵牛奋车,我和跋陀罗一起去看他。”
  仆人们牵来她那白得像天鹅一样的牛,套在了镶金的车上。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跋陀罗坐在她的脚下,她头上是金色的车逢,脸像满月一样放着光彩,她那骄傲的神态和王后一模一样。
  天还早,人们还没有睡醒,大街上空荡荡的。牛车在尼姆树和棕榈树中穿行,最后来到了芒果园的大门,停了下来。这时,初升的太阳已把光芒撒向大地。大门口站着一个青年,穿一件袈裟,一只胳膊和肩膀裸露在外边。阿末罗刚要进门,这位青年伸出手挡住了她,说道:“女人,像你这样怎么好进这个园子?你从哪来的还回到哪去吧!”
  听到这话,她脸上的润一下褪去,变得苍白可怕。这个一向过着王后般生活的阿末罗,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奚落。在她看来,自己那明月一般光亮的容颜和星星一般在云发中闪烁的金饰此时都失去了意义,好像这种冷落会永远结束她那光彩的生活。眼前这个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俊秀的青年使她不敢作声,甚至连说一声‘这是我的花园’的勇气也没有。
  接着,从毛葺葺的竹丛中走出一个人来。他身穿和这个青年一样的黄袍,但步态却像一个堂堂的王子。他对青年说:“不要阻拦她。佛陀要看一看她的美色。夫人,下车来跟我进去。”
  听到这话,她心里舒服了许多。于是,她弯身下车,跟着那人穿过棕榈树和芒果林,向佛陀休息的地方走去。四周静悄悄的,那个和尚一句话也不说,树叶也不再沙沙作响,连蟋蟀也停止了叫声。绿荫荫的小径上到处撒满了露珠。一路上她自己问自己:“我看到的是什么景象呢?国王、王子们都为我的美丽倾倒,我一向蔑视那些家伙。即使他的确足智博闻,是那种森林中隐居,其法术连神祗也敬畏三分的苦行僧,也会被我这天国的女神诱惑而迷离的。他这次可是走错了路,我的美貌不用说就像弥迦或优法氏一样动人。”
  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个浓荫密布的小道。路边开满荷花的池塘里没有一丝水波,蓬蓬茸茸的树木将影子投到池中,使那里显得更阴暗、凉爽。这丛林的繁枝茂叶相互交叉,形成了一座自然搭就的庙宇,连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佛陀就在树下,结跏趺坐,双手合十,脑后有一个好像午夜的皓月放出的光环。他正在用眼睛扫视着三界冥;阿末罗看到佛陀,吃惊地站在那里,忘记了自己的美貌,忘记了所有的事物,脑子里只剩下眼前的人。她水晶般闪亮的泪珠成串地滚落下来,这种情景使她无法站在原地不动。她慢慢地移动脚步,一点一点地接近佛陀,跪在了他的脚下,把脸贴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佛陀让她起身坐下。他那高尚的言语使阿末罗激动、愉快,原来的畏惧心理也慢慢消失。她全神贯注地听着佛陀的伟大说教,就像干裂的土地渴望着甘霖一样。如果有人要问,为什么这样一个污秽的放荡女人会受到如此尊敬,为什么她会用爱和理解的心情聆听佛陀的声音,这里有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在一座大森林中住着许多飞禽走兽,它们在那里生活,在那里哺育自己的后代。但是有一天忽然刮起了大风,随风而来的是一场铺天盖地的野火,当时一个生着斑斓翎羽的山鸡不顾自己的生命,跳进一泓池水中,浸湿了身体,然后飞到火中,扑打着翅膀,想用水滴扑灭火焰。万神之王因陀罗看到后,对山鸡说:“愚蠢的小鸟!你这样做能起什么作用?你这是飞蛾扑火!这样的工作只有伟大的生灵才能办到,而不是你这区区小鸟!”
