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第20期

高 山 仰 止

2002-09-23 806 报道:佛教天地
人 间 佛 陀
----广 兴----
求生兜率内院的修法
前言
  佛教是以佛陀的言教为基础,而发展起来的一个博大的体系,但是其核心仍然是佛陀所说的教理。因此,研究佛教当先有佛陀之研究。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研究佛陀:第一是历史上的佛陀,即人类的佛陀,依人类的一般性质生存於世间,外现与常人相近,但其内证宇宙人生实相,而有正智大悲,迥然超乎人类,所以这是历史上的人物。第二是信仰上的佛陀,又称佛陀论(Buddhology),这是指理想化的超人的佛陀,如经中常讲,佛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行之妙好,还有十八不共等等。至大乘出现,立法身报身化身三身话,使佛陀论达到了圆满的地步。

  本文依据巴利文五部与律藏和中文四阿含,从历史的角度来探讨人间佛陀。因为要想了解公元前六世纪时历史的上的佛陀,最好的资料就是巴利藏经和中文藏经文献。而在这当中又以巴利五部和中文四阿含为最早之文献,这些经典虽然不是佛陀亲笔所著,但它们大部是佛陀的第一代弟子,如阿难陀,亲耳听闻佛陀所讲,并在佛陀入灭後的第一次集会时结集起来的,所以这些经典具有相当高的价值,特别是巴利文经典,世界学者对之特别重视。因为巴利文是一种古老的印度方言,目前只有南传上座部的佛经是用巴利文记录的,没有任何其它的印度教派应用巴利文记录其教义。

  有一些学者认为,佛陀很可能是用巴利文说法的,佛陀的语言政策就是不用梵文,因为梵文是一种雅语,它是古代印度上层社会所用的语言,一般的平民听不懂。所以佛陀说法时所用的语言,是大众都能听懂的普通的俗语(Prakrit)。有六种这样的俗语很普遍,而巴利文就是这六种俗语当中的一种。而且很有趣的是阿育王的石刻上所用的文字非常与巴利文相近。但是,是否佛陀真正就是用巴利文说法的,到目前还没有定论。

历史佛陀的研究
  由於西方人向东方的侵略,特别是英国人,他们很快就接触到了东方古老的宗教佛教和印度教等。他们为了更好地统治其 民地,他们便开始学习当地的文化、宗教、历史等等。同时他们也开始研究历史上的佛陀,如前牛津大学教授威尔生(Wilson)於大英百科全书中,即言释尊全为後来的信徒构想出来的人物,故渺无史实的证明。又如科恩(Kern)、塞那特(Senart)诸氏,则以为佛传出於构想,不异於太阳神话。

  他们只所以得出这样武断的结论有以下两个原因,第一,他们所使有的资料不全,他们仅仅从一些佛本生故事或传说去研究,自然不会全面,因为那时的佛学资料远没有现在这样丰富。第二,正如吕 先生所言,“自昔仰为至圣大贤者,其一生行事每被周围赞叹装饰,以至去真相日远,终成一种之传说,此不限佛传独尔,但此则犹甚耳,固不得以异说太多而并其历史性亦一概抹杀也。"1

  德国著名佛教学者奥登堡(Oldenberg)教授是第一位西方学者提出,佛陀是历史人物。他依据印度古代历史和巴利文献对释尊进行研究,并於1881年出版了其名著《佛陀》。这可以说是西方人纂写的第一部史实性之佛传。奥氏在《佛陀》一书中有两大贡献,第一,奥氏在此书中以史实力证佛陀是历史人物,并非构造出来的神话。第二,奥氏之前的西方佛教学者,多从神话来研究佛陀,而奥氏在此书中开创了历史佛陀史实的研究,给学界带来了崭新的一页,许多佛教学者踏著奥氏的足迹,写出了一部部著作,使历史上的佛陀越来越明朗。

  今天,东西方佛教学者都共同承认,佛陀是历史人物,并且依佛陀的入灭年代为基础2,来建立所有印度古代的诸多史实之历史纪年和历史著作的年代,如《梵书》被确认为是公元前一千年左右的著作,《奥义书》是公元前八百到五百年的著作。如《剑桥印度史》的作者史密斯,就应用了佛灭的年代再建了印度史。所以佛灭的年代成了再建印度史的关键。

