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释迦牟尼的故事

第二十一章 佛陀临终

2002-08-13 547 报道:佛教天地
  青年人刚走不久,阿难陀就把那夺目的金袍披在佛陀身上,然后说道:“佛陀,您现在的肤色多么清晰、光润、细腻,连这件金袍都相形失色。这是多么奇妙,多么惊人。”
  “正是那样,阿难陀。在佛陀获得无上正觉的那一天夜里,也就是他不留一丝遗骸,永远从这人世间逝去的那个夜晚,他的身体要变得光彩夺目,清明澄澈。今天晚上三更时分,佛陀就要在拘尸那的以娑罗树中间死去。咱们走吧。”
  佛陀来到河边的芒果要时说:“君稚伽,给我叠一年袈裟铺上,现在我累得不行,想躺下来休息一会儿。”
  垫子刚刚铺好,佛陀更挪动着身体向左侧着躺下来,沉思着。他的脸异常平静。不一会,他把阿难陀叫过来说:“有人可能会去伤铁匠仲达的心。他们会说:‘你真阴险,仲达。佛陀死前最后一顿饭是在你那吃的。’阿难陀,你要用一句话来打消他的不安,你就说:‘仲达,这件事对你并不是坏事。因为佛陀告诉我说:铁匠仲达已经积下善行,将来他会长寿,会发财,会出名,还会继承神权和王权。’你就用这种办法宽慰他吧!”
  世尊又站起身来,忍着疼痛准备上路。他说:“咱们到拘尸那末罗人的娑罗树林去。”
  他们又上路了。
  佛陀费了很大力气,才挨到末罗人的娑罗树林。他让阿难陀按指定的位置铺好垫子,头向北方,安静地躺在了双娑罗树中间。娑罗树立刻落花纷纷,盖在佛陀身上。据说凡是佛陀去世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现象。
  阿难陀意识到佛陀最后的时刻已经临近,于是他恭恭敬敬地请问佛陀如何处理他的遗体。佛陀回答说:“你们不要为佛陀的遗骸大操大办,浪费精力。我只是恳求你们专心致志地积德行善,贵族里会有圣人出头给如来佛的遗体以适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礼遇。”
  听到这一席话,阿难陀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但他又怕佛陀看到自己的眼泪,于是就走到附近的寺院里,身体靠着在门失声恸哭起来。他心里想着:“真叫人伤心。我现在还是个徒弟,还没有悟道。而法师却要离开我了。”
  这时,佛陀把信徒们召来,问道:“和尚们,阿难陀到哪儿去了?”
  和尚们告诉了佛陀。佛陀说道:“去找阿难陀,就说师傅叫他来。”
  和尚们把阿难陀叫了回来。佛陀对阿难陀说:“行了,阿难陀,不要忧伤烦恼,也不要再哭泣了。我跟你说过,我们往往要与最亲密的东西分割开来,这是一种规律。不是吗?内部含有消散的因素,又怎么能够不让它消散?阿难陀,这些年里你一直是我最亲的人,你的爱,你的善心从来没有改变,你不仅在口头和思想上,而且还在行动上,都做得很好。阿难陀,只要你精诚努力,一定会得到解脱。”
  然后佛陀又对其他的和尚们说:“和尚们,阿难陀是一个圣人,他有辨别是非的能力,那些传教的人都非常高兴见到他或听他讲话。当阿难陀沉默不语的时候,到会的僧伽们都会感到不安。”
  过了一些时候,佛陀又说:“阿难陀,现在你去拘尸那城,告诉末罗人今天夜里最后一更,佛陀就会死去。你和他们说:‘末罗人,请答应我,你们千万不要因为他世尊临死前没有去探望而感到内疚。’”
  阿难陀听完,披上长袍去到那里时,正赶上末罗人集中在自己的大厅里议事,阿难陀借机转达了佛陀的话,这些人听了无不失声痛哭,人们议论着:
  “佛陀死得太早了!”
  “世尊不该离开我们!”
  “世界将变得暗淡了!”