  山鸡回答说:“您是万神之王,您不用吹灰之力就可以灭掉这场大火,但您却不作这拔一毫而利天下的事。我呢,只要火还在燃烧,就没有时间在这里费口舌。”
  说着,它又飞向火海,扑腾着翅膀,将水珠撒下。这时,因陀罗吹了一口气将火熄灭,但是那山鸡却死去了。阿末罗的前世就是那个山鸡,由于积德行善的功绩,所以这个阿末罗才有幸坐在佛陀的脚下聆听他那伟大的教诲。真是佛法无量呵。
  当阿末罗听佛陀讲了慧心的苦谛之后,佛陀看出她这一天的东西已经学够,就想打发她走。
  这时她跪在佛陀脚下说道:“愿佛陀大慈大悲,明天光临寒舍用膳。”
  本来这是人们认为不可能的事,而佛陀却默默点头答应了她。阿末罗起身毕恭毕敬地绕佛陀走了三周,然后高高兴兴地走开了。
  这时,舍厘城的王公贵族们也正结队来见世尊。路上和阿末罗回返的车相遇,轴对轴撞到了一起。王公贵族们怒气冲冲地说:“阿末罗,你这家伙怎么敢和我们撞车?”
  她大声回答说:“高贵的人们,我邀请佛陀明天到我家吃饭,他说他来!”
  贵族们惊奇地停下来,说道:“我们用重金买下这荣耀,让佛陀到我们那里和饭。”
  阿末罗高兴得脸上放着光彩,大声说:“高贵的人们,即便是你们把整个舍厘城和它的全部领地都给我,我也不会放弃这荣耀的一餐。”愤怒的贵族们抡起手臂大叫道:“我们竟让这芒果女占了上风。我们落到了她的后面!”
  他们怒气冲冲地驱车直抵芒果园,走到佛陀敛心静坐的地方对佛陀说:“愿佛陀大慈大悲,明天和信徒们一起共进一餐,好吗?”
  但佛陀答道:“高贵的人们,我已经答应和阿末罗一道用膳。”
  贵族们气得又抡起了手臂,高喊道:“我们没有想到芒果女会占了上风,真是耻辱呵!”
  第二天一早,佛陀穿上长袍,拿起大钵,带着弟子们径直来到花街。阿末罗将香甜的奶饭和点心摆在佛陀和那一群弟子们面前,自己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服侍。和尚们为吃上这样的美味感到十分满意。用膳后,阿末罗慢慢地坐到佛陀身边稍低的地方,合扰双手,说道:“佛陀,我奉献这所房子给圣业,如果您愿意的话就收下吧!”
  佛陀了解主人的心思,便收下了这礼物。接着他讲了一些神圣的道理,就起身上路了。
  从此,这个女人过上了贞洁的生活,并且乐善好施,她的慧心不断增强,最后成了一个悟道的圣人——一个伟大的罗汉,并进入涅槃之境。这就像荷花不生在干土,而扎根于温漉漉的淤泥中的道理一样,虽然阿末罗情欲旺盛,淫荡不羁,罪恶昭彰,但她还是获得过了果位。她高高兴兴地作了这样一首赞美诗:
    我的云鬓曾是卷曲漆黑发亮,
    就像蜜蜂身上的绒毛。
    随着时光的蹉跎,
    却变成了麻线般的粗俗。
    预言者的迷就是如此。
  
     我的耳郭曾经浑圆纤巧。
     像金匠的杰作。
     随着时光的蹉跎,
     已变得松软低垂。
     预言者的迷就是如此。

     我的乳房曾经是丰腴妩媚,
     圆圆的像一朵稚嫩的玫瑰。
     随着时光的蹉跎,
     它们成了消空的水袋。
     预言者的迷就是如此。
    
     我的身体曾经如此动人,
     像一座富丽的宫殿四壁生辉。
     随着时光的蹉跎,
     已变得苍老,虚弱,丑陋。
     预言者的迷就是如此。
