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杂论>
  • 佛教新闻

《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

2002-01-28 604 报道:佛教天地
《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
              严宾国沙门佛陀波利奉诏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诸大菩萨万二千人俱。及诸天龙。八部鬼神。人非人等。共会说法。
  尔时世尊。於其面门。以佛神力。放种种光。其光五色。青黄赤白。一色之中。有无量化佛。能作佛事。不可思议。一一化佛。有无量化菩萨。赞颂佛德。其光微妙。难可测量。上至非非想天。下至阿鼻地狱。偏币入万。无不普照。其中众生。遇佛光者。自然念佛。皆得初地方便三昧。尔时众中有新发意菩萨四十九人。各欲从佛求长寿命。无能发问。时文殊师利菩萨知有所疑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我见众中有所疑者。今欲咨问。唯愿如来听我所说。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汝有所疑。当恣汝问。文殊师利言。世尊。一切众生。於生死海。造诸恶业。从劫至劫。轮回六道。纵得人身。得短命报。云何令其得寿命长。灭诸恶业。唯愿世尊说长寿法。佛言。文殊。汝大慈悲量。愍念罪苦众生。能问斯事。我若具说。一切众生无能信受。文殊师利重白佛言。世尊。一切种智。天人之师。普覆众生。是大慈父。一音演说。为大法王。唯愿世尊哀愍广说。佛便微笑。普告大众。汝等谛听。当为汝说。过去世时。有世界名无垢清净。其土有佛。号普光正见如来。应供。正偏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为无量无边菩萨大众恭敬围绕。其佛法中。有一优婆罗夷。名曰颠倒。闻佛出世。求欲出家。悲号唬哭。白彼佛言。世尊。我有恶业。求欲忏悔。唯愿世尊听我具说。我於昔时。身怀胎孕。足满八月。为家法故。不贪儿息。遂服毒药。杀子伤胎。唯生死儿。人形具足。曾闻智人来谓我言。若固伤胎。此人现世得重病报。寿命短薄。堕阿鼻狱。受大苦恼。我今惟付。生大悲惧。唯啼灭。尔时颠倒女人啼号哽咽。悲泣雨泪。五体投地。踠转佛前。而白佛言。世尊大悲求护一切。唯愿世尊怜愍说法。普光正见如来而重告言。汝此恶业。当堕阿鼻地狱。无有休息。热地狱中。暂遇寒风。罪人暂寒。寒地狱中。暂遇热风。罪人暂热。无问地狱无有是处。上火彻下。下火彻上。四面铁墙。上安铁网。东西四门。有猛业火。若有一人。身亦偏狱。身长八万由旬。若众多人。亦皆偏满。罪人偏身有大铁蛇。其毒苦痛。甚於猛火。或从口入。从眼耳出。周币缠身。从劫至劫。罪人肢节。常出猛火。复有铁鸦。啄食其肉。或有铜狗。咬齿其身。牛头狱卒。手执兵具。发大恶声。如雷霹雳。汝固杀胎。当受此苦。我若妄说。不名为佛。尔时颠倒女人闻佛说已。悲咽噼地。渐得苏息。重白佛言。世尊。唯我一人受斯苦痛。为复一切众生皆受此苦。
  普光如来告颠倒言。汝子在胎。人形具足。在生熟二藏。犹如地狱。两石压身。母若熟食。如热地狱。母餐冷食。如冷地狱。终日苦痛。在无明中。汝更恶心。固服毒药。汝此恶业。自堕阿鼻。地狱罪人是汝伴侣。颠倒女人。悲号重白。我闻智者说如是言。若造诸恶。值佛及僧。忏悔即灭。设所命终。入诸地狱。造小福者。还得生天。於意云何。愿为我说。
  普光正见如来告颠倒言。若有众生。造诸重罪。遇佛及僧。至诚忏悔。不复更作。罪得消灭。设所命终。阎摩罗法王推问未定。亡者生存六亲眷属。请佛迎僧。七日之内。转读大乘方等经典。烧香散花。当有冥使。检覆善恶。持五色神幡。来至王所。其幡前后。歌咏赞叹出微妙声。柔和善顺。报阎王言。此人积善。或多亡者。七日之内。信邪倒见。不信佛法大乘经典。无慈孝心。无慈悲心。当有冥使。持一黑幡。其幡前后。有无量恶鬼。报阎王言。此人积恶。尔时阎罗法王。见五色幡至心大欢喜。高声唱言。原我罪身亦同汝善。当此之时,诸地狱中变为清泉。刀山剑树如莲华生。一切罪人感受快乐。若见黑幡。阎王瞋怒。恶声震裂。则将罪人付十八狱。或上剑树。或刀山中。或卧铁休。或抱铜柱。牛梨拔舌。碓捣硙磨。一日之中。万死万生。乃至展转堕阿鼻狱。受磊苦痛。从劫至劫。无有休息。所言未讫。尔时空中有大恶声。唤言颠倒女人。汝固杀胎。受短命报。我是鬼使。故来追汝。颠倒女人惊愕悲泣。抱如来足。唯愿世尊为我广说诸佛法藏灭罪因缘。死当愿毕。
  尔时普光正见如来。以佛威力。抱鬼使言。无常杀鬼。我今现欲为颠倒女说长寿命灭罪经。且待须臾。自当有证。汝当谛听。我当为汝依过去千佛说诸佛秘法长寿命经。令遣汝等远离恶道。颠倒当知。此无常杀鬼。情求难脱。纵有无量百千金银瑙璃硨磲赤珠玛瑙。而将赎命无能得免。纵使国王王子。大臣长者恃其势力。无常鬼至。断其宝命。无一能免。颠倒当知。唯佛一字能免斯苦。颠倒。世有二人甚为希有。如优昙花。难可值遇。一者不行恶法。二者有罪即能忏悔。如是之人。甚为希有。汝能至心於我忏悔。我当为汝说长寿经。令汝得免无常鬼苦。颠倒当知。未来世中五浊乱时。若有众生。造诸重罪。杀父害母。毒药杀胎。破塔坏寺。出佛身血。破和合僧。如是等罪五逆众生。若能受持此长寿经。书写读诵。若自书。若遣人书。犹尚罪灭。得生梵天。何况汝今亲得见我。善哉颠倒。汝於无量旷劫种诸善根。我今因汝善问。殷勤忏悔。即得转於无上法轮。能度无边生死大海。能与波旬共战。能摧波旬所立胜幢。汝当谛听。我当依过去诸佛说十二因缘法。
  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无明灭即行灭。行灭即识灭。识灭即名色灭。名色灭即六入灭。六入灭即触灭。触灭即受灭,受来即受灭,受灭即取灭。取灭即有灭。有灭即生灭。生灭即老死忧悲苦恼,颠倒当知。一切众生。不能见於十二因缘。是故轮回。生死苦趣。若有人见十二因缘者。即是见法。见法者即是见佛。见佛者即是佛性。何以故。一切诸佛以此为性,汝今得闻我说此十二因缘。汝今以得佛性清净。堪为法器,我当为汝说一实道。汝当思惟。守护一念。一念者。谓菩提心。菩提心者。名曰大乘。诸佛菩萨为众生故。分别说三。汝当念念常勤守护是菩提心。勿忘失。纵有五阴四蛇。三素六贼一切诸魔。来所侵娆。终不能变是菩提心。因获如是菩提心故。身如金刚。心如虚空。难可沮坏,因不坏故。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常乐我净具足而有。即能远离此无常杀鬼。生老病死诸地狱苦。
  佛於大众中说是法时。虚空鬼使作如是言。我闻世尊说是法要地狱清净。为莲华池。我今现舍鬼境界。鬼复答言。颠倒。汝得道时。愿见济度。
  尔时普光正见如来复告颠倒。我已为汝说十二因缘竟。更为汝说六波罗密。汝当受持。般若波罗密。禅波罗密。毗梨耶波罗密。羼提波罗密。尸波罗密。檀波罗密。此六波罗密。汝当受持。
  复次为汝说过去诸佛成佛之偈。而说偈言。
    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己 寂灭为乐
  尔时颠倒女人闻法欢喜。心豁明净。了了而悟。以佛神力。升於虚空。高七多罗树。安心静坐。尔时有一大姓婆罗门。家中巨富无与等者。忽患重病。医人瞻之须人眼睛。合药疗愈。时大长者。即令僮仆。行於衢路高声唱言。谁能忍痛。卖双眼睛。当与千金。库藏珍宝。任意所须。终不吝惜。颠倒女人闻此语已。心大欢喜。而自念言。我今纵佛闻长寿经。灭除恶业。心以了了。悟诸佛性。又得远离无常杀鬼诸地狱苦。我当碎身报佛慈恩。高声唱言。我今年至四十九岁。纵佛闻法。名长寿经。今欲碎身。不惜躯命。写长寿经四十九卷。欲令一切众生受持读诵。我须卖眼。将写此经。我眼无价任汝与值。时天帝释化作四十九人。至颠倒所。我愿为汝书写是经。令汝见已。当任卖眼。时颠倒女庆幸无量。削骨为笔。身肉支解。以血为墨。供给书人。於七日中,书写经竟。诸为写已。白颠倒言。向来所许两眼睛时。我等功毕。愿付我等。
