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杂论>
  • 佛教学院

“法王”之涵义

2009-06-08 721 报道:佛教天地
  “法王”之涵义
  藏语中法王叫“丘加”,有三个意思:一、法王。对崇信佛教的国王大臣的敬称。二、阎罗王。三、佛。(见《藏汉大辞典》第832页)。顾名思义:“佛”,也就是释迦牟尼佛可称为法王。“对崇信佛教的国王大臣的敬称”,崇信佛法享有政治统治权利者,可称为法王,如历史上的赤松德赞、噶玛巴、八思巴等可称为法王。“阎罗王”,是藏传佛教中大威德本尊的主要护法,格鲁派由于修持大威德本尊者比较多,这尊护法修持的也比较多。
在藏地期间,笔者的藏族上师和师兄弟提及上师活佛时一般主要有以下几种称呼:“喇嘛”即上师,“支格”即化身,“堪布”大约是法师或授戒师,“洛昏”即阿舍黎,“滚德”即寺主或住持。笔者从未听哪位藏族上师师兄弟提及“丘加”这个词。相反,我倒是听过很多藏人,称色达喇荣晋美彭措仁波切为汉语的“法王”,当问及他们“法王”是什么意思时,他们一般会用汉语说“就是最大的活佛呗”。但当我将法王翻译成藏语“丘加”时,他们一般会说“不是不是,‘丘加’是‘勋积’的意思”‘勋积’意为死主就是阎罗王。
  笔者在此讲一宗笔者根本上师(由于大恩上师多次命令弟子,不准公开赞叹上师的功德,在此笔者隐去上师的名号)的真实公案:98年上师到汉地放生,过程中有位汉僧是某寺院的主持名为法广(化名),对上师放生事业护持很多,而且还邀请了上师到他的寺院传法。上师在公开场合称其为“法广活佛”。后来,很多法广的弟子都对外讲,上师认证法广为上师寺院的活佛,并还邀请法广到寺院坐床。笔者的得知此事后,询问上师。上师笑了,说“法广就是活佛啊,不用我认证,他不是正在管理一个寺院吗”。笔者当时懂一点点藏语,给上师解释说“法广是滚德(即寺主或住持),上师您是“支格”(即化身),活佛藏语是“支格”的意思“。上师又笑了,“我一直称自己是“支格”呀,真是“澳擦集没(即为没有羞耻的意思)”,事实上上师是藏地著名的教证圆满的具德上师,色达喇荣晋美彭措仁波切也为上师撰写了住世祈请文。而关于法广到上师寺院坐床的问题,其实只是上师礼仪性的邀请法广回访上师的寺院,法广误解了上师的意思,“自己认证自己为活佛”,很可笑但由于语言不通也可以理解。
  事实上,藏族人对很著名的上师大德一般尊称为“某某仁波切”。并不是,像有些汉族藏传佛教弟子想象的那样,对上师大德成为“某某法王”,如:色达喇荣晋美彭措仁波切藏族人一般称为“色达堪布仁波切”,班禅大师称为“班钦仁波切”,大家公认无疑的法王大宝法王称为“噶玛巴”。笔者从未听过那位藏族人成某位上师大德为“某某丘加”意为“某某佛”或“某某阎罗王”,听起来似乎有点可笑。
  藏语“仁波切”意为:一、宝贝,珍宝。二、宝。喇嘛活佛的敬称。(见《藏汉大辞典》第2699页)据笔者的根本上师开示“在藏地佛教弟子,一般称自己的上师为喇嘛仁波切即上师如意宝,意思是指自己的上师如如意宝一般,一切的成就都可以通过依止和祈祷上师而获得,而一般情况下只有那些非常著名的佛教大德才被公认为仁波切,如莫扎仁波切、多智钦仁波切、昂藏朱巴仁波切、夏扎仁波切、贝诺仁波切等等”。
  其实,色达喇荣晋美彭措仁波切的藏族弟子尊称其为“丘吉丹巴依蕴诺尔吾仁波切晋美彭措炯尼华藏吾”这可以有两种译法:一个是“圣者法主如意宝无畏圆满生处吉祥贤”,也可译为“圣者法王如意宝无畏圆满生处吉祥贤”。“丘吉”意为:法主,宗教领袖(见《藏汉大辞典》第836页),“丘”意为教法,“吉”有尊者、君主、宰官的意思。若将“丘吉”翻译成“法王”也可以成立,因为“吉”也确实有“君主”的意思。藏语“吉仁波切”意为法王宝,一般专指宗喀巴大师(见《藏汉大辞典》第2699页),这里就译成了“法王”。很有意思的是,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早期的翻译中,将“丘吉”翻译成了“法王”,这本来没有什么错误,但却没想到却成为了,以后一些汉族弟子互相争辩谁的上师是法王的一个导火索。
  上世纪80年代,色达喇荣晋美彭措仁波切,率领藏族僧俗弟子到汉地五台山朝圣,才有了第一批汉族弟子到藏地求法,由此也掀起了汉族人到藏地学习藏传佛教的热潮。
笔者第一次接触到晋美彭措仁波切,是参加仁波切得一位汉僧弟子所组织的放生活动。当时这位汉僧称自己的上师是“晋美彭措法王”,笔者当时对藏传佛教知之甚少,听很多一起参加放生居士说“晋美彭措法王是现在西藏红教最大的活佛”,我懵懵懂懂地认为,晋美彭措法王可能掌管所有藏地的红教寺院。后来,就陆陆续续,听说了莫扎法王、顿珠法王、贝诺法王、夏扎法王等等很多法王的称谓。后来到藏地学修佛法,对汉地的情况也知之甚少,最近才在网上发现了,现在很多藏传佛教弟子在争论,关于法王这个称呼的问题,更直接的说也就是在争论谁的上师有资格被称为法王的问题。
  晋美彭措仁波切作为宁玛派“丘吉”(法王)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仁波切对于藏传佛教在汉地和藏地的恢复和发展都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其功德无量无边不可思议,是当今宁玛派公认的宗教领袖。但若以“丘加”(法王)来判断的话,晋美彭措仁波切,恐怕很难名副其实,因为仁波切自己从未宣称自己是教主佛陀,也没有掌管西藏某一地区的政治统治权。相同的,若以“丘吉”(法王)来判断,莫扎仁波切、贝诺仁波切、顿珠仁波切、夏扎仁波切、多智钦仁波切、昂藏朱巴仁波切等等西藏公认的宗教领袖都可称为“丘吉”(法王)。笔者认为,若一位上师的确不是一个很大传承教法的持有者,不是一位在藏地非常著名的佛教领袖,那么这些上师的汉族弟子实在没有必要一定要把自己的上师包装成为一位“法王”。试想一下,若美国每一个州长都称自己为总统,是不是有些滑稽呢?