  别这样,她发现了所有现象都迁流无常,知道了眼前的世界不过是我们感觉造成的幻影,她有了清晰的洞察力,将所有的悲伤和恐惧抛到了脑后,终成果位。
  这里还有一个故事:
  有一个叫毗舍佉的女人,她身享荣华富贵,但心却倾注于佛陀的慧与法。
  她的父亲势密陀罗是一位声名显赫的人,她自幼生长在父亲的深宅大院里,是个十分标致的姑娘。一天,一个婆罗门受财政大臣弥迦罗的委托,让他给儿子找一个配偶。他来到这里正好看到毗舍佉和另一些高门大户的女孩子到村里去游玩。
  那些女子一个个十分放荡轻浮,她们来回奔跑,跳跃,一边旋转一边唱歌。介是毗舍佉却一声不响地看着她们,难得说一句话。当她们走到一个池边时,其他的女子都毫不在乎地脱光身上的衣服,上来时又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放下,动作十分收敛拘谨。玩够了,佣人把食物端来,那些女子都是大口大口地狼吞虎咽,只将剩下的一点残羹剩饭施给仆人,但毗舍佉却是先把食物分给侍从,然后自己才文雅地用餐。
  这个婆罗门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女孩子们回来了,她们一见路上有水,就脱下鞋在水里走。当她们到林边时,大家都到蔽荫处乘凉,而毗舍佉仍然在阳光下站着。
  这时婆罗门走上去,惊讶地向毗舍佉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毗舍佉看到来人是人相貌非凡的圣贤,就彬彬有礼,带着敬重的口吻回答了他的问题。婆罗门说:“可爱的姑娘,你是谁的女儿?”
  “先生,我是势密陀罗的女儿。”
  “可爱的姑娘,恕我冒昧问这几个问题。当那些姑娘欢蹦乱跳,旋来转去,做出那么多体面的动作时,你却一声不响只是看着。可爱的姑娘,这是为什么呢?”
  “尊敬的先生,每个女孩都是父母的商品。如果我要跳来转去伤害自己的话,我的父母就会生我的气,因为那样谁也不会向我求爱了。”
  “好极了,可爱的姑娘,我明白这个道理。在下水的时候,你的伙伴们都脱得一丝不挂,你却很谨慎地穿衣下去,又是为什么?”
  “哎呀,大叔,黄花女儿都应该知道羞耻。叫人家看见赤裸着身体是不体面的。”
  “可爱的姑娘,这儿没人看哪!”
  “大叔,您都看到了。”
  “好得很,可爱的姑娘。那些人用餐时都不顾自己的仆人,而你却照顾仆人,这是为什么?”
  “大叔,我的理由是:我们的生活舒适,餐餐如宴,而他们却是饱受辛苦艰难。”
  “好极了,姑娘。那么趟水洼的时 候,你为什么不脱鞋呢?”
  “因为在水中谁也看不到下脚的地方,我不想划破口子!”
  “可爱的姑娘,树林里有那么多蔽荫处,而你却站在阳光照射的地方,这是为什么?”
  “大叔,鸟儿往下拉屎,猴子会调皮取闹,往下扔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树叶,树杈也会落下来砸到头上。站在空地上一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而在树荫下却往往避免不了。”
  婆罗门看到姑娘这么知情达理,非常高兴。后来,他找到姑娘的父亲,请求把毗舍佉嫁给弥迦罗的儿子。他说:“这个姑娘会成为一个高尚的妻子,伟大的夫人。因为她聪明、知‘法’,又总是考虑着别人。把她许给弥迦罗的儿子吧!”