持卖与婆罗门。尔时颠倒即命旃陀罗者。汝可为我剜出眼睛。当令四十九人分汝一分。时旃陀罗依法欲剜。四十九人齐唱言。希有希有。不可思议。此颠倒女。削骨出血。疮秽能忍。不惜身命。书写此经。我等云何而取眼睛。以慈悲心。白颠倒女言。我等终不贪汝眼睛卖婆罗门。愿汝得道。当济度我。唯愿我等。在在处处。当当来生。常得与汝同共一处。作善知识。宣说是经。救度一切罪苦众生。
  尔时难陀龙王等。以大威力。作诸幻术。盗颠倒经。於龙宫中受持供养。时颠倒女於须臾顷忽不见经。流泪哽咽而白佛言。世尊。我所碎身写长寿经。欲令流布一切众生。我今忽然不知所在。我心闷浊。愁毒难忍。
  普光如来告颠倒言。汝经是八部龙王请在龙宫受持供养。汝当欢喜。不须愁恼。善哉颠倒。汝当以此功德力故。尽此寿已。生於无色界天。受诸快乐。永不更作女人之身。尔时颠倒女人白佛言。世尊。我之所愿不愿生天。唯愿生生世世常遇世尊。佛心不退。在在处处。常为一切罪苦众生宣扬此法。
  普光告言。汝应妄语。颠倒又言。我若妄语。愿我依前无常鬼逼。我若实心。愿我身疮对佛除愈。於时颠倒以誓愿力。平复如故。普光如来告颠倒言。汝一心念佛。纵一佛国。至一佛国。汝即能见无量无边诸佛世界文字语言。不可宣说。尔时颠倒於须臾间得无生法忍。三藐三菩提心。
  文殊当知。普光如来。我身是也。颠倒女人。汝身是也。四十九人。新发意菩萨是也。我於无量旷劫已来。常以护身。常与汝等宣说此经。令一切众生所有恶业。闻此长寿命经半偈於耳。皆得消灭。今又更说。
  尔时波斯匿王。於其夜分。在王宫中。闻有女人高声号哭。哀恸难忍。悲不自胜。而自念言。我之深宫曾无是事。何故有是哀屈之声。於晨朝时。即敕所司。往城衢路。录求此女使奉王敕。寻得将来。其女惊愕。闷绝王前。王以冷水而洒其面。渐渐得苏。大王问言。昨夜号哭。审是汝不。女人答言。是我悲耳。王曰。何故怨哭。谁之屈汝。女人答言。我之所恨。实无人屈。唯愿大王听我所说。我年十四。嫁於夫家。经三十年生三十子。颜容殊妙。头绀青色。唇赤如朱。齿白如玉。身体盛爱。如春中花。我之恋惜。犹如髓脑。亦如肝肠。甚於性命。此子长大。不过一岁。於秋夏时。便弃我死。其最后儿。甚是我命。今现垂困。命将欲终。我昨夜号哭。因此悲耳。
  尔时大王闻此语已。深大愁恼。所有百姓。依因於我。若不救护。非名国王。即集群臣。其相论议。王有六臣。一名见色。二名闻声。三名香足。四名辨才。五名随缘。六名易染。而白王言。童子初生。当作七星二十八宿神壇延命方免斯苦。唯愿大王告敕天下。尔时有一智臣。曾於无量佛所种诸善根。名曰定慧。前白大王。大王当知。六臣所言。非能免苦。今有大师。字瞿野氏。号悉达多。无师自悟。今得成佛。在耆阇崛山说长寿经。唯愿大王彼听受。若闻此经半偈於耳。百劫千生所有重罪无不消灭。一切童子闻经於耳。虽未悟解。以经功德。自然长寿。波斯匿言。我昔曾闻六师所言。瞿昙沙门。学日浅薄。黄颔小儿。其年幼稺。六师经中。妖祥幻化。瞿昙是也。若有崇者。多失正道。尔时定慧以偈白王。
    释迦牟尼天人师 曾於无量劫苦行
    今得成佛转法轮 还依过去诸佛说
    不达一切众生愿 慈悲大力救群迷
    见佛如龟值浮木 亦如最妙优昙花
    唯愿大王往听法 不信外道六师言
  尔时定慧说是偈已。以神通力。从地踊上。升於虚空。高七多罗树。即於王前作诸呪术。於一念顷。令须弥山。及大海水。入於心中。安然无碍。波期匿王见是事已。叹言希有。冥善知识。前礼定慧。白定慧言。汝师是谁。定慧答言。我师是释迦牟尼佛。今现在王舍大城阇崛山说长寿灭罪经。王闻此语。心大欢喜。即以国事暂委定慧。与无量眷属大臣长者。四马宝车。前后围绕。并此女人。及其童子。齐持花鬘。百种供养。至王舍城耆阇崛山中。除诸仪饰。达佛七币。合掌顶礼。散花供养。具以上事而白佛言。
  尔时世尊告波斯匿王。此女人者。於过去世时。身为后母。心生嫉妒。和合毒药杀前妻儿三十之子。此子被杀。各发誓言。愿我生生世世常作其子。便即分离。令其苦切。生大悲痛。时此女人。今来得闻我说长寿命经一偈於耳。怨家债主从期永绝。
  尔时世尊告诸大众。童子受胎。魔王波旬即放四大毒蛇。六尘恶贼。止住其身。若一不调。命根即断。我有陀罗尼呪。善能增益诸童子寿。若有患苦。闻我此呪一经於耳。无不除差。能令恶鬼四散驰走。即说咒曰
    波头弥波 头弥提婢 奚尼奚尼 奚弥诸梨
    诸罗诸丽 侯罗侯罗 由丽由罗 由丽波罗波丽闻 
    制瞋迭 频迭般逝末迭迟那迦梨苏波诃 佛言。是陀罗尼呪文句。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为一切受胎出胎病患童子之所演说。七日七夜。烧香散花。书写供养。至心听受。所有重病。前身业障。皆得消灭。
  尔时医生菩萨。名曰耆婆。前白佛言。世尊。我为大医。疗治众病。诸小童子。有九种病。能短其命。何者为九。一者父母非时行於房室。二者初产。令血秽地。地神不居。恶鬼得便。三者初产不去脐间诸小毒虫。四者不以兜罗软绵拭其胎中秽血。五者杀生害命而为欢宴。六者其母食一切诸杂冷果。七者童子有病。餧其杂肉。八者初产。子母未分。令诸不祥见产生处。未分解者能令母死。已分解者令童子死。何谓不祥。若有人眼见一切死尸。及诸变怪。眼不净故。名曰不祥。若以牛黄真珠光明砂蜜未微尘定童子心。能免不祥。九者夜行。被恶鬼打之。一切童子。若能慎是九事。终不至死。
  尔时天魔波旬有他心智。在魔宫中。知佛说此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呪。心大忿怒。发大恶声。愁忧不乐。魔有三女。前白父王。未审大王何故愁恼。父王答言。瞿昙沙门。今在王舍大城耆阇崛山。为无量无边众生说长寿经。流布一切众生。得长寿乐。侵我境界。我恶心起。我今欲将诸眷属等。一切魔兵。而往讨之。纵使不能止得瞿昙。我今威力。止塞诸天。及大众耳。不令闻佛说长寿经。时魔三女以偈谏父。
    天魔波旬有三女 稽首前白父王言
    瞿昙沙门天人师 非是魔力能禁止
    昔日在於菩提树 初坐吉祥法座时
    我等三女巧媸妍 诸天女中为第一
    百种姿态拟欲之 菩萨都无染著急
    观我三女如老姥 今成正觉菩提师
    父王弯弓作恐怖 诸兵器仗币虚空
    菩萨观如童子戏 一无惊瞿退败心
    今日道成为法王 唯愿父王息恶意
  尔时魔王波旬闻女说偈。将诸眷属。私自平章。我当与汝同往佛所。善巧方便而逡巡之。诈受佛降。令佛信用。若得信者。当作种种一切

魔事而障此经。即典眷属同诣佛所。达佛七币。而白佛言。世尊说法。无疲劳耶。我今将领诸魔眷属来听长寿命经。为佛弟子唯愿世尊不达我顺。
  尔时世尊呵责魔王。汝在本宫。心生忿怒。设得来此。诈作逡巡。我之法中。不容汝诈。时魔波旬羞愧交集。敛容无色。而白佛言。世尊。是我愚计。实行诈法。唯愿世尊。以大慈悲恕我愆犯。我今得闻长寿经护诸童子陀罗尼呪。我发誓愿。若后末世。有受持此经。书写读诵。所在之处。我当拥护。无令恶鬼伺求其便。设使地狱。若有罪人。须臾之间。忆念此经。我当以大神力取大海水。灌注罪人。令大地狱如莲华池。
