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杂论>
  • 佛教新闻

推理与实际

2008-01-29 735 报道:佛教天地
理论的东西,有限的资料,佐之无穷的推理时空,如以之枪炮,甚至短枪瞄向无尽的太空目标。它(理论、推论)不是目标,是工具,要是仅是治学,其结果更不值得譬喻。

日本的佛教,是末法时代最前沿象徵。
鲜明教义教理,能度初机众,是末法文字表法佛教的特色,傻兄及日本众多僧人要是依日本佛教书籍教义能契入佛道,是日本佛教优势,则中国佛教反应该向日本取经,问题是日本的僧人,有多少见性入道的。

能入道的因缘,应有传承及大德在的闻、思、及能起修环境,缺一不可,能如实言之有物,舍大德祖师而就“学者”,本末偏矣!

又,佛教社会趋向“人间”佛教,“人间佛教”的定义,是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情。问题是,有多少的修行功夫才有多少出世精神的呀。否则,反过来,就是徒以名义口号--入世的精神,(即世俗人、世法),大做出世的事业。--世俗人做的事佛教人来做,佛、法、僧三宝的精神不见了。

能拿得出来,做入世事情,是佛法,倒著说,倒著做,是定义、口号,,是末法佛法现象,情势大于人呀。

故愈发达社会愈须要文字表相口号与原始精神挂钩,“人间佛教”在日本佛教是代表,台湾佛教尾随其后,中国特有佛教文化与精神何去何从?,“人间佛教”是趋势主流,如何落实“出世精神”,这是实修,是佛教根本,是教义教理的课堂无法取代的真问题。

以修学入道精神之实修,应说韩国较有组织,因尚有真修行制度及传承,中国佛教修行制度及传承,在沿海时间尚短,应向藏地佛教其为生死或传承而修行修学地真精神认同,急起直追才是。


现代市场经济全盘西化,表相硬体建设了;软件的,中国血统骨子的优秀东西,未能下功夫深化。又崇洋地自认矮了一节,见不得人,中国政府政策认识末能全面,身为佛子,能其正认知的,又有多少!?


傻兄可看西方净土坛,有一休宝贝师兄录的-向生死根株蓦直念去,就知道我指的,学者型,少的那口气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