  父亲同意了,他们把姑娘送到未婚夫所住的萨婆提城。毗舍佉是个虔信佛陀的人,但是她的公公弥迦罗、她的丈夫以及那一家都不信佛陀,她所以能被弥迦罗一家看中,是因为她具备五美:鬓发美、肉体美、骨胳美、皮肤美、青春美、而这五美她又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进一步解释:鬓发美,就是头发要生得如同孔雀尾巴,一直拖到长衫的下端,然后微微上卷。肉体美,就是嘴唇要生得像红艳艳的葫芦。骨胳美,就是朱唇微启时,两排皓齿要如同碎玉般的整齐透明放着光彩。皮肤美,就是不涂脂粉,也要像莲藕一样细腻光滑,你伽尼伽树(一种檀香木)的花朵一样洁白。青春美,就是生育多次后还能葆其青春的妩媚、新鲜和欢乐。而毗舍佉不但五美不缺,还多一样。她的嗓音圆涧,如同银铃朗朗。离家之前,父亲还特意送她一个光艳照人的宝石头饰,上面装着一只用红金翎羽扎成的孔雀。孔雀的嘴用珊瑚镶就,眼睛、脖颈和尾羽都是宝石嵌成。戴在毗舍佉的头上,真是优美和谐、栩栩如生。
  她来到新居,安顿她很不安,那些公公弥伽罗是个裸行僧的崇拜者,十分轻蔑视佛陀的教法。这使她很不安。那些苦行僧们对弥迦罗说:“户主,你给家里领来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厄运婆,一个乔答摩的信徒,赶快撵她走。”
  “这可不容易!”弥迦罗想,“她出身名门望族  但是我可以采取一些措施管教她。”
  一天,弥迦罗正端起金碗,吃他香甜的奶饭,毗舍佉站在他面前,孝顺地给他煽着风。这时,一个托钵僧手里拿着大钵前来乞讨,但弥迦罗故意装作没有看见,继续低头吃自己的饭。
  “到下一家去,尊敬的先生!”毗舍佉彬彬有礼地说。“我爸爸吃的是馊食,您可能不会喜欢吃的。”
  她刚说完,弥迦罗一下跳起来大叫道:“把饭给我端走,把这丫头给我撵出去!好呀,我让你这个婊子说我吃馊食,而且是在这样的节日里!”
  “爸爸!”毗舍佉平静地反驳说,“叫我离开这个家可没那么容易,我不是在河边洗澡时随手携来的妓女,而是一个贵夫人。我的父亲已经预见到这个问题,我走的时候,他曾命令这个镇子里的8个居士准备调查您将会对我作出的指控。把他们召来吧。”
  弥伽罗欣然同意,他很清楚这些人对她这种非礼行为作出什么样的判决。
  一会儿,那8个睿智的人应召而到。他们神情严肃地听弥伽罗把事情讲了一遍。其中有个最长的居士问毗舍佉:“可爱的姑娘,事情是他说的那样吗?”
  “我认为不是这样。因为,当公公冷落那个和尚时,我说了‘他在吃馊食’,我的意思是他在无谓消耗前世积下的功德,而不是再积新的德行。您看这又有什么不对的?”
  “没有,可爱的姑娘。我们的女儿说话很公正。您为什么要对她发火呢,先生?”
  “先生们,就算是这些没错。但她来这儿之前,她母亲跟她讲了不可告人的十条箴训,我十分讨厌那些东西。其中头一条是,‘门里的火不许拿到门外去。’你们都知道,把火拿给邻居是友好的习俗。”
  “可爱的姑娘,事情是像他听说的那样吗?”
  “亲爱的先生们,那意思是:‘如果你发现新家有什么缺点,不要讲到外面去。因为最可怕的火莫过于此了’,难道这是我的过失吗?”
  弥迦罗羞得满脸绯红,说道:“先生们,这点我也认了。但是她母亲还这样跟她说:‘屋外的火不要拿到屋里去’。如果我们这里的火用完,接受别人的火也是习俗。因此,这规矩也是不合适的。”
  那些居士坐成一排,互相商量后最年长的一个说:“可爱的姑娘,事情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吗?”