  尔时复有飞腾罗刹。食童子罗刹等。而为上首。与其同类诸眷属等。从空中下。达佛千币。白佛言。世尊。我於无量劫来受罗刹身。我之眷属。如恒河沙。各为饥饿之所逼切。於四天下。唯噉在胎。及初生童子血肉。我等眷属。伺候一切众生。夫妇交合食噉其精令无胎息。或在胎中。我亦随入。伤胎食血。初生七日。我等专伺其便。断其命根。乃至十岁。我等眷属变作种种诸恶习毒虫。入童子胎。食其五脏所有精血。能令小儿吐乳下痢。或疳或疟。眼肿水腹。乃至渐渐断其命根。我等今闻世尊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经。奉世尊敕。令我眷属。饥饿所逼。不敢食噉。
  佛告罗刹。汝等当受我之禁戒。令汝得舍此罗刹身生天受乐。
  佛告大众。若有童子受患苦者。令其慈母。分乳微尘。与虚空中。施诸罗刹。并清净受持此长寿命灭罪陀罗尼经。书写读诵。病则除差。时罗刹众甚大欢喜而白佛言。审得生天。我等眷属终不能侵诸童子乳。乍食铁丸。终不能食诸童子血。於佛灭后。有能读诵受持此经处者。设有恶人恼是法师。或有恶鬼恼诸童子。我等当执佛金刚杵而卫护之。不令恶鬼而得其便。
  尔是一切诸天王大王。并其眷属。一切龙王。一切夜叉王。阿修罗王。迦楼罗王。紧那罗王。摩睺罗伽王。薜荔多王。毗舍遮王。富单那王。乃至迦吒富单那等一切诸王。各并眷属。礼拜於佛。同心合掌。作如是言。世尊。我等从今。在在处处。若有比丘比丘尼。诸优婆塞优婆夷。但有受持此长寿经书写处者。我等眷属。常当卫护。我等诸王。驱策恶鬼。若有恶鬼。恼诸众生。令患苦者。若能清净书持是经。我等诸王。禁摄诸鬼。不令加害。被横死苦。尔时牢固地天。从座而起。作如是言。世尊。若佛弟子受持此长寿灭罪护诸童子经者。我等地天。常出地味。滋润彼人。令其身中增益寿命。我等常以种种金银。种种资生。种种谷米。具足供给此信心人。令无乏少。身得安稳。无有愁恼。心常欢喜。得好福田。无令恶鬼断其命根。若诸童子。生一七日。我等地神。当拥护之。无令断命。
  尔时众中金刚力士复白佛言。世尊。如来说此长寿命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呪经已。诸大檀越。并眷属众。各各发心。护持读诵书写是经。供给所须。无令乏少。我闻大德婆伽婆说吉祥章句大神力呪。若众生生一闻於耳。百劫千生终不短命。得寿无量。无有病苦。虽有四魔。不能忤乱。增长寿命。满百二十。不老不死。不退不没。一切佛子。苦患重病。闻此呪者。即免诸鬼之所夺命。即说呪曰。
  一、多地夜他。二、旃达利。三、旃达啰毗提。四、旃达啰魔吽。五、旃达啰跋帝。六、旃达啰不梨。七、旃达啰阇移。八、旃达啰底梨。九、旃达吠咩。十、旃突喽。十一、旃达啰婆啰吇。十二、旃达啰勿达梨。十三、旃达啰婆地移。十四、旃达啰婆咩。十五、旃达啰佉祗。十六、旃达啰庐寄。十七、蒌婆呵。
  佛言。善哉善哉。金刚力士。汝今能说此护诸童子吉祥神呪。汝当为一切众生之大导师。文殊当知。如是神呪。过去诸佛之所宣说。建立守护。善能增长天寿命。能除一切罪垢恶见。能护一切持经之人。延其寿命。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法王之子。我灭度后。浊恶世时。若有比丘。破我禁戒。亲比丘尼。及诸处女。并二沙弥。饮酒食肉。奸淫炽盛。为诸白衣之所轻贱。毁灭我法。经营世俗不净之事。无惭愧心。犹如木头。当知此等。是五逆人。非我弟子。是魔眷属。名曰六师。此比丘等。於现世中。得短命报。比丘尼等亦复如是。若能忏悔。不更复作。受持此经。即得长寿。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若有菩萨诽谤他人。自赞其善。方等经典不傅付入。如是菩萨。是魔伴侣。非真菩萨。若能至心受持此经书写读诵。即得诸佛不坏常身。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若有国王。杀父害母。诛斩六亲。不依王法。广兴兵甲。侵讨他国。忠谏之臣枉遭形戮。奸欲炽盛。违先王法。破塔坏寺。焚烧经像。水旱不调。因王无道。国界饥饿。疾疫死亡。如是国王。现世短命。死入地狱。堕大阿鼻。若能书写是经。流通供养。至诚忏悔。依先王法。即得长寿。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若有大臣。及诸官属身请天禄。无惭愧心。诌妄不忠。专行矫诈。贼臣危害。国土不安。设使临人。不行国法。侵剋百姓。恣意贪残。横杀无辜。取他财富。轻慢经典。魔障大乘。如是等人。现世短命。堕大阿鼻。无有出期。若能忏悔。受持此经。书写读诵。即得长命。永守天禄。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有优婆塞。及优婆夷。信邪倒见。不信正法大乘经典。如是众生。纵有无量百千金银。而怀悭惜。唯求财利。不能布施。救乏一切贪苦之者。不能书写十二部经。受持读诵。免无常恶道之苦。如是之人。宅舍虚耗。灶下乌现。蛇入卧堂。狗忽上舍。鼠百种鸣。诸野禽兽竞来入宅。百种魑魅名之为怪。以见怪故。心得烦恼。因烦恼集。得获短命。若能受持书写是经。流通读诵。即能摧破如是等怪而得长命。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一切众生。男女成就。以怜愍故。而得心病。何以故。或男成长。被充兵役。如是王法。制不由已。父母念之。名为心病。或女成长。配嫡他门。而被轻贱。违夫妇道。父母念之。名为心病。为心病故。愁忧苦恼。愁恼病集。现世短命。若能书写受持此经。得长寿命。以经力故。姻亲和顺。心病消除。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一切从生。无慈悲心。杀生害命。食噉一切众生十种身肉。文殊当知。如杀父母。如食六亲。或因杀命。而复伤胎。为是事故。现世短命。设使夫妇交合之时。被恶罗刹食噉其胎。令无子息。若能书写受持是经。即免斯苦。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一切众生。不知宿命。暂得人身。谓为快乐。更相诽谤。或恃权豪。种种恶心。规他性命。不信经典。我慢大乘。如是之人。现世短命。若能至心忏悔。调柔其心。书写是经。受持读诵。以善根力。得长寿命。设使病患。终不横死。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一切众生。或奉王敕。或父母教。而於他国。及险道处。以商为业。求诸珍宝。为财利故。我慢贡高。围基六搏。亲近淫女。交恶知识。不用王敕。及父母诫。嗜酒耽淫。丧身殒命。设得财宝。为酒迷浊。不知道路通塞之处。后被诸恶贼劫夺其财。因以害命。若能书写是经。广以誓愿。所在之处。恶贼退散。生欢喜心。诸恶毒兽不能娆害。身心安稳。多获宝货。以经力故。得长寿命。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一切众生。以恶业故。死入地狱。从地狱出。得畜生身。设得人形。六根不具。聋盲喑痖。癃残背瘘。受女人身。不识经字。设是男子。为恶业故。痴愚暗钝。不能转读此长寿经。心生愁恼。以愁恼故。名为心病。以心病故。现世短命。若能令善知识书写是经。自取而转。从初至末。一心顶戴。以至诚故。功德无量。如此恶业。不更复受。此人现世得长寿命。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若有众生。死亡之后。从一七日。乃至七七日。所为亡都建造诸福功德七分。亡者所得唯获其一。若能生在之时。於七七日停止家事。书写是经。香花供养。请佛迎僧。设生七斋。所得功德如恒河沙。此人现世得长寿命。永离三涂诸恶道苦。若已亡者。缘身资产建福。七分并获。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一切众生。不孝五逆。无慈悲心。而於父母。无恩爱情。而事六亲。尔时行道天王达四天下。种种音乐。将诸眷属。於三斋月。到阎浮提。