  接着,末罗人扶老携幼结队来到娑罗树林。阿难陀想:“现在没有时间让他们分别与佛陀谈话,叫他们一家人一家人地去好了。”
  于是阿难陀把末罗人按照家庭划分成一个个小组,带他们去见佛陀。到了那里阿难陀说:“佛陀,末罗人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已谦恭地伏拜在您的脚下。”他的话刚一说完,末罗人就一家接一家地上前放声恸哭起来。
  这样,赶在三更之前,所有的末罗人都在拜见佛陀之后离去了。
  在拘尸那住着一个叫跋陀罗的托钵僧。当他得悉佛陀就要死去,昔日积下的宗教疑便在脑海里翻滚起来。他想:“在这个世上,出现一个真佛是罕见的事。我相信乔答摩和尚能消除我心里的疑虑,我得去见他。”
 他到这里以后,把来意告诉了阿难陀。阿难陀回答说:“够了,够了,朋友跋陀罗,不要再去打搅佛陀,他现在十分疲倦。”
  跋陀罗接连三次请求被拒绝。这时佛陀说道:“让他过来吧!只要提问的时候也怀着纯真的求知欲,就会很快理解我的答复。”
  于是这位托钵僧毕恭毕敬地当着佛陀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佛法的道是不是达到圣人的唯一途径?光凭这条道能不能成为第一流的圣人?
  佛陀的回答是:“只有按照八圣道修行才可以取得一到四等的罗汉果位,即第一流的圣人。”
  接着佛陀又阐述了为什么只有靠这样的方法才能达到这样的果位。跋陀罗听后,心中的一切疑团都化作乌有。他请求佛陀收他为徒,佛陀许诺了,并取消了对他的4个月的考察期。可是当跋陀罗表示愿意接受这种考验时,佛陀说道:“人各有不同,像你这种情况已经没有必要考察了。”
  跋陀罗听完佛院的教诲立刻观照明净,意识到自己已从生死轮回中解脱出来,可以成为一个大罗汉。这个托钵僧就是佛陀亲自收下的最后一个弟子,他守在佛陀身边,直到佛陀逝去。
  最后的时刻临近了,佛陀看着围在自己身边悲伤的信徒们,对阿难陀说:“阿难陀,你们之中也许有人会想:‘佛陀去世之后,我们再也没有法师了。’但事情并非如此。我留下的真谛和戒规就是你们的法师。当我逝后,阿难陀,如果僧团愿意的话,可以废除《小戒》。”
  过了一阵,佛陀又说:“僧伽们,也许有人会对佛,对真谛,对道抱有怀疑或忧虑。那么,和尚们,请随便问吧!不要事后悔恨自己,站在佛陀身边,却没能询问这些问题。”
  佛陀一连重复了三遍,但是僧伽们都默默不语。最后他仍不放心地说:“也许和尚们出于对师傅的尊敬而不提问题。那么就留待你们之间相互询问吧。”
  僧伽们依然默不作声。尊敬的阿难陀说道:“佛陀,真是好极了。我可以肯定,整个僧团里没有一个人对佛,对真谛,对道表示怀疑或忧虑。”
  这时佛陀气力不支地回答说:“阿难陀,你的话都是真诚的。也许整个僧团已没有人持怀疑或忧虑态度。因为连最落后的信徒也看见了光明。这样,他们就不再会投生到痛苦中,将被允许获得永恒的寂静。”
  阿难陀悲痛地跪在佛陀身边。因为他的翅膀现在还没有挣脱爱的温情,所以到现在还不能像罗汉那样搏击长空。佛陀的生命已近完结,四周一片寂静,此时从苍穹到大地,从天国到地狱,从一切有生命的精灵到宇宙中万能的神祗,他们都屏息以待,表现出极大的关注。佛陀微闭着双眼躺在那里,如月一样的安详,海一洋的平静。
  过了一会儿,佛陀的眼皮开启,最后一次端详着周围的弟子们说:“僧伽们,注意,我再告戒你们:衰亡是一切事情固有的趋势,你们要勤勉自强,拯救自己。”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死亡的征兆。
  和尚们浑身颤抖着跪在佛陀的身边。
  接着,佛陀进入了禅定的第一阶段,然后上升到第二阶段,又到第三阶段,最后到达第四阶段。他从那里继续升腾,进入了无限的空间域,又进入了无限的意识域,然后升到虚无之境。超过这一范围之后,知觉和非知觉都不复存在。从这里再向上升,他终于到达了停止一切感觉和思想感情阶段。
  阿难陀痛楚地对着长老楼陀叫道:“楼陀呵楼陀,佛陀逝世了!”
