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第31期

开 宗 明 义

2002-09-23 584 报道:佛教天地
《 妙 法 莲 华 经 》之《 药 草 喻 品 》(4)
----不着----
  【续上期】

  八教:即谓化仪四教(佛陀教化众生所用之形式与仪则)与化法四教(佛陀教化众生所采用之教法内容)。

  (1)化仪四教:1.顿教,佛陀最初将自内证之方法直接教示众生;相当於华严经之所说。

  2.渐教,教化之内容由浅而渐深之教法;相当於阿含(初)、方等(中)、般若(末)叁时所说。

  3. 密教,佛陀应众生之不同根机能力因材施教,施予个别教化,而彼此互不相知。

  4.不定教,各种根机之众生虽同坐一席,然随各人之能力,所体悟之教法不一定。其中, 密教与不定教之共同点为“同听异闻”,即同座一席听法,而所闻法各异,但前者相互俱不知利益之差别,是为人法俱不知,後者则了知相互利益之差别,是为人知法不知。又不定教原意谓各人所体悟之教法不一定,故严格言之,上述 密教理应称为 密不定教,而不定教则应称为显露不定教。对此,顿渐二教乃为公开之教法,故称之为显露定教。

  (2)化法四教:1.藏教,又称叁藏教。即小乘教。即为叁乘人说阿含经,以明但空(仅知空之一面,而不知同时有不空之面)之理,并由析空观(分析之观空,又作拙度观)而入无馀涅盘之教。该教之菩萨已制伏见思二惑,惟未断尽烦恼,为教化众生,经叁阿僧 劫至证悟之长期间实践因行,故称伏惑行因。

  2.通教,“通”有通同、通入与共通等叁义。以该教为声闻、缘觉、菩萨叁乘所共通之大乘初门教,故称通教。即由如幻即空(一切事物皆由因缘所成立,故为如幻之空假)之理,观体空观(观全体本来毕竟空,又作巧度观)之教。此教菩萨中之钝根者,仅能理解较浅之教理,与藏教之菩萨同证菩提果(通同);胜根菩萨则能领悟教中所含深奥之中道妙理,最後入别圆二教(通入)。如此由通教转进别教者,称为别接通(或别入通),由通教转进圆教者,称为圆接通(或圆入通)。同时,通教之菩萨为学习别教之教,而以别教修行之名目来表示通教之位次,此称为名别义通。

  3.别教,别,有不共与历别二义。即:不共二乘而独为菩萨说(不共),此点别於其他叁教,又由差别面观察诸法(历别),故称别教。此教次第观空、假、中叁谛而悟中道之理,但因其中道别於空、假,故称但中(观空、假之外另有独立之中)之理;其观法为次第叁观,又称隔历叁观。别教之菩萨,至初地後悟中道之理,与圆教之人相同,但在初地以前从但中之理体悟其中所含之不但中(空、假不离中)之理,即自十住至十回向之间,有从别教转进圆教者,此称圆接别(或称圆入别)。前述别接通、圆接通及圆接别,合称叁被接。被接之意,主要是指於观理之际,体悟其中所含之深意,由此再继续转进更高层次之教。以上叁教,在理论上皆可通至佛果,但实际上行者在因中即被接,以致无人可达叁藏教之断惑位、通教八地以上,乃至别教初地以上,故称为有教无人(无人证教),或果头无人(无至佛果者)。

  4.圆教,圆,意即不偏、圆融、互备。即不论迷悟,在本质上并无区别,此为真实之理,亦为佛所觉悟之理,故圆教在显示佛之所悟,亦即为明示佛陀自内证之教。此教观空、假、中叁谛之理在一谛中互具其他二谛,故此中道之理称为不但中之理。圆教之菩萨以一心观空、假、中叁观,故此叁观称为一心叁观,或称不次第叁观、圆融叁观。

  以上四教中,藏、通二教为教证俱权(教与证俱为方便,非真实法),别教为教权证实(教为方便法,证为真实法),圆教则为教证俱实(教、证俱为真实法)。若以此配於五时,则第一华严时正说圆教兼说别教(兼),第二鹿苑时但说叁藏教(但),第叁方等时则对说四教(对),第四般若时带通别二教正说圆教(带),第五法华涅盘时中法华为纯圆教,而涅盘经之追说为并说四教,追泯则为纯圆教。同时,法华之圆(今圆)与说法华经以前之四时圆(昔圆)虽为同一教义(今圆、昔圆圆体无殊),但论其作用则互有优劣,故谓今圆为纯圆独妙之开显门,而超越前四时之昔圆,显出殊胜之作用。由此,法华经乃四教之外,“超八醍醐”之最胜教,亦即超越化仪、化法等八教,而为最上之醍醐味教。