若有一切众生横被诸病。行道天王为除恶鬼。令得除愈。众生不孝。嫉妒造恶。行病鬼王即以恶气嘘而病之。令得瘟疫一切重病。若势若冷。虚劳下虐。邪魔鬼毒。及恶癞病。若能於岁一日。烧香散花。清净身心。书写是经。乃至七日。请佛迎僧。清斋读诵。以是善根。终无疾疫。无疾疫故。得长寿命。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众生薄福。其劫欲尽七日并照。设无七日。国王无道。令天炎旱。大地所有药木丛林。一切百谷。甘蔗花果。将欲枯花。若有国王一切众生。能受持读诵此经典者。难陀龙王。及婆难陀龙王等。怜愍众生。从大海水。降注甘雨。一切丛林。百谷草木。滋荣众生。以此经力。得长寿命。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一切众生。斗秤欺诳。不义得财。以其罪业。死入地狱。从地狱出。受畜生身。所谓牛驴象马猪狗羊等一切禽兽。蚊虻虱蚁。若有菩萨摩诃萨。以慈悲心。於畜生等。及虻蚁前。转读此经一经於耳。此经力故。随类皆解。此等畜生。舍此身已。得生天乐。若有菩萨。无慈悲心。不能广说此经典者。非佛弟子。是魔伴侣。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浊恶世时。一切众生。心生欺慢不信经典。毁皆我法。若有说法之处。无心听学。以此罪业。现世短命诸地狱。若有讲说此长寿经处。一切众生能往听者。或能劝他分坐与坐。此人是佛栋梁。得长寿乐。不经恶道。转此经法。清净立壇。随室大小。
  复次文殊。我灭度后。一切女人。身怀胎娠。杀一切命食诸鸟卵。为无慈愍心。现世得短命报。临生产难。以产难故。能断其命。或是怨家。非善知识。若能广发誓愿。书写是经。即令易产。无诸灭障。子母安乐。须男须女。随愿得生。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菩萨。我今说此长寿灭罪十二因缘佛性经时。过去诸佛之所其说。若有众生受持读诵。多获福利。尽其寿命。满百二十。临舍化时。不被风刀诸一切苦。以佛性故。得金刚不坏诸佛常身。湛然清净。念念坚固。常有菩萨。一名观世音。二名大势至。乘五色云。六牙白象。持莲花台。迎念佛者。生不动国。自然快乐。不经八难。文殊当知。愚痴众生。不觉不知。寿命短薄。如石火光。如水上泡。如电光出。云何於中不惊不懼。云何於中广贪财利。云何於中耽姓嗜酒。云何於中生嫉妒心。如此生死。流浪大海。唯有诸佛菩萨能到彼岸。凡夫众生定当沦没。无常杀鬼来无时节。纵有无量无边金银财宝。情求赎命。无有是处。众生当知。须观此身而生念言。是身如四毒蛇。常为无量诸虫之所唼食。是身臭秽。贪欲狱缚。是身可恶。犹如死狗。是身不净。九孔常流。是身如城。罗刹处内。是身不久。当为乌鹊饿狗之所食噉。须舍秽身。求菩提心。当观此身舍命之时。自汗流出两手横空。楚痛难忍。命根尽时。一日二日至于五日膨胀青瘀脓汗流出。父母妻子而不喜见。乃至身骨散在於地。脚骨异处。髆骨骴骨。腰骨肋骨。脊骨项骨髑髅。各各异处。身肉肠胃。肝肾肺脏为诸虫数。云何於中横生有我。生存之时。金银珍宝。钱财库藏。何关我事。若有众生。须免此苦。当须不惜国城妻子。头目髓脑。书写是经。受持读诵诸佛秘藏十二因缘。流通供养。念念成就。当得三藐三菩提心。难可沮坏。终不中夭。被横死逼。
  佛於大众中说此十二因缘佛性法时。一切大会。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龙八部。人非人等。波斯匿王。并其眷属。薮如恒沙。皆得三藐三菩提心。无生法忍。叹未会有。一心顶礼欢喜奉持。
佛说长寿灭罪获诸童子陀罗尼经
这部经,是我阿难亲自听闻佛所讲的。
  佛说这部经之时,地点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当时在会的常随众弟子,有一千二百五十多人,还有来自各方的大菩萨,一万二千之多,及许多天龙、八部、鬼神、人非人等,一齐听佛宣讲。
  当时,世尊在说法之前,先於其面门,以自在神力放出种种光。其光有青、黄、赤、白等色。一色之中,有无量化佛。每一化佛,能作不可思议佛事,能化无量无边化菩萨,一一化菩萨,都在赞叹歌颂佛之功德。佛所放之光,微妙难以测量,上至非非想处天,下至阿鼻地狱,无不普遍照耀。遇到佛光照耀之众生,自然懂得念佛,皆得方便禅定,能登初地果位。
  当时,在法会之中,有四十九位新发菩提心之菩萨,都想向佛请求问长寿之法,但不懂得如何请问。当时,文殊师利菩萨知晓他们的心意,便从座位起来,偏袒右边肩膊,恭敬地向佛合掌,代四十九位菩萨向佛请问:“世尊!我知法会之中有疑难而不懂发问之人,所以愿意代他们向佛请问,但愿世尊允许我说。”
  佛说:“很好,很好,文殊师利,他们有甚麽疑惑,你只管代他们问吧!”
  文殊师利菩萨说:“世尊!一切众生,於生死海中,造下种种恶业,从无始劫以来,在六道中不断轮回,虽然得到人身,却得短命之报。如何可以令一切众生,消灭一切恶业,使寿命增长?但愿世尊为他们说长寿灭罪之法!”
  佛说:“文殊!你大慈悲无量,愍念一切罪苦众生,为他们问长寿灭罪法,可惜,若我详细说出,恐怕一切众生不能信受行持。”
  文殊师利菩萨重新向佛说:“世尊!你是大智慧之人,是天人之导师,是一切众生之大慈父,你是大法王,能以一种声音演说一切妙法。为了哀愍福荫一切众生,祈请世尊广说此法!”
  於是,佛便微笑地向大众说,你们要专心细听,我现在就为你们广说:
  在过去世时,有一个世界名叫无垢清净,其世界中有一尊佛出世,名普光正见如来。又名应供,又名正遍知,又名明行足,又名善逝,又名世间解,又名无上士,又名调御丈夫,又名天人师,又名佛,又名世尊。这位佛被无量无边的菩萨大众,恭敬围绕。
  那佛在世之时,有一位在家学佛的女人,名叫颠倒。她哀求佛允许其出家,悲伤啼哭地向佛说:“世尊!我造下深恶罪业,想求忏悔,改过向善,唯愿世尊听我详细说出!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家境不许我有儿息,所以我用药物将腹中足八个月的胎儿杀死,堕下的胎儿人形具足,四肢健全。后来有一位智者来对我说:“故意堕胎之人,现世便得重病,及寿命短薄之报;死后还要堕阿鼻地狱,受极大痛苦。”我听后十分恐惧,追悔莫及!唯愿世尊你以大慈悲之力,拔我於深渊,为我说解救之法,允许我出家,使我免受大苦!”
  於是,普光正见如来对颠倒说:“世间上有五种恶业,即使忏悔也难消灭。是那五种呢?一者杀父、二者杀母、三者杀胎、四者出佛身血、五者破坏和合僧团。这五种罪恶之业,难得消灭。”
  颠倒女人听后,更是悲切哭泣,泪如雨下。哽咽着向佛五体投地,转伏佛前,再次向佛说:“世尊!你大慈悲,救护一切众生,祈求世尊怜愍,为我解说获救之法!”
  普光正见如来再对她说:“你所作的恶业,应堕阿鼻地狱,无休止地受大痛苦,在热地狱中,遇到寒流风吹来,罪人骤然受寒;在寒地狱中,遇到热风吹来,罪人骤然受热。在无间地狱,虽无此间歇性的暂寒暂热,却有大猛火燃烧,由上烧彻下,再由下烧彻上。四面是铁围墙,还安上铁网。东西南北四门,都有大猛烈火燃烧着。无间地狱的罪人,身长八万由旬。虽然只有一人,其身亦遍满狱中;若是多人,其身亦一样遍满狱中。罪人遍身都有大铁蛇,使其痛苦甚於大猛火。铁蛇或从口入,而由眼耳出。或将罪人之身周围缠绕。罪人之肢节常出猛火,还有铁鸦啄食其肉;或有铜狗咬切其身;更有牛头狱卒,手执兵器,发出如雷车霹雳的恶声说:“你故意杀胎,应当受此大痛苦,从此劫到另一劫,不得休息!”这种苦报,我若妄说骗你,便不名为佛。”
  这时,颠倒妇人闻佛说完,悲痛闷绝,仆倒於地,后渐苏醒,再向佛说:“世尊!是否唯我一人受此痛苦?抑或一切故意堕胎的女人,都要受此痛苦?”