如果笔者表述清楚的话,我们可以从上文得出,其实很多的藏传佛教大德,都是“丘吉”(法王),都不是“丘加”(法王),“法王”之争可以休矣!
  我们作为学习藏传佛教的佛教弟子,依止一位具格的金刚上师修行佛法,是为了消除轮回痛苦的根本—烦恼,获得上师的加持,证悟佛陀的果位,圆满成就自利利他的事业。只要将具格上师视如真佛般地依止修学祈祷,必然得到与佛同等的加持。也就是说,我们获得上师加持的大小与上师本身的证悟水平没有直接关系,完全取决于我们对上师的信心。《普贤上师言教》中藏族老妇人拜狗牙生舍利,最终成就解脱的故事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既然获得上师的加持的大小与上师的修证水平没有直接关系,那么与上师是不是“法王”恐怕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了吧。
  佛教内部若为了澄清某些有关闻思修行的问题而进行争论,这有助于促进争论者佛教闻思水平的提高,这是非常有益的。若是为了争论自己的上师是不是“法王”这些与自身闻思修行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恐怕是没有任何利益,而且是非常有害的。在金刚乘的根戒中有一条是金刚弟兄要互相尊重团结。而依据经典,不是在同一位金刚上师接受过灌顶的金刚乘弟子,称为近金刚兄弟,这一条戒律同样适用。“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在争论过程中若夹杂了嗔恨心这对于我们的修行是非常大的障碍。更加危险的是,若在争论中涉及到了双方的上师,这又可能触犯了诽谤圣者的大忌,给自己种下了堕入地狱多劫受苦难出的可怕恶因。若认为自己的上师非常有功德,值得向广大的佛教弟子宣扬,这自然是功德一件笔者也发自内心的真诚随喜。但笔者认为多宣讲一些上师的开示以及修持佛法弘法利生的感人事迹比只是不断地讲自己的上师是法王更有说服力,更能体现上师的不可思议的功德。再者,若内心深处不自觉地的有“若将自己的上师包装成法王,而自己是法王的弟子就可以高他人一等”的想法的话,这已远离了我们学习佛法的初衷,无有是处。所以,笔者在此真诚奉劝那些争论自己的上师是不是“法王”的金刚弟兄,好号反观自己的内心是否在争论中有比这上面所提及的不净发心,若有应该马上在上师三宝面前忏悔清净。
  以下笔者在对经常上网讨论的金刚兄弟提出几点建议:
  一、马上停止关于某位上师是否是法王的争论,即便自己的上师是名副其实的法王也可以改称上师为仁波切。
  二、关于自己上师的介绍,应多在上师此生的修证及弘法利生事业作重点介绍。如有可能应互相随喜赞叹对方上师的功德,营造一种团结向上的网上佛教交流气氛。
三、在网上作某些辩论之前,多进行自己内心细微发心的观照,若发现自己又不清净的发心,应立即进行对治。
  四、现在网上有很多无意义的关于胜与负的争吵,一些人明明错了却在那负隅顽抗强词狡辩,甚至这些人还对善意的提醒者进行变向的人身攻击。对此我们首先反观自心是否有这种过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另外对付这种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不与之争执,他们永远也不会认错的,正所谓“清着自清,浊着自浊”。
  文中难免有错漏之处,愿于上师三宝面前诚心忏悔。
  附:笔者的仅供参考的关于“丘吉”的判断标准
  一、各大教派的最高宗教领袖,可称为“丘吉”法王。如,噶玛噶举的噶玛巴法王,萨迦派的萨迦法王、觉囊派的晋美多吉法王等。
  二、各大教派下属的主要寺院传承成的寺主转世上师,可称为“丘吉”法王。如宁玛派竹钦寺传承的竹钦仁波切,协庆寺传承的些钦仁波切,白玉传承的贝诺仁波切等。
三、持有在藏地有重大影响的传承教法的转世上师,可称为“丘吉”法王。如多智钦仁波切、顿珠仁波切、夏扎仁波切等。
  四、不符合以上条件,但现今确实在藏地影响力非常大的著名上师,可称为“丘吉”法王。如今美彭措法仁波切和班玛才旺仁波切,他们在藏地被称为日月双尊。
  若以上条件,都不符合的话,即使的确立生事业非常广大,教证水平也很高的上师,其汉族弟子可以尊称其为“某某仁波切”。毕竟,笔者以上所提的四种“丘吉”(法王),在藏地都被称为仁波切。仁波切这个称谓,足可以表达弟子对上师的崇敬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