  迦叶解先说华严之大法,次说阿含之小法,再说方等对小之大,次言般若带小说大,次解第五时不同,佛说法不可思议,不是如迦叶所解,如大云雨,普润一切叁草二木,同时受润,大小诸根,各沾雨露。大无不足之缺,小无过度之虞,今迦叶所解,只解到中药草得雨露之功,下未能领到小药草得雨露之益,上未领到诸菩萨上药草,与小树大树,蒙雨云之功。又佛不但在此方说法,遍十方世界,同时坐道场,同时说法,同令众生得受法益,如大云下雨,同时遍满大千世界,令大千药草一时沾润。迦叶尊者,但愿二乘人益,所解是有限,总括说明迦叶所领不及,明佛之化仪,极难思议。

  “密云弥布,遍覆叁千大千世界。”

  空中霞气,凝结不散,名之为云。密云者,明云气浓厚,四面八方都无空处,故为密云。弥者遍也,明密云遍满於虚空,如大千世界,四围九方,一时布满。

  叁千大千世界。谓以须弥山为中心,周围环绕四大洲及九山八海,称为一小世界,乃自色界之初禅天至大地底下之风轮,其间包括日、月、须弥山、四天王、叁十叁天、夜摩天、兜率天、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梵世天等。此一小世界以一千为集,而形成一个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集成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集成大千世界,此大千世界因由小、中、大叁种千世界所集成,故称叁千大千世界。

  “密云弥布”,喻佛应化身,示现於世,普现一切众生前,故谓密云弥布,遍覆叁千大千世界。

  “一时等澍,其泽普洽”

  “一时等澍”。说明大云凝结是必下雨;大千世界,同时下雨,名为一时。如佛八音四辩,演说声教,名为一时等澍。如来所出音声,言辞清雅,具有八种殊胜功德,令诸众生闻即解悟深远音,佛八音之中,有一音名为深远音,谓佛智幽深,行位高极,所出音声自近而远,彻至十方,令近声非大,远闻不小,皆悟甚深幽远之理。深是竖穷,远是横遍?。不但娑婆世界,乃至无量世界,只要有缘众生,都得闻佛,说法之音,为深远音。一时等澍,明说法之深远音,能周遍法界。

  “其泽普洽”其是指雨水;普洽,普遍滋润,明大千世界,一时下雨,凡空中及地下,都受到雨水滋润,名为其泽普洽。其泽约所铨之教义,即第一义谛,平等一味,清净法界;普洽者,是普遍一切众生,随众生根性差别,各各得益不同;除非不闻佛音,凡闻佛音,皆得利益;随宿世善根,得益不同,所得利益,有权有实、有顿有渐、大小偏圆、有漏无漏,一时具足,五时八教之法。

  “卉木丛林,及诸药草”

  卉,是一切草之总名。多草为丛,多木为林。此是二种事,是草与木。药草能治病疗患。

  下颂木有二种:即大树与小树;草有叁种:上药草、中药草、下药草。下药草喻释梵诸王、转轮圣王;中药草为声闻、缘觉悟;上药草如藏教菩萨;小树如通教菩萨;大树如别教菩萨;通喻说法之机。

  “小根小茎,小枝小叶”

  草树有大小不同,生在泥土下名为根,由根力引水润於全身枝叶。草身直上名为茎,根小茎小,故枝亦小,从茎开出名为枝,从枝出一片一片,或圆或长,形貌不同名为叶。

  “中根中茎,中枝中叶”

  中根比小根略粗,因经年久,故从小根,增至中根,根粗茎亦粗,茎粗故枝亦粗,故云中根中茎,中枝中叶。

  “大根大茎大枝大叶”

  从中根再增至大根,根大故枝大,枝大发叶亦大。

  “诸树大小,随上中下各有所受。”

  树有上中下叁等不同,药草也有上中下叁等不同,随其根茎大小,各能接受雨露,大根接受雨水则多,中根接受则少,小根接受更少,随其接受雨露不同,各得生长,乃至开花结果。所润草木,通喻受法之机,由机情大小,领受法味,浅深不同。

  “一云所雨,称其种性而得生长。华果敷实。”

  此中总结云雨之功。“一云所雨”是一种之云,所雨是一味之雨,能雨之云无差别,所下之雨也无差别。

  “称其种性”其是指叁草二木,种是种类;性是性情。因树有多种,有松树、樟树、枫树、槐树等等,各各不同,是其种类;树之性有热、有寒、补性、凉性、有毒、无毒、或能解毒等,是其性也。称者,适合也。大树不怕不足,小树不怕过度,若大若小,都能适合其所需所受,名为“称其种性”。

  “而得生长。华果敷实。”因草木接受雨露故,得到增长;未生令生,已生者令得增长,已生长者,令其成熟;喻未生善根令其生,已生善根令增长,已增长则令成熟,故云“华果敷实”。因根茎枝叶,皆增长故得开花,开花结实,结实就是果,即是华果敷实。