  普光正见如来对颠倒女人说:“你的胎儿人形具足,在子宫内犹如地狱,又如大石压身,母亲若食热的东西,胎儿便如处热地狱;母亲若吃冷的东西,胎儿就如处於寒冰地狱,终日被痛苦煎熬。你自己无明火起,情绪烦燥,即起恶念,故意服毒堕胎。你造下这种恶业,自然要堕阿鼻地狱。无间地狱之罪人就是你的伴侣。”
  颠倒女人听后,悲苦号哭,再向佛说:“我曾听有智慧之人说过,不论造下甚麽恶罪,只要值遇佛陀及清净僧人,恳求忏悔,改恶迁善,罪业便得消灭。设使命终已堕入地狱,若得在生眷属为其作善修小福,死者还得生到天上,是否有这样的事呢?恳请世尊为我解说!”
  普光正见如来对颠倒女人说:“不错,若有众生造下各种重罪,得遇佛陀及清净僧人,能至诚恳切忏悔,以后不见重犯,罪业得消灭。设使命终之后,若得其在生的六亲眷属,为其礼拜佛僧,在七日之内,能读诵大乘经典,烧香散花供养三宝。冥间之差使便会持五色神幡,去到阎王殿,有许多鬼卒绕在幡前幡后,歌咏赞叹,用微妙柔和之声向阎罗王报告说:“此亡者是积善之人。”阎罗王见五色幡旗至,心中便生大欢喜,高声唱出“愿我有罪之身,亦同他一样积善。”即时,所有地狱都变成清泉,刀山剑树都变成莲花,一切罪人皆得舒畅快乐感受。若是另有亡者,不信佛法,不诵读大乘六经典,无孝敬心,无慈悲心,又信外道邪见,在七日之内,又无在生之眷属为其修善修福。於是,冥间的差使便持黑色旗幡,更有无量恶鬼跟着,同向净罗王报告:“此亡者是积恶之人。”阎罗王一看见黑色旗幡,立即瞋怒,恶声震裂殿宇。随即将罪人押下十八层地狱,或迫其上剑树刀山,或要其卧铁床抱铜柱,或将其舌拔下以牛梨之,或用石碓捣其身体,石磨辗磨其骨肉。在一日之中便有万次生死,然后再辗转堕到阿鼻地狱,更受极大的痛苦,一劫一劫永地休止地受苦。”
  普光正见如来还未说完,忽然空中发出心胆俱裂的大恶声,叫唤颠倒女人说:“你故意杀儿堕胎,应受短命之报。我是鬼差大使,特来追捕你归案。”
  颠倒妇人惊慌错愕,悲泣地抱住如来双足,哀求说:“唯原世尊为我广说诸佛的大法藏,及灭罪的方法,那我才能死得眼闭!”
  当时,普光正见如来,以佛之威德神切,与鬼差说:“无常杀鬼,我现在要为颠倒女人说长寿灭罪经,你且等待片刻,自然会有不同的景况出现。你也应当留意细听,我亦曾为你说过去诸佛所说的秘密法门,长寿灭罪经,令你们远离恶道。”
  普光正见如来说:“颠倒,你应当知道,此无常杀鬼是无人情讲的,纵使你用无数的金银琉璃,砖磲赤珠,玛瑙等宝,去贿赂他,以赎性命,也是枉费心机。即使贵为国王、王子、大臣、长者等,恃者威神势力,也奈何不了无常杀鬼取其宝贵性命。颠倒,你应该知道,唯有一个佛字能断没命之苦。颠倒,世上有两种人,甚是希有难得,有如优昙花,很难值遇其开放。第一种:是从来不行恶法造罪业之人;第二种:是知罪即能忏悔改过之人。这样的人,甚是希有可贵。你能在我面前诚心忏悔,我当然要为你说长寿灭罪经,令你得免无常恶鬼追捕之苦。颠倒,我告诉你知,在未来的五浊恶世中,若有人杀父害母,故意堕胎,破坏佛塔佛寺,出佛身血,破坏和合僧团等,便是造下五逆重罪,应当要堕无间地狱,受极大痛苦。此等五逆众生,若能受持这部长寿灭罪经,书写读诵,或自己亲笔书写,或委托别人写,这样也能灭罪,得生梵天享受天福。何况你现在得亲见我?还好,你於无量旷劫前曾种下不少善根,加上现在又擅於请问,又能殷勤忏悔,所以不久便能转无上法轮,能度无边生死大海,能与天魔波旬战斗,能摧碎天魔所立之胜幢。你要专心听着,我依过去诸佛所说的十二因缘法,对你解说一次。
  一切众生,实是本来清净,由於过去一念无明妄动,便有行为造作,有行为造业便有入胎之识。有入胎之识便有现生之胚胎,有了胚胎便具备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出胎后,六根就会有六种触觉,有六种触觉便有六种感受。有感受便懂得爱,懂得爱之后,就会执着,极力去夺取,有所夺取,便会形成未来世之业因。有了未来之业因,就会领受来世之生。有生就必然会有老死,及一切忧愁悲伤苦恼。这就是十二因缘的顺生门。若是没有无明妄动,那里会有行为作业?没有行为作业,那里会有入胎之识?没有入胎之识,那里会有胚胎这个色身?没有色身,就不会有六根存在。没有六根,就不会有六种触觉。没有触觉就没有感受。没有感受便没有爱。没有爱就不会有执着夺取。没有执着夺取,就不会有未来生之业因,没有未来生之业因,就不会有未来世之生。没有生,就不会有老死,及忧伤悲苦。这就是十二因缘的还灭门。
  颠倒,你要知道,一切众生不能观察十二因缘之法,是故轮转於生死苦海中。若有人能观察十二因缘之法,即是能见宝相法。能见实相法者,即是见佛。见佛者,即是见佛性。何故这样说呢?因为一切诸佛,都以此十二因缘法为法性。你现在得闻我说此十二因缘法,即得到佛性清净,堪为佛门法器。
  我现在再为你说一真实道,你应当思惟守护一念。一念者,即是菩提心,菩提心者,又名为大乘心。因为众生根性不同,故诸佛菩萨分别说为三乘。你应当念念常懃守护这个菩提心,切勿令其忘失。纵使色、受、想、行、识五阴炽盛、地水火风四蛇吞噬,贪瞋疑三毒发作,色声香味触法等六贼入侵,以及一切妖魔来恼害,你都不能动摇改变这颗菩提心。有了这颗菩提心,你的身体就有如金刚坚;心,就有如虚空一样,别人难以破坏。菩提心坚固,即能得无上正等正觉,即是具常、乐、我、净涅槃四德,有了涅槃四德,生老病死,一切地狱便与你绝缘。这样,无常杀鬼自然不会追捕你归案。”
  普光正见如来说完,虚空中的鬼差使便想,听世尊所说的法要,地狱也会变成莲花池一样清净。我何不舍弃此鬼境界?於是,他便对颠倒女人说:“你证得圣道之后,勿忘来化度我!”
  接着,普光正见如来再对颠倒女人说:“我已为你说了十二因缘法,现在再为你说六波罗密,亦即是菩萨所修的六度,何谓六度?第一、要广为布施,布施能度悭贪。第二、要坚守戒律,戒律师能度毁犯。第三、时时忍辱,忍辱能度瞋恚。第四、常行精进,精进能度懈怠。第五、勤修禅定,神定能度散乱。第六、深明智慧,智慧能度愚痴。六度具足方能到达彼岸,缺一不成。还有一首过去诸佛成佛之偈,你应当喜欢奉行。”偈曰:
    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
  当时,颠倒女人闻法后十分欢喜,自心豁然明净,了了而悟。以佛的神力加被,升於虚空,有七棵多罗树那麽高。她於虚空中安心静坐。
  那时,有一位大姓婆罗门,家中巨富,无人可比。一天忽然患上重病,经医生诊断,须要人的眼睛混和草药方能治愈。於是,大富长者即令僮仆於于大街小巷高声唱出:“那一个人能忍受痛苦,挖双眼睛出来卖?高价收购,金银珠宝任君所须,任意所取,决不吝惜食言!”
  颠倒女人於虚空中听闻此语,心中大喜,即便思惟:我现在听闻佛讲了长寿灭罪经,灭除诸恶罪业,心已了悟诸佛性,得以远离无常杀鬼及地狱之苦。我应该粉身碎骨报佛慈恩。想罢高声唱出:“我今年四十九岁,得闻佛说长寿灭罪经,我愿不惜躯命,碎身而写长寿灭罪经四十九卷,希望令一切众生受持读诵。我必须卖眼,以作写经之费用。我双眼没有一定价值,随便你出心给我多少也可以。”
  这时,天帝释化作四十九人,来到颠倒女人之家说:“我们愿为你写此经,让你见过之后才卖眼,你认为如何?”