  “不是,亲爱的先生们,那意思是‘如果外人说这个家里的坏话,不要向家里复复。‘因为再没有比那计较口舌更能引起上火的事了。”“好极了,可爱的姑娘,还有别的吗?”
  母亲还告诉我说:‘施给施者,也施给不施者’。意思是‘对那些穷苦的亲戚朋友要大方,不管我们是否能偿还你的恩惠。’还有,‘愉快地坐’,意思是‘当你看到公公婆母或是丈夫时,要起身站在他们面前’,‘愉快地吃’意思是‘你在吃饭以前必须先服侍他们’。‘服侍火’,意思是‘这三者必须看成像火焰或蟒蛇一样美丽’。‘尊重家神’,意思是‘这三者是你的神’。‘愉快地睡’,意思是‘不把你该做的事做完不要躺下睡觉’。亲爱的先生们,所有这些规矩我都遵守了,难道不对吗?”
  弥迦国神情沮丧地坐在那里,那8个人对他说:“财政大臣,我们的女儿在这些问题上都清白无辜。她还有什么别的罪吗?”弥伽罗说:“没,没有了。”
  可是毗舍佉义愤真膺地站起身来说:“亲爱的先生们,他把我打发走是不体面的,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了我的清白,我就非走不可了。”
  说完她命令奴隶准备出发,但是弥迦罗一半出于畏惧,一半出于羞愧,苦苦哀求她留下来。当遭到拒绝后,他又加倍地哀求,并且诚恳地请她宽恕。毗舍佉说:“亲爱的爸爸,凡是我能宽恕的,我都欣然不悔地宽恕了。但是我出生的家庭是信仰世尊的佛法的,我是他们的女儿。如果允许我参加佛教集会的话, 我就留下,否则还是让我走吧。”
  弥迦罗答曰:“亲爱的姑娘,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去参加。”
  后来,弥迦罗也跟着毗舍佉一起去听世尊说法了。可是他去之前还是将信将疑,心里有几分不快。对弥伽罗来说,就像所有一开始去听佛法的人一样,总觉得佛陀的目光老是盯着自己,佛陀的话语也好像是仅仅对着自己说的。听着听着,佛陀的教义占据了他的心灵,并从中得到了真谛,从此也坚定了自己对佛陀的信仰。他说:“这些的确对我有益,我的儿媳来到这个家里确实是大吉大利。”
  他回到家,用手触摸着毗舍佉的乳房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母亲。”就这样,他把家中最尊贵的地位让给了毗舍佉。他令人为她做了非常珍贵的服饰,并当着佛陀的面交给了她。
  毗舍佉除了施舍赈济,还做了许多积功德的善事。天上的月亮盈亏不断,周而复始,毗舍佉已经是儿女满堂。她生了10个儿子,10个女儿,一直活到120岁,头上还没有一根白发。她和儿孙们一起去寺院时,人们都问:“哪一位是伟大的毗舍佉?”
  得到的回答是:“那个精神矍铄步伐轻盈的老太太。”
  那些看到过她日常起居的人总是说:“我真希望看她几眼,咱们的老夫人干什么都显得那么健康。”
  因为她不管干什么,都保持着自己青春时的那种姿态和活力。
  她的慈善行为更为极为感人,她甚至把公公赠给她的那宝贵服饰也施舍给了穷人,然后又用价值连城的财宝将它赎回。此外,她援救病人,建造寺院,都不惜工本。总之,若要一一讲出她所积下的功德,那不是容易的事。
  佛陀在谈到她的时候,曾经这样说过:“和尚们,正像一个技艺高超的花环匠,得到无数的鲜花之后,就会不停地制造出各种各样的花环,毗舍佉的心也总是思考着用各式各样的善行,来编织人间最美好的花环。”
  这就是那位伟大尊贵的女人毗舍佉的历史,后来她被认为是公众的母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