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杂论>
  • 佛教学院

劝发菩提心文

2002-03-25 631 报道:佛教天地
不肖愚下凡夫僧实贤,
泣血稽颡,
哀告现前大众,
及当世净信男女等,
惟愿慈悲,
少加听察。
尝闻入道要门,
发心为首;
修行急务,立愿居先。
愿立则众生可度,
心发则佛道堪成。
苟不发广大心,
立坚固愿,则纵经尘劫,
依然还在轮回,虽有修行,
总是徒劳辛苦。
故《华严经》云:
“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
是名魔业。”忘失尚尔,
况未发乎?故知欲学如来乘,
必先具发菩萨愿,不可缓也。
然心愿差别,其相乃多,
若不指陈,如何趋向?
今为大众略而言之,
相有其八:
所谓邪、正、真、伪、
大、小、偏、圆是也。
云何名为邪、正、真、
伪、大、小、偏、圆耶?
世有行人,一向修行,
不究自心,但知外务,
或求利养,或好名闻,
或贪现世欲乐,或望未来果报,
如是发心,名之为邪。
既不求利养名闻,
又不贪欲乐果报,
惟为生死,为菩提,
如是发心,名之为正。
念念上求佛道,心心下化众生。
闻佛道长远,不生退怯;
观众生难度,不生厌倦。
如登万仞之山,必穷其顶;
如上九层之塔,必造其巅。
如是发心,名之为真。
有罪不忏,有过不除,
内浊外清,始勤终怠。
虽有好心,多为名利之所夹杂;
虽有善法,复为罪业之所染污。
如是发心,名之为伪。
众生界尽,我愿方尽;
菩提道成,我愿方成。
如是发心,名之为大。
观三界如牢狱,
视生死如冤家,
但期自度,不欲度人,
如是发心,名之为小。
若于心外见有众生,
以及佛道,愿度愿成,
功勋不忘,知见不泯,
如是发心,名之为偏。
若知自性是众生,
故愿度脱;自性是佛道,
故愿成就。不见一法,
离心别有,以虚空之心,
发虚空之愿,行虚空之行,
证虚空之果,亦无虚空之相可得,
如是发心,名之为圆。
知此八种差别则知审察,
知审察则知去取,
知去取则可发心。
云何审察?谓我所发心,
于此八中,为邪为正,
为真为伪,为大为小,
为偏为圆。云何去取?
所谓去邪去伪,去小去偏,
取正取真,取大取圆。
如此发心,
方得名为真正发菩提心也。
此菩提心,诸善中王,
必有因缘,方得发起。
今言因缘略有十种:
何等为十?
一者念佛重恩故,
二者念父母恩故,
三者念师长恩故,
四者念施主恩故,
五者念众生恩故,
六者念生死苦故,
七者尊重己灵故,
八者忏悔业障故,
九者求生净土故,
十者为念正法得久住故。
云何念佛重恩?
谓我释迦如来最初发心,
为我等故,行菩萨道,
经无量劫,备受诸苦。
我造业时,佛则哀怜,
方便教化,而我愚痴,
不知信受。我堕地狱,
佛复悲痛,欲代我苦,
而我业重,不能救拔。
我生人道,佛以方便,
令种善根,世世生生,
随逐于我,心无暂舍。
佛初出世,我尚沈沦;
今得人身,佛已灭度。
何罪而生末法?
何福而预出家?
何障而不见金身?
何幸而躬逢舍利?
如是思惟,向使不种善根,
何以得闻佛法?不闻佛法,
焉知常受佛恩?此恩此德,
丘山难喻,自非发广大心,
行菩萨道,建立佛法,
救度众生,纵使粉骨碎身,
岂能酬答?
是为发菩提心第一因缘也。
云何念父母恩?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十月三年,怀胎乳哺,
推干去湿,咽苦吐甘,
才能成人,指望绍继门风,
供承祭祀。今我等既已出家,
滥称释子,忝号沙门,
甘旨不供,祭扫不给,
生不能养其口体,
死不能导其神灵,
于世间为大损,
于出世又无实益,
两途既失,重罪难逃。
如是思惟,惟有百劫千生常行佛道,
十方三世普度众生。
则不惟一生父母,生生父母俱蒙拔济;
不惟一人父母,人人父母尽可超升。
是为发菩提心第二因缘也。
云何念师长恩?
父母虽能生育我身,
若无世间师长,
则不知礼义;
若无出世师长,
则不解佛法。
不知礼义,则同于异类;
不解佛法,则何异俗人?
今我等粗知礼义,
略解佛法,袈裟披体,
戒品沾身,此之重恩,
从师长得。若求小果,
仅能自利,今为大乘,
普愿利人,
则世出世间二种师长俱蒙利益。
是为发菩提心第三因缘也。
云何念施主恩?