  真女人庆幸异常,无限欢喜。立即将身肉支解,取一根骨头削成笔形,以血作墨,供人书写。经过七日,才将经写完。天帝释所化之人,便对颠倒说“你对我们所许下的诺言,希望你能兑现。现在我们已经写完,让你看过之后,该挖眼睛给我们了吧?让我们拿去卖给婆罗门。”
  於是,颠倒女人便命一位姓旃陀罗的人,为她挖去双眼,还叫四十九人卖得之钱,分一份给旃陀罗。旃陀罗正想下手挖眼,四十九人齐声喝止,并赞叹说:“希有难得!希有难得!不可思议!此颠倒女人削骨出血,不惜身命,伤痛能忍,为的是书写此经,我们怎麽能忍心挖取她的眼睛?”因而慈悲地对颠倒女人说:“我们现在不须要你的眼睛卖给婆罗门,但愿你得道后,先来救度我们!我们更希望生生世世,不论在甚麽地方,都和你共同一起,作善知识,宣说此经,救度一切罪苦众生。”
  这时,难陀龙王,以神通力化诸幻术,将颠倒女人之经盗回袭宫,受持供养。颠倒女人在顷刻之间,忽然不见此经,急得流泪哽咽奔到佛所而向佛说:“世尊!我不惜身命,碎肉挖骨写长寿灭罪经,原意希望广传一切众生。但现在该经忽然不知所踪?使我心中极为愁闷,有如毒箭伤身一样难忍。”
  普光如来对颠倒说:“你的经是八部龙王,请在龙宫中受持供养,你应该欢喜才是,不用忧悉苦恼。颠倒,你这样做很好,当你寿命一尽,必会乘此功德生到无色界天,享受天福快乐,永不作女人之身。”
  这时,颠倒女人向普光正见如来说:“世尊!我之所愿,非是生到天上享福,唯愿生生世世值遇世尊,菩提心不退。在在处处,常为一切罪苦众生宣扬此法。”
  普光正如来说:“你是在说妄语?”
  颠倒女人说:“我所说的若是妄语,愿我如前被无常杀鬼追逼;若我所说是真实不妄,我身上的伤损,在佛面前立即平复如故!”颠倒发愿完后,身体即时痊愈如初。
  普光正见如来对颠倒说:“你若一心至诚念佛,就可以从一佛国到一佛国,能见无量无边诸佛世界,能懂诸佛世界不可思议宣说的语言文字。”
  当时,颠倒女人於瞬息间,即证得无生法忍,又名无上正等正觉的菩提心。
  这时,佛说:“文殊,你应该知道,昔日的普光正见如来,就是我的前身;颠倒女人就是你的前身。四十九人,即是眼前四十九位新发菩提心的菩萨。文殊,我於无量旷劫以来,当为你们宣说此经,及护身之法之法。欲令一切有罪业的众生,闻此知寿灭罪经半偈於耳,诸罪皆得消灭。何况现在又重新宣说!”
  那时,波斯匿王在王宫中,约半夜时分,听闻有女人高声号哭,哀恸震天,悲不自禁。因而自忖:我之深宫应无甚麽事发生,何故会有如此哀屈之声?
  等到天亮,波斯匿王立即派人往大街小巷寻找哭声,王之使者将女人寻获,并带回王宫。女人惊慌错愕,闷绝昏迷倒地,匿王命人以冷水洒其面,女人渐渐苏醒。匿王问她:“昨夜悲哀恸哭,大概就是你吧?”
  女人回答说:“是,昨夜是我在悲哭。”
  匿王问:“你何故如此哀伤痛苦,是谁欺负你?”
  女人回答:“我之怨恨痛哭,并非有人欺负我,愿王听我陈说。我十四岁就结婚,三十年来,共生了三十个子女,个个样貌都非常可爱,唇红如朱,齿白如玉,天真活泼,有如春天的花朵。我爱惜他们如掌上明珠,亦如自己的心肝脑髓,我视他们比我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但他们一个个夭折弃我而死。现剩下最后一个,不过一岁大,他等如是我的命根,现在又眼巴巴看着他的性命垂危,快将舍我而去。故此,昨夜我禁不住悲育号哭!”
  匿王听后,十分愁恼,对女人深表同情。心想,所有百姓,皆依我而住,有如我的子女,若不救护,为她解危,就不名为国王。因而立即如集群臣,共同商议。其中有六位大臣,他们的名字是:一名见色、二名闻声、三名香足、四名辩才、五名随缘、六名易染。一齐向匿王禀告:“婴儿初生之时,应当作七星二十八宿神檀,求福延命,方免夭折之苦。原王将此方法敕告天下。”
  当时,有一位智慧大臣,曾於无量佛所种下很多善根,名叫定慧,上前向匿王禀告:“愿王明鉴!六位大臣所说的方法,决不能免夭折之苦。这种夭折之苦,唯有佛才能灭。这个佛就是现在的瞿昙氏,悉达多太子。太子无师自悟,彻证宇宙真理。现在耆阇崛山中,说长寿灭罪经,唯愿大王前往听受。若得闻此经半偈於耳,百劫千生所有重罪无不消灭。一切童子听到此经,虽未明悟了解,但以听经之功德,自然长寿。”
  波斯匿王说:“我昔日曾闻六师讲过,姓瞿昙的沙门,学道的日子非常浅薄,是一位羽毛未丰的黄毛小子,年少幼稚。六师经中说,妖祥幻化就是这个瞿昙小子。若有人崇拜他,多会失去正道。”
  定慧大臣立即以偈颂形式向大王禀告:
    释迦牟尼天大师,曾於无量劫苦行。
    今得成佛转法轮,还依过去讲佛说。
    不达一切众生愿,慈悲大力救群迷。
    见佛如龟值浮木,亦如最妙优昙花。
    唯愿大王往听法,不信外道六师言。
  这时,定慧大臣说完偈,以神通力从地踊起,升上虚空,有七棵多罗树之高。即时在大王面前作起咒术,於瞬息间,令须弥山及大海水入於心中,安然无碍。
  波期若王见此境像,惊叹希有,知道定慧大臣才是真正善知识。於是向前顶礼定慧大臣,并问他:“你的师父是谁?”
  定慧大臣回答说:“我的师父就是释迦牟尼佛。他现今在王舍大城耆阇崛山中,说长寿灭罪经。”
  匿王听后,心中无限欢喜。即时将国家大事,暂时委托定慧大臣处理。自己率领很多眷属、及大臣长者等,乘四马宝车,前呼后拥地向王舍城出发。并将该女人及其儿子也带去。到了王舍城耆阇山中,将鲜花及百种上好供品献上,除去身上的装饰,然后绕佛七周,向佛合掌顶礼,并散鲜花供养佛。然后将那女人这事向佛陈说一遍。
  即时世尊对波斯匿王说:“这个女人於过去世时,身为后母,因心生妒嫉,用毒药杀死正室的三十个儿女。那些被杀的儿女,都各自发誓说:“愿我生生世世都作其子女,出生后即便夭折分离,令其生大悲痛,苦切如肝肠寸断。”现在她来听我说长寿灭罪恶经,能将一偈入於耳中,她的怨家债主便从此永绝,不再寻仇。”
  接着,世尊又对法会大众说:“童子入胎时,魔王波旬即放四大毒蛇,六尘恶贼依附在其身中,若四蛇六贼有一不调和,童子命根即告断亡。我有陀罗尼咒,能增益童子寿命。若有患疾苦恼,闻我此咒历於耳根,患疾即得消除。此咒能令恶鬼四散驰走。”跟着随即说咒:
    波头弥波 头弥提婢 妥尼妥尼 妥弥诸梨 诸罗诸丽
    侯罗侯罗 由丽由罗 由丽波罗波丽闻 制瞋迭
    频迭般逝末迭迟那迦梨苏波诃
  佛说:“这个陀罗尼咒文句,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为一切入胎出胎,有病患之童子演说,经过七日七夜,烧香散花,书写供养,专心一意听闻受持,那麽,所有重病及前身业障,皆得消灭。”
  这时,医生耆婆菩萨上前向佛说:“世尊!我身为大医生,治疗一切病,那些小婴儿有九种病,足以断其小命。何谓九种病呢?一者、父母在不适当之时行房。二者、生产时令血污积了地,使地神不居,而恶鬼得便,乘虚而入。三者、生产时,没有清洁脐间诸小毒蠹。四者,生产时,不用消毒棉布拭抹胎中积血。五者、杀生害命而为欢宴其亲戚朋友。六者、其母怀孕及哺乳期间,吃各类生冷杂果食品。七者、童子有病之时,喂以各类肉食。八者、产妇分娩时,在产房内看见不祥境像,若脐带未断,则令母亲先死;若脐带已断,则令童子夭折。何谓不祥境像?如见一切死尸及一切古怪离奇不洁之像。因其眼不净故,所以名为不祥。若以牛黄、真珠、光明砂,磨成粉末,和蜜给童子服,能定其心神,能免有祥。九者、夜晚抱婴儿外出行走,被恶鬼打之。一切初生婴儿,若能审慎避免以上九种事,终不会夭折。”
  与此同时,在魔宫中的天魔波旬,因有他心通,知佛正在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咒,故心发大忿怒,出大恶声,忧愁不乐。
  魔王有三个女儿,看见父王震怒,焦燥愁恼。便趋前问父王:“未知父王为何事故,如此愁恼不乐?”