  就在这时,西方佛教学者又走了另外一个极端。由於他们过分注重历史性的佛陀──乔答摩 悉达多的研究,对佛传中的每一个故事,都要进行繁琐的考证,探讨其是否是史实,从而忽视了佛陀之所以被称为佛陀──大觉者的诸多深广德行。因此1947年,比利时著名佛教学者拉毛特(Lamotte)讲到:佛传当中的历史事实很难弄清,我们必需注重研究佛传当中这些故事的发展的层次才是。本文所要研究的也不是佛传故事发展的层次,而是历史上之人间佛陀的诸多深广德行。

历史佛陀之深广德行
  历史佛陀也可以称为人间佛陀,因为他於公元前六世纪诞生於北印度,二十九岁出家,三十五岁成道,於人间说法四十五年。我们现在讨论的正是佛陀在四十五年说法当中所展现之深广德行。

  首先我们应当弄清,佛教是以人为根本之佛陀的言教,这是佛陀创设佛教的根本立埸。佛陀的言教是建立在佛陀自己亲身的体验与证悟上,所以佛陀特别注重实践。佛教有自己的哲学,但佛教不完全是哲学,正如牛津大学的岗布里奇教授所言:“佛教的哲学不是佛陀有意创立的"3。佛教也有科学的成分,但佛教不是科学;佛教有宗教的成分,如果从“宗教"的确切定义来讲,佛教也不是宗教,因为佛教不信有创造宇宙世界之万能的神或上帝或大梵。确切的说,佛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需遵守并实践的生活方式。因此佛陀曾讲:“如大海只有一个味道──咸味,我的教法也只有一个味道──解脱之味。"4正如何那(I. B. Horner)女士所言5,佛陀的教法是有关人的内心世界的,是对人的心智、良心、世界观的培养与修养。因此佛教既不追求外在神与人的关系,也不想神明的救助。从外表看,佛教也有祈祷、消灾、礼拜等等行事,但这是第二义的,这些并非佛教的主要内容。

  有人也许会问,佛教是一种甚麽样的生活方式?很简单,是戒定慧三学,再讲的具体一点就是八正道,这就是佛教的生活方式。八正道当中的正语、正业与正命是戒学,正念、正精进与正定是定学,正见与正思维是慧学。

佛陀是仅为导师
  在佛教的修证过程中,佛陀只是一位导师,他教导我们修行的方法,为我们指明了通向幸福、安全、和平、快乐、宁静之涅盘的道路。佛陀并没有承诺,由於简单地信仰他可以获得解脱,因此佛陀在《法句经》中告诫他的弟子:“汝当自努力,如来唯示道。"6这就是说,每一个人应当为自己的幸福与解脱而奋发努力,佛陀只是为我们指明了修习之方法而已。在同一部经中,佛陀又讲道:“人应当自作归依,还有谁可以作他的归依?自己善调御的人速证解脱。"7因为,根据佛陀的教法来讲,“恶业实由自己作,污染亦由自己造,由自己不作恶业,清净亦由自己,净与不净全由自己,他人何能净他人。"8这里说明,善恶业皆自己所造,自己能否解脱,全由自己的努力。因为因果是一自然法则,在这当中没有外在神秘的控制,也没有上帝的奖励与惩罚,就是佛陀也只是指明这个法则而已,而不是这法则的创造者。

  在佛陀即将入灭之前,阿难陀非常难过,并请问佛陀在世尊入灭後谁来领导僧团,僧团应当依谁来作为归依,并请示佛陀给与最後的开示。佛陀充满了慈悲与人情,他讲的一段话非常动人。佛陀对阿难陀讲道:“阿难啊!僧团对我还有甚麽希求呢?我已经将法(真理)不分显密地全都教给了你们,关於真理,如来无隐秘。当然,如果有人认为他应当领导僧团,僧团应当依靠他,他自应留下遗教。可是如来并没有这种想法,为甚麽他应当留下教诲呢?我现在己经年迈,阿难!我已八旬,像用旧的车子,须经修理方能继续使用,同样地,如来色身须经修理才能继续存活下去。阿难啊!你们应当依自己而作岛屿,要依靠自己,没依靠他人而作归依,依法为岛屿,依法为归依。"9