  长老楼陀平静地答道:“不,阿难陀兄弟,他已经进入了没有知觉和思想的阶段。”
  大家都用手捂住了脸。
  这时,佛陀的心又回旋直下,经过所有阶段,进入了圆寂。就在佛陀呼出最后一口气时,天上雷声大作,大地轰鸣颤抖。
  大梵天说:“世界万物都要失去他们的构形和特征,即使这样一位具有无敌之力的法师也会进入涅槃。”
  万神之王的因陀罗接下去说:
  “万物皆迁流,
  生则必死,
  死则愉快。”
  长老楼陀说:“毫无欲念的佛陀已安静地躺在这里,他以坚定果敢的精神忍受了死亡的悲痛,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终于永远从履障中解脱出来了。
  但是阿难陀还在哭泣,他抽噎着说:”这多么恐怖,当佛陀死去的时候,他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那些还没有从感情摆脱出来的沙弥们也痛哭流涕地喊着:“佛陀死得太早了!世界的明星陨落了!”
  但是那些伟大的罗汉们都安之若素,异常平静,他们说:“俗世的一切都在迁流变幻,又怎么能使它不消散呢?”
  整整一夜,长老舍利弗多罗和长老楼陀都在谈论着佛陀遗训中的句句真谛。但是这一夜阿难陀却哭个不停,安慰也不起作用。
  早晨,长老楼陀对伤心的僧伽们讲话说:“够了够了,和尚们,即不要哭泣,也不要悲伤。佛陀早有训戒,与我们最亲密的东西也必将逝去,这是一条规律。你想,一个自产生以来内部就蕴含了消亡因素的东西怎么能不消散呢?不要哭了,这样下去,精灵们也会斥我们。”
  说完,他派阿难陀去拘尸那埯城,把佛陀去世的消息告诉那些忠诚的末罗人,让他们亲自来焚葬佛陀的遗体。
  末罗人听到消息后悲痛不已,他们来到这里,用新布裹好佛陀的躯体,又在外边包上几层毛呢,轻轻地装入铁棺。然后由8个身穿新装的末罗头人抬起遗体,缓缓地穿过镇子,一直来到早已设好的祭坛。接着他们把遗体移出棺外,在上面撒了香料、香粉,又覆盖了芳草,鲜花。众人祈祷之后,末罗人与僧团一起将佛陀抬向熊熊燃烧的大火,以行焚葬。
  此时众人双手合十,鞠躬行礼,口中念道:“千年万世也难得遇上一位佛陀。”
  佛陀火化后,阿难陀挣脱了爱的温情枷锁,悟得了其中的精髓。他已经排除了一切痛苦,攀上了罗汉之群。
  一天,一个沙弥与年迈的佛陀弟子毕哩孕迦闲谈。当谈到佛陀时毕哩孕迦深情地说:“他看见了道,于是就把它传给我们。他怎么会不这样呢?他是一们睿智、冷静、无欲的佛。在他那里,真谛既不会被掩埋,也不会被歪曲。我要歌颂他的英明和谦恭。只有他——黑暗的驱散者,人类的解脱者——才会给我们以光明。”
  沙弥看到他对佛陀如此挚情,便问道:“毕哩孕迦,那你怎么能离开佛陀呢?哪怕只是一瞬间?”
  老人答道:“我从来没有离开他。沙弥,他日日夜夜在我的心里出现。这怎么能是离开他呢?”沉思片刻,他继续说:“我现在尽管年迈力衰,但是,我尊敬的沙弥,我的心永远和佛陀系在一起。”
  毕哩孕迦说到这里,他的面前闪出一片巨大的光亮,佛陀威严无比地站在了他的面前,说道:“比哩孕迦,你的信仰坚定,不要畏惧,你一定会达到光辉的彼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