  魔王回答说:“那个姓瞿昙的沙门,现今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为无量无边众生说长寿灭罪经,还要将这部经广传现在未来一切众生,令一切从生得长寿乐。这样就侵损我的境界,叫我如何不起恶念?我现在要率领所有眷属,及一切魔兵前往讨伐。纵使不能阻止瞿昙沙门演讲这部长寿灭罪经,以我现今的神通威力,也可以
堵塞诸天及大众之耳,不令得闻佛说此经。”
  三个魔女听后,立即以偈谏父:
    三魔波旬有三女,稽首前白父王言。
    瞿昙沙门天人师,非是魔力能禁止。
    昔日在於菩提树,初坐吉祥法座时,
    我等三女巧便妍,诸天女中为第一。
    百种姿态拟欲之,菩萨都无染着意,
    观我三女如老姥,今成正觉菩提师。
    父王弯弓作恐怖,诸兵器仗币虚空,
    菩萨观如童子戏,一无惊惧退败心。
    今日道成为法王,唯愿父王息恶意。
  天魔波旬听女儿说偈后,便将所有眷属重新调配,私自重新计划,选出一些精英份子,对他们说:“我与你们同往佛所,诈作向佛投降,以种种方便善巧,取得佛的信任。若取得信任后,便伺机而用一切魔事,务求障阻此经广传。”说罢即与眷属同到佛所。绕佛七周后而向佛说:“世尊说法疲劳吗?我现在领诸眷属来听佛说长寿灭罪经,想成为佛弟子,唯愿世尊慈悲摄受,顺我心意。”
  世尊即时呵责魔王说:“你在魔宫时,已心生忿怒,计划来这里诈作往来行走,而伺机作一切魔事,我佛法中不会容你欺诈。”
    魔王波旬即时羞愧交集,收敛欺诈之颜容而向佛说:“世尊!我这些愚蠢的欺诈计谋,实是瞒不过你。唯愿世尊以大慈悲,宽恕我的罪行!我现在得闻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咒,我现发愿:若以后末世众生,有受持书写读诵此经,所在之处,我即当拥护,无令恶鬼伺机多方加害。假使已在地狱中的罪人,於顷刻间,能忆念此经,我以大神力取大海水,灌注罪人,令得清凉,使大地狱如莲花池。”
  这时候,有许多飞腾罗刹,食童子罗刹等为上首,与其同类诸眷属等,从空中而下,绕佛千周,而向佛说:“世尊!我们於无量劫以来,受罗刹身,我们的眷属有如恒河沙之多。各为饥饿之所逼迫,於四天下,唯一食噉胎儿和初生婴孩之血肉。我们的眷属专门伺候一切众生,待夫妇交合时,食噉其精,令其没有胎息,或随入胎中伤胎食血。或初生的头七天,我们专伺机会而断他命根。乃至十岁之内,我们的眷属会变作种种恶毒小虫,入童子腹中,食其五脏六腑及所有精血。能令小儿吐奶痢疾,或生疳癪或染瘧疾,或令其眼睛青蓝,水肿腹胀,以至渐渐断其命根。我们现在闻世尊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奉世尊敕命,使我们眷属虽然受饥饿所逼,再也不敢食噉胎儿及婴儿。”
  佛对罗刹鬼说:“你们应当接受我佛法之禁戒,能令你们舍此罗刹之身,得生天上享受福乐。”
  接着佛又对大众说:“若有童子受诸疾病苦患,教其慈母分少许乳汁,撒向虚空,施给一切罗刹。并以清净身心,受持这部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或书写读诵,病患立即消除。”
  所有罗刹听佛这麽说,生大欢喜而向佛说:“若真的生天,我们眷属终不侵害一切童子及其母乳,宁原吞铁丸,也不食童子血。於佛灭度后,若有人能读诵受持这部经,所在这处,假使有恶人恼害法师,或有恶鬼恼害诸童子,我们定会执佛的金刚杵而卫护之,不令恶鬼得到方便。”
  这是,一切诸天大王与其眷属,一切龙王、一切夜叉王、阿修罗王、迦楼罗王、紧那罗王、摩睺罗伽王、薜荔多王、毗舍遮王、富单那王、乃至迦吒富单那等,一切诸王,各有各率领其部下眷属,向佛顶礼,同心合掌齐说:“世尊!我们从今以后,不论在在处处,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但有受持比长寿灭罪经,或书写之处,我等眷属不常常卫护此人和所在之处。我们诸王能驱策恶鬼。若有恶鬼恼害众生,令其得患病苦,病者若能清净身心书写受持读诵此经,我等诸王摄伏一切恶鬼,不许其加害此人,令人横死,或令人死得痛苦。”
  这时,牢固地天也从座而起,向佛禀说:“世尊!若是佛弟子受持这部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我等地天常出地味滋润此人,令其增益寿命。我等常以各种金银、各种资财、各种谷米,具足供给此有信心之人,使他绝无乏少。令其身体健康平安,没有忧愁苦恼,心常欢喜得好福田,不让恶鬼断其命根。若初生婴儿在七日之内,我等地神当保护,无令他夭折断命。”
  接着,法会中的金刚力士兵也向佛说:“世尊!如来说完此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咒经之后,各大天王并其眷属,诸罗刹王,护法善神等,各各发心发愿,要护持读诵书写此经之人,供给所须,夫令他欠缺乏少。我曾问大德婆伽婆说吉祥章句大神力咒,若有众生,在生之时一闻於耳,百劫千生都不会短命,而且得福寿无量兼无病苦。虽然有四魔在身,但不能逆乱作崇,还得寿命增长,可达一百二十岁。更能达到不老不死的境地,得不退转的果位。一切佛弟子若苦患重病,得闻此咒,即可免诸恶鬼夺其性命。”金刚力士随即说咒:多地夜他。旃达利。旃达啰毗提。旃达啰魔吽。
    旃达啰跋帝。旃达啰不梨。旃达啰阇移。
    旃达啰底梨。旃达吠咩。旃突喽。旃达啰婆啰吇。
    旃达啰勿达梨。旃达啰婆地移。旃达啰婆咩。
    旃达啰佉祗。旃达啰庐寄。蒌婆呵。
  佛说:“很好,很好!金刚力士!你现在能说此护诸童子吉祥神咒,你将会成为一切众生之大导师。”
  佛转对文殊菩萨说:“文殊!你要知道这个神咒的威力,它是过去诸佛所宣说的,是为建立守护一切修行人。能增长人天寿命,能消除一切罪垢恶见,能护一切持经之人,增福延寿。”
  世尊又对文殊师利法王子说:“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比丘破坏我所建立的戒律,亲恋比丘尼及一切女子,或恋沙弥、沙弥尼,或食肉饮酒,奸淫炽盛,或经营世俗不净之事业,而且还心如木头而无惭愧。定必被世俗人所轻贱,因而毁灭我法。当知道一类比丘是五逆人,非我弟子;是天魔的眷属,是外道的六师。此一类比丘於现世会得短命报。若比丘尼破犯,亦同样受报。若能至诚忏悔以后不再重犯,更受持此经,即得长寿灭罪。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菩萨诽谤他人,而自赞其功德善美,不肯将大乘经典传授教人,这样的菩萨是魔伴侣,非真菩萨。若能至诚专心受持此经,书写读诵,即得诸佛的不坏金刚常身。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国王杀害父母,无理诛斩六亲,不依正法行事,无理与兵侵讨他国,忠臣劝谏反遭刑戳,自己却淫欲无度,违背先王所建立之正法,破坏塔寺,焚烧经像等,便会面临水旱之灾,风雨不调,国民饮饿,疾疫死亡。因国王无道,故此,现世会短命,死后即堕入大阿鼻地狱。若能书写此经流通供养,至诚忏悔罪业,依先王建立之正法行事,即得长命。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假若有大臣及一切朝廷命官,安享俸禄却不尽忠职守,又无惭愧心,专行矫诈,谄妄不忠,贪赃枉法,欺压百姓,滥杀无辜,恃权势任意取他人财宝,危害国家人民,加上轻慢经典,障碍大乘佛法广传。这样的人,现世会短命,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没有出狱之期。若能至诚忏悔,加上受持此经,书写读诵,即得长命,永保官位享受天禄。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居家学佛之善男信女,转信外道颠倒邪见,不信正法大乘经典,如这样的人,纵使有无量百千金银,而怀悭吝,却不断贪求财利。有钱而不去布施救济一切贫苦之人,又不能书写十二部经受持读诵,而求免无常恶鬼之苦,是绝无可能的。这种人,其家宅会无缘无故虚耗,灶下突然出现雀鸟,蛇入厅堂睡房,狗突然上屋舍,老鼠鸣出百种声音,许多野兽飞禽争相入其舍宅,百种魑魅鬼怪出现家中。因这看见鬼怪,心变烦恼恐惧,因烦恼恐惧齐集,以至短命。若能受持书写此经,流通给人读诵,即能摧破以上怪事,反得长命。