  比喻佛陀应身,一音演说法,平等一味,清净法界,为一云所雨。

  称其种性,受法之机,虽有无量,但佛说一味之法,悉契众生之机。大根者闻得是大法;中根者闻得中法;有漏众生闻得是人天戒法;无漏众生闻得是出世解脱法;随其根性不同,皆与相应,令得法益,故云而得增长。往昔种下善根,今闻法得益,或去恶就善,去邪生正,或断烦恼,证初果,乃至辟支佛果,诸菩萨种种地位,为得增长。华敷,明出世解脱利益,约因中所得果报,在诸菩萨位,从初地至等觉,都是华敷。至成佛时,名为果实;有花因,是因果,但其中有因因,及与果因,果有因果,及有果果;“果果”是无上菩提佛果。“因果”是诸菩萨,不退转位;在菩萨十回向为因,十地为果,是“因果”;十信、十向皆为“因因”;十地等觉,为无上菩提之因,名为“果因”;华敷通喻因果及果因,果实喻果果,明佛一音说法,平等说一味之法,令一切闻法者,各各得益不同,无一众生闻法空过。如天上下雨,无一草一木,不受雨露之润泽。但雨露若下久太大,还能损物,低洼人蓄,也被淹没,则对世间,而有损益;佛说妙法,只有利益,永无损害,则佛说法,又非大雨所能比喻,世间既无可喻,故权以云雨喻佛说法。总喻佛化仪功德,不可思议。

  “虽一地所生一雨所润,而诸草木各有差别。”

  此科明“差而无差”,譬喻即权即实。但经文似得“无差而差”,一地所生,一雨所润,即是“无差”;而诸草木,各有差别,即是“差”,差即是权。因上科已经明无差而差,明佛说一味之法,令一切众生,各各得益不同,为无差而差。故在此科,明“差而无差”,此中经文应先释下句“而诸草木各有差别”,即诸药草木,虽有差别,唯是一地所生,一雨所润,叁草二木,皆得增长,华敷果实,全由一雨所润。

  总喻十界之机,闻佛一味之法,各各俾得法益,虽有差别,唯是同禀如来教导。一切众生同依实际理地建立,现众生受法,各随根性,得益不同,将来终归一实。如上来方便所说;举手低头,皆得作佛;供花献水,悉是圆因,是名“差而无差”,即权即实。何谓权实?

  权者,权谋、权宜之义,指为一时之需所设之方便;实者,真实不虚之义,系指永久不变之究极真实。权,又作善权、权方便、善权方便、假、权假;实,又作真、真实。两者合称权实、真假等。权教与实教、权智与实智、权因与实因、权果与实果、权人与实人、权化与实化等为对称用语。实教,乃据实述出佛陀自内证之法,系为究极根本之教;权教,乃为导人入於实教所设之方便教法,至实教境地後则当废权教。实智,又作真实智、如实智,乃如实明白之智;权智,又作方便智,为度他人而起之智慧。实因,指圆顿之行;权因,指藏、通、别叁教之行。实果,指叁德 藏之大涅盘;权果,指丈六金身等化现。实人,即实在之人;权人,即权化之人,乃佛菩萨等为引导众生,而假现人或天之相貌。实化,即佛开叁乘而归一乘之教化;权化,即佛分一乘而说叁乘之教化。

  天台宗认为法华经所说之圆教为实教,其馀诸经所说之藏、通、别叁教均属权教,故称叁权一实。其关系若以莲华叁喻来表示,即:为实施权(为莲故华)、开权显实(华开莲现)、废权立实(华落莲成)。其中唯法华经能明权之为权之理,而彰显真实究竟。就佛证悟之本体而言,权、实二教均为平等,称为权实同体。就佛教化众生之作用言,权、实二教所说之修行方法与觉悟之程度有所差异,故谓权实异体。

  《法华文句.卷叁》下举十种相对事物以表示权实,称为十双权实。即:(1)事理,由众生本具之真如无相平等之理(实),能产生心意识等各种差别现象之事(权)。(2)理教,综合事理而用言语来表现之理(实),能立其理而说明之教(权)。(3)教行,由其教理(实),产生实践之行(权)。(4)缚脱,由行而分为受迷妄束缚之缚(权),与脱离迷妄之脱(实)。(5)因果,随顺真理之脱为趣入菩提之因(权),因此能得开悟之果(实)。(6)体用,由其果遂有真如之本体(实),以及真如之作用,即能显现教化众生之用(权)。(7)渐顿,依教化之作用,有逐次引导众生之渐(权)与立即令众生开悟之顿(实)。(8)开合,渐是由顿开展出之差别教法(权),终遂与顿合一(实)。(9)通别,依开合之差别,所得教法之利益有普通(权)与特别(实)。(10)悉檀,因利益有差别,则分为四种悉檀。前叁者属世间门(权),後一属出世间门(实)。

  总结而言:在山河大地溪谷所生的各种树木,花草丛林,都有不同的名字及各式各样的品种颜色。在它们的上面布满浓厚的云层,遮盖了整个叁千大千世界,非常平等均匀,无分别的下雨,滋润所有花草、树木、以及丛林的根、茎、枝、叶都随着它们大、中或小而吸收所应得之份量。这是比喻上、中、下品之分别。本来它们都是同在一块地生长出来,而天所降之雨量也是一样,但因根茎本身之吸收力有大中小之缘故,所以所得之雨量各有不同,但是仍一样开花结果。这就是佛陀比喻众生的根机,一如花草树木丛林,有分上中下品。

  【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