  这段话的意思很清楚,佛陀教导阿难陀以法为师,依自己为归依,不要向外求助他人或任何神只,因为只依靠自力,我们才能达到最终的解脱。

  中部《算数目犍连经》讲,有一次,佛陀住在拘萨罗国首都舍卫城之郊外的时候,某天有一位数学家目犍连来访。因他对佛法甚感兴趣,所以特地赶来拜访。他向佛陀问到:“世尊!我到精舍来,必须经过非走不可的道路。例如要学专门的数学,仍要依一定的顺序才能学好。您的教法是否也有必须履行的顺序呢?"佛陀答道:“朋友!我宣说的教法当然也有必须履行的顺序与阶段。如善巧的调御师,当新马入手时,首先施与马头的矫正,然後再施与各种的训练。我亦如此,当有人来学习我的教法时,我教他如下的调御方法,使其得到无上安稳的境地。"然後佛陀依序讲说了多种调御方法。这时目犍连问道:

  “世尊!经过您指导的弟子,是否都能达到无上安稳的境地呢?还是有例外呢?" “朋友!很遗憾,在我的弟子中仍有未能达到者!"

  “世尊!这是为甚麽?依您说:不是有一无上安稳的境地,而且有方法可以到达麽?为甚麽有的能到达,有的不能到达呢?这是为甚麽理由?"这时佛陀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目犍连一个问题。这是佛陀与人问答时说法时的特徵。

  “朋友!比如有人问你通达王舍城的道路,你为他详细地指明那条道路。你说他一定能够到达王舍城呢?还是徘徊於中途而无法到达呢?"

  “世尊!正如您所说,他也许能够到达,也许不能够到达。"

  “朋友!王舍城确实在那里,而且有道路可以通达,又有人指点明路,为何他还可能到达不了呢?" “世尊!那是因为我只能给他指明道路,不能代他行步。"

  “朋友!正如你所说,虽然有无上安稳之处,而且有方法可通,但我也和你一样仅能教其方法而已。"10

  所以佛陀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全能的神只,佛的弟子们求解脱,唯有凭自已的努力与精进,开拓自己的世界。佛陀只是导师、善知识,故唯有依教奉行者可得解脱。

  由於解脱全由自己,所以佛陀特别强调人的自主力。在增支部的《奇舍子经》中,佛陀教导卡拉麻族的人,不要道听途说,不要自以为是,甚至不要依赖报导、传统,不要依赖逻辑推理,不要依赖表面现象,不要依赖忆测,“卡拉麻,要多加分析。当你们确认,这是不健康的、错误的、不善的,就放弃它。只有当你们确认,这是健康的、善益的、正确的、好的,你们再接受,并依之而行。"11

  然後佛陀对他的弟子们讲,对所听到的教法,不要马上就接受或拒绝,要细细的分析,佛陀甚至教诫他的弟子,对自己所讲的法也要分析,“汝不应由尊敬如来故,而接受如来的教法,要像用火来检验金子一样,先行分析,而後再做决定。"12只有通过正确的分析,一个人才能够理解一切万事万物之因果关系,生灭规律,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够领悟佛法的真意,而不是通过抽象的哲学与推测,更不是通过邪见和盲目的信仰。所以正见是修学佛法的关键。因为佛陀说 “佛法如大海,唯智能入。"

【注释】

1 《佛教研究之方法》,张曼涛主编,台北,1978年出版。

2 根据《历史佛陀入灭之年代》一书中,德国佛教学者本持特(H Bechert),第一册,第3页, 世界佛教学者对佛灭年代有不同的看法,但是相差不太大,在公元前486年到元前477年。到1953年学者们在存疑的情况下共认,佛灭的代为公元前480年。见沃特(Warder)《印度佛教史》新德里1970年,第44页。

3 岗布里奇,《佛教如何开始》,伦敦,1996,第31页。

4 南传增支部,第四册,第203页。

5 英译律部,第一册,前言,第七页。

6 南传《法句经》第276偈。

7 南传《法句经》第160偈。

8 南传《法句经》第165偈。

9 南传《大涅盘经》。长部第16经。

10 南传中部第107经,汉译中阿含,一四四。

11 南传增支部,第一册,第187页。

12 南传中部,第47经。

  【全文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