谓我等今者日用所资,
并非己有,二时粥饭,
四季衣裳,疾病所
需,身口所费,此皆出自他力,
将为我用。彼则竭力躬耕,
尚难餬口;我则安坐受食,
犹不称心。彼则纺织不已,
犹自艰难;我于安服有余,
宁知爱惜?彼则筚门蓬户,
扰攘终身;我则广宇闲庭,
优悠卒岁。以彼劳而供我逸,
于心安乎?将他利而润己身,
于理顺乎?自非悲智双运,
福慧二严,檀信沾恩,
众生受赐,则粒米寸丝,
酬偿有分,恶报难逃,
是为发菩提心第四因缘也。
云何念众生恩?谓我与众生,
从旷劫来,世世生生,互为父母,
彼此有恩。今虽隔世昏迷,
互不相识,以理推之,
岂无报效?今之披毛带角,
安知非昔为其子乎?
今之蝡动蜎飞,
安知不曾为我父乎?
每见幼离父母,
长而容貌都忘,
何况宿世亲缘,
今则张王难记,
彼其号呼于地狱之下,
宛转于饿鬼之中,
苦痛谁知?饥虚安诉?
我虽不见不闻,彼必求拯求济,
非经不能陈此事,非佛不能道此言,
彼邪见人何足以知此?
是故菩萨观于蝼蚁,
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
常思利益,念报其恩。
是为发菩提心第五因缘也。
云何念生死苦?
谓我与众生从旷劫来常在生死,
未得解脱,人间天上、此界他方,
出没万端,升沈片刻。俄焉而天,
俄焉而人,俄焉而地狱、畜生、饿鬼。
黑门朝出而暮还,铁窟暂离而又入。
登刀山也,则举体无完肤;攀剑树也,
则方寸皆割裂。热铁不除饥,
吞之则肝肠尽烂;烊铜难疗渴,
饮之则骨肉都糜。利锯解之,
则断而复续;巧风吹之,
则死已还生。猛火城中,
忍听叫□之惨;煎熬盘里,
但闻苦痛之声。冰冻始凝,
则状似青莲□结;血肉既裂,
则身如红藕华开。一夜生死,
地下每经万遍;一朝苦痛,
人间已过百年。频烦狱卒疲劳,
谁信阎翁教诫?受时知苦,
虽悔恨以何追?脱以还忘,
其作业也如故。鞭驴出血,
谁知吾母之悲?牵豕就屠,
焉识乃翁之痛?
食其子而不自知,文王尚尔;
啖其亲而未识,凡类皆然。
当年恩爱,今作怨家;
昔日寇仇,今成骨肉。
昔为母而今为妇,
旧是翁而新作夫。
宿命知之,则可羞可耻;
天眼视之,则可笑可怜。
粪秽丛中,十月包藏难过;
脓血道里,一时倒下可怜。
少也何知,东西莫辨;
长而有识,贪欲便生。
须臾而老病相寻,
迅速而无常又至。
风火交煎,
神识于中溃乱;
精血既竭,皮肉自外干枯。
无一毛而不被鍼钻,
有一窍而皆从刀割。
龟之将烹,其脱壳也犹易;
神之欲谢,其去体也倍难。
心无常主,类商贾而处处奔驰;
身无定形,似房屋而频频迁徙。
大千尘点,难穷往返之身;
四海波涛,孰计别离之泪?
峨峨积骨,过彼崇山;
莽莽横尸,多于大地。
向使不闻佛语,此事谁见谁闻?
未睹佛经,此理焉知焉觉?
其或依前贪恋,仍旧痴迷,
祗恐万劫千生,一错百错。
人身难得而易失,
良时易往而难追。
道路冥冥,别离长久,
三途恶报,还自受之,
痛不可言,谁当相代?
兴言及此,能不寒心?
是故宜应断生死流,
出爱欲海,自他兼济,
彼岸同登,旷劫殊勋,
在此一举。
是为发菩提心第六因缘也。
云何尊重己灵?
谓我现前一心直下与释迦如来无二无别,
云何世尊无量劫来早成正觉,
而我等昏迷颠倒,尚做凡夫?
又佛世尊则具有无量神通智慧,
功德庄严,
而我等则但有无量业系烦恼,
生死缠缚。
心性是一,迷悟天渊;静言思之,
岂不可耻?譬如无价宝珠,
没在淤泥,
视同瓦砾,不知爱重,
是故宜应以无量善法对治烦恼。
修德有功,则性德方显,
如珠被濯,悬在高幢,
洞达光明,映蔽一切,
可谓不孤佛化,不负己灵。
是为发菩提心第七因缘也。
云何忏悔业障?