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众生,为人父母,儿女长大成年,因怜愍牵挂而得心病。是甚麽原因呢?例如男孩成长,被充兵役,这是王法制度,身不由己。令父母悬念,名之为心病。或女儿长成,许配夫家而被轻贱,夫妇不和,要受家姑之气。为此悬念女儿而成心病。因为有心病之故,终日忧愁苦恼,因终日忧愁苦恼便会百病缠身,现世百病缠身,必然短命。若能书写受持此经,即得长命。以经咒之力量,使婚姻美满,姻亲和顺,儿子平安返家,从而心病也得消除。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众生,心无慈悲,杀生害命,食噉十种众生之身肉。文殊!要知道这样如杀父母,如食六亲。因为杀生害命,又加上伤胎,为此现世短命。假使夫妇交合之时,也会被恶罗刹食噉其精,令无子息后代。若能书写受持读诵此经,即能免短命绝后之恶果。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一切众生因没有宿命神通,故不知因果轮回,暂时得到人身,便视为快乐。纵容此身去造罪业,或诽谤他人,或恃权贵富豪,起种种恶心,威挟他人性命,又不信大乘经典,贡高我慢。像这样的人,现世会得短命报。若能至心诚意忏悔,调和柔软其心,书写此经,并受持读诵,以此善根之力,能延长寿命。即使有病患灾厄,终不会横死。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众生,或奉君王敕,出使他国。或奉父母之命,必须经险道或远洋经商,以求珍宝财富。因有财利而生骄慢贡高,於是围棋赌博,跳舞娱乐,交恶朋友,亲近淫女。不受君王敕命,不听父母教诫,终日嗜酒耽淫,最后只有丧身殒命。又即使侥幸保存残命,还剩财宝,却因酒能乱性,令神志不清,以至不知道路安危,最后被恶贼劫夺财宝,因而害命。若能书写此经,广发誓愿,所在之处,恶贼退散,一切恶兽不能加害,心生欢喜,身得安稳,财宝不失。以经咒之力,故此得长寿命。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众生,因作恶业,死后堕入地狱,地狱苦报尽,出狱还要受畜生身。设使得了人身,却六根不具,或声盲喑痖,或癃残背瘘,或受女人身,而且不识字、不识经。即使得了男身,却因过去所造的恶业,故得愚痴暗钝,不能读诵此长寿灭罪经。因此心生愁苦恼,以至形成心病。因有心病,故现生短命。若能请善知识为其书写,转送他人,自己又一心恭敬礼拜此经,以此无量功德消其恶业,以后就不会爱此恶报,现世亦得长寿。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众生死亡之后,在生的眷属於七日之内,或四十九日之内,为亡者建造功德,广作善事。於七分功德中,亡者只能获得一分。反之,若能在世之时,於四十九日之内,停止一切家务俗事,书写此经,香花供养,礼佛请僧,更设办七斋,广修供养,所得功德如恒河沙。这样,此人现世便得长寿,永远不落三恶道受苦。若已死亡,其亲属便用其自身之资产,广行布施济贫,供养十方,这样建福修德,七分功德亡者全获。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一切众生不行孝道,心无慈悲,作五逆罪。对父母不感恩,对兄弟姐妹不亲爱。但行道天王仍然达四天下,奏出种种音乐。还遗其眷属於三斋月,下至阎浮提,饶益一切众生。倘若被横祸恶病所加,行道天王还为其驱除恶鬼,令其痊愈。不过,众生不行孝道,嫉妒造恶,必然会招致行病鬼王以恶气吹嘘,令其得病。或得瘟疫重病,或乍寒乍热,虚劳下瘧,或邪魔鬼入身,令神志不清,或全身癣癞慢性病等。若能於年初一,烧香散花,清净身心,书写此经。或以七日之时间,礼佛请僧,斋戒沐浴而读诵此经。以这样的善功德,终身不会有疾疫。因无疾疫,故得长寿。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因众生根性渐趋下劣,福德微薄,末劫将尽,便有七个太阳同时照耀。即使没有七个之多,但因国王无道,令天大旱,炎热如火烧。大地上所有一切草药林木,百谷甘蔗,稻麻花果等,都会枯死。若国王及所有众生,能读诵受持此经典,难陀龙王及婆难陀龙王等会怜愍众生,提大海水降注甘露,令一切丛林,百谷草药,花果甘蔗等得到滋润,雨泽群生。因以此经咒之力,皆得长命。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众生,买卖斗量不公,秤磅欺诳,贪取不义之财。以其所作罪业,死后必堕地狱。报尽出狱,会受畜生身。所谓牛马羊驴,猪狗象等,一切禽兽,蚊虻虱蚁等。若有大菩萨以慈悲心,於一切畜生禽兽、蛇虫鼠蚂等之前,转读此经,令其闻在本识。以经咒之力,令其各从生类皆得解脱。此等畜生微类,舍此身己,得生天上享受快乐。若有菩萨,无慈悲怜愍心,不能广说此经典,就不是佛的弟子,而是魔之伴侣。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若有众生,心中轻慢,不信佛法经典,诽毁我法。或有人说佛法,却无心去听。以这样的罪业,现世便得短命,死后亦会堕地狱。若有道场开讲此长寿灭罪经,一切众生能前往听讲,或劝人同往听讲,分坐与人。这样的人,就是佛门栋梁,能得长寿之乐,不会堕落三恶道。若宣讲此经法时,可以随室大小面建立清净檀场。
  还有,文殊!我灭度后,於五浊恶世中,一切女人,身怀胎孕,为滋补而杀害一切生命,或食一切卵类。像这样没有慈愍心,现世即得短命报。分娩时必定难产,因为难产,可能会断送性命。即使安然产下婴儿,却是冤家来索债,非是有利之善知识。若能广发善愿,又能书写此经,受持读诵,即能分难产变为顺产,没有一切灾障,子母都得大安乐。求男得男,求女得女,随愿而生。
  接着,世尊又对文殊师利菩萨说:“我现在所说此长寿灭罪十二因缘佛性经,亦是过去诸佛之所共说。若有众生受持读诵此经,多获福利,现生寿命可以满一百二十岁。临命终时,不会被风刀割肉,不用受一切苦,以读诵佛性经故,得佛金刚常住不坏身。当处湛然清净,念念坚固,所在之处,常常有菩萨照临。一位观世音菩萨,一位大势至菩萨,驾五色祥云,乘六牙白象,手持莲花台来迎接念佛人,往生不动佛国,得自然快乐,不须经八难之苦。
  文殊!你要知道,一切愚痴众生,不能觉知寿命短薄,有如石火电光,有如水上泡沫。故此,浸在生死苦海中,也不惊不惧。众生因不知燃眉之危,故广贪财利,故耽爱淫欲,嗜酒害命,嫉妒痴慢。致使沉沦苦海,不得超脱!此生死苦海,唯有诸佛菩萨能度到彼岸;凡夫众生定当沉没。无常杀鬼来时无定,纵有无量无边金银财富贿赂,求情赎命,亦是枉费徒然。
  一切众生当须知道,应常常作观:
  观此身有如四大毒蛇,更有无量诸虱日夜噬食。
  观此身臭秽,贪爱如狱缚,烦恼如葛腾。
  观此身可恶,有如死狗,令人厌恶。
  观此身不净,九孔常流污垢臭秽。
  观此身如城池,罗刹鬼居内。
  观此身如朝露,不能久留,当为乌鹊饿狗食噉。须舍自秽之身,而求觉悟之心。
  观此身舍命之时,白汗流出,两手横空,如万箭穿心,痛楚难忍。
  当命根断尽时,於一日二日,或至五日之际,便会膨胀青瘀,脓血臭水流出。昔日恩受之父母妻子,也不喜见。虽然埋在黄土里,却身骨异处,脚骨、肩胛骨、骴骨、腰骨、肋骨、脊骨、项骨髑髅等,各各异处。身肉肠胃、肝肾肺脏等,皆为诸虫聚蛀。
  能这样作观,便知虽生存而无我。生在世上,甚麽金银财富,珍珠玛瑙,钱财库藏,了不关我事,就懂得舍此臭秽之身,而求菩提道。
  若有众生求免此苦,当须不惜牺牲身外一切,乃至身上头目脑髓,而书写此经,受持读诵。这十二因缘佛性经是诸佛秘藏,若能供养流通,念念不忘,当得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此无上正等正觉,难以破坏,更不夭折,也不会被横死苦逼。”
  佛於大众中,说此十二因缘佛性法时,大会里一切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龙八部、人非人等,波斯匿王并其眷属等,数如恒河沙,皆得无上正等正觉,皆得无生法忍。赞叹从未有尝过之法喜!大众一心顶礼,欢喜奉持。
  佛说知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终。
分享到:
0.08262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