经言犯一吉罗,
如四天王寿五百岁堕泥犁中,
吉罗小罪,尚获此报,
何况重罪,其报难言。
今我等日用之中,
一举一动,恒违戒律;
一餐一水,频犯尸罗。
一日所犯,亦应无量,
何况终身历劫所起之罪,
更不可言矣。且以五戒言之,
十人九犯,少露多藏,
五戒名为优婆塞戒,
尚不具足,
何况沙弥、比丘、菩萨等戒,
又不必言矣。
问其名,则曰我比丘也;
问其实,则尚不足为优婆塞也,
岂不可愧哉!
当知佛戒不受则已,
受则不可毁犯;不犯则已,
犯则终必堕落。若非自愍愍他,
自伤伤他,身口并切,声泪俱下,
普与众生求哀忏悔,则千生万劫,
恶报难逃。是为发菩提心第八因缘也。
云何求生净土?谓在此土修行,
其进道也难;彼土往生,其成佛也易。
易故一生可致,难故累劫未成。
是故以往圣贤,人人趋向;
千经万论,处处指归。末世修行,
无越于此。然经称少善不生,
多福乃致。言多福,则莫若执持名号;
言多善,则莫若发广大心。
是以暂持圣号,胜于布施百年;
一发大心,超过修行历劫。
盖念佛本期作佛,大心不发,
则虽念奚为?发心原为修行,
净土不生,则虽发易退。
是则下菩提种,耕以念佛之犁,
道果自然增长;乘大愿船,
入于净土之海,西方决定往生。
是为发菩提心第九因缘也。
云何令正法久住?
谓我世尊无量劫来,
为我等故,修菩提道,
难行能行,难忍能忍,
因圆果满,遂致成佛。
既成佛已,化缘周讫,
入于涅槃。正法像法,
皆已灭尽,仅存末法,
有教无人,邪正不分,
是非莫辨,竞争人我,
尽逐利名,举目滔滔,
天下皆是,不知佛是何人,
法是何义,僧是何名,
衰残至此,殆不忍言。
每一思及,不觉泪下。
我为佛子,不能报恩,
内无益于己,外无益于人,
生无益于时,死无益于后。
天虽高,不能覆我;地虽厚,
不能载我。极重罪人,非我而谁?
由是痛不可忍,计无所出,
顿忘鄙陋,忽发大心,
虽不能挽回末运于此时,
决当图护持正法于来世。
是故偕诸善友,同到道场,
述为忏摩,张兹法会,
发四十八之大愿,
愿愿度众生;
期百千劫之深心,
心心作佛。从于今日,
尽未来际,毕此一形,
誓归安养。既登九品,
回入娑婆,俾得佛日重辉,
法门再阐。僧海澄清于此界,
人民被化于东方。劫运为之更延,
正法得以久住,此则区区真实苦心。
是为发菩提心第十因缘也。
如是十缘备识,八法周知,
则趋向有门,开发有地,
相与得此人身,居于华夏,
六根无恙,四大轻安,
具有信心,幸无魔障。
况今我等,又得出家,
又受具戒,又遇道场,
又闻佛法,又瞻舍利,
又修忏法,又值善友,
又具胜缘,不于今日发此大心,
更待何日?惟愿大众愍我愚诚,
怜我苦志,同立此愿,同发是心。
未发者今发,已发者增长,
已增长者,今令相续。
勿畏难而退怯,勿视易而轻浮,
勿欲速而不久长,勿懈怠而无勇猛,
勿委靡而不振起,勿因循而更期待,
勿因愚钝而一向无心,
勿以根浅而自鄙无分,
譬诸种树,种久则根浅而日深;
又如磨刀,磨久则刀钝而成利。
岂可因浅勿种,任其自枯;
因钝弗磨,置之无用。
又若以修行为苦,
则不知懈怠尤苦。
修行则勤劳暂时,
安乐永劫;懈怠则偷安一世,
受苦多生。况乎以净土为舟航,
则何愁退转?又得无生为忍力,
则何虑艰难?
当知地狱罪人尚发菩提于往劫,
岂可人伦佛子不立大愿于今生?
无始昏迷,往者既不可谏;
而今觉悟,将来犹尚可追。
然迷而未悟,固可哀怜;
苟知而不行,尤为痛惜。
若惧地狱之苦,则精进自生;
若念无常之速,则懈怠不起。
又须以佛法为鞭策,善友为提携,
造次弗离,终身依赖,
则无退失之虞矣。
勿言一念轻微,勿谓虚愿无益,
心真则事实,愿广则行深。
虚空非大,心王为大;
金刚非坚,愿力最坚。
大众诚能不弃我语,
则菩提眷属从此联姻,
莲社宗盟自今缔好。
所愿同生净土,
同见弥陀,同化众生,
同成正觉。则安知未来三十二相,
百福庄严,
不从今日发心立愿而始也。
愿与大众共勉之,幸甚!幸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