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杂论>
  • 佛教学院

未到佛学院之前

2009-06-17 743 报道:佛教天地
  
  我出家不到半年时,就可以很流利的背诵出家人必须要会的早晚功课。在师兄弟之中,我算是背的比较快的。在做好师父房间卫生之余,我还经常翻阅师父房间书柜上的众多经书。书看多后,渐渐地对自己佛学知识的贫乏感到不满足。很多佛教专用的术语不了解,无法探其究竟。这个时候心里真的好着急,因此还上火生病了。
  正好在这个时候,一位佛学院刚毕业的法师来我们寺院里讲《佛说阿弥陀经》。那位法师的讲课水平之高让我大吃一惊。那位法师岁数只有20出头,但他却可以引用多部难得一见的经典来诠释这部佛经。打听后我才知道,他的成绩不仅是靠他自己的刻苦努力就可以取来的,更重要的是因为他曾经在佛学院系统的学习过这部经!
  佛学院居然可以把这么年轻的出家人培养成高水平的讲经法师,真的好厉害啊!待那位法师讲完课后,我便向他请教佛学院的具体情况。
  法师介绍说,国家承认的正规佛学院在全国有三十多所,一般都设在大型寺院之中,佛学院对学生设定了很多比一般僧人要求更严格的要求和规定,从而使这所佛学院的毕业学僧具有了良好的僧格和道心,具备了优秀僧人所应该有的威仪。
  在课程的开设方面,则是根据不同学僧的文化水平及佛学水平,分别设置了从高到低的教学体系。根据不同基础的学生分班教学,因材施教,从而保证了教学质量,为每个学僧提供了良好学习环境;在教学内容方面,则是以文学、历史、地理、英语等文科知识以及佛教经典为主。
  在师资方面,聘请了对佛教经典的研究具有很高成就的法师作为佛教经典方面的老师,在社会文化师资方面,则一般也是聘请学识很高的法师及授课经验丰富的社会大学的教授来任课,以保证了较好的教学质量,听完了他的介绍我心里很激动,这样好的学习氛围和学校正是我最需要的!我连忙兴奋的问:法师,那我怎么样可以到佛学院去读书呢?
  法师看出了我的心思,微笑的接着说:“不要着急,我们佛学院两年招生一次,恰好今年又到了佛学院招生的时候,我的同学现在正在教务处做干事,可以请他帮忙给你邮一份招生简章和报名表来,你把报名表填好,再到寺院和宗教局各开一个证明,一起邮回佛学院,如果审查合格,他就会发给你一张《准考证》,拿着《准考证》就可以参加入学考试了。你现在抓紧的就复习考试的内容,考试的内容包括佛学基础还有高中课本上的历史和地理以及英语等方面的内容,好好复习一下,相信你一定会被录取的。”
  这个时候正好要用午斋了,我向法师致谢,然后走出了他的房间。当天中午的菜里面有我最爱吃的“酸辣土豆丝”,但我没有把一点心思放在菜的味道上面,满脑子幻想着在佛学院与众多同学一起吃饭用斋的庄严场面,复习所需要的资料。
  回到寺院以后我就和天天都在用复读机学背《楞严咒》的小师弟妙信达成了一个协议:即日起开始,一直到我去佛学院参加考试的前一天,每天他都要把他的"小霸王"复读机借给我用一个小时学习英语,电池由我自己来出。
  做为代价的是,在这两个月里,我每个月都要从可怜的200元单资(单资意同世俗的工资,是寺院为了维持出家人正常生活所发的生活费用)里拿出100元,给他买两盒"德芙"巧克力.(呵呵,这个小师弟都十九岁了,虽然出家了,但还是有小孩子一样的喜好,最爱吃巧克力了。)
  从那天起,每日清晨上完早课后,我都要到寺院的后山,一边听复读机的发音,一边大声念诵英语单词;在白天和晚上空闲的时间里,我就不再到师兄弟房间里聊天,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复习资料。这时候学习的认真劲,在高考时也都没有过。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我拿到了从佛学院寄来的报名表格和招生简章。自己各方面的情况均符合招生的标准,现在把报名表填上去,寺院和宗教局的章一盖,邮到佛学院的教务处,就可以等待参加入学考试的通知。但是要盖刚刚说的那两个章,却必须要经过师父同意才行。
  师父是一个修行净土法门多年的僧人,他认为出家人首要的任务就是“了脱生死,专心念佛。”掌握再多的知识,就算是学富五车都没有用,只要“无常”(从佛教的世界观来看,世界的万物都是不能长久存在的,最终都有坏灭的时候)来到,再有知识和财富,都要走向下一个受报的轮回。因此他主张我们众多的弟子,都要在他身边用功念佛,如非必要,不必上佛学院。
  不管这些了,我还是先去到师父那里去求一下他吧,如果可以最好,不可以的话也只能算我命薄了。
  我特意来到大雄宝殿内的文殊菩萨像(佛教最重要的菩萨之一,被称为"万佛之母",是智慧的象征)前,虔诚的礼拜,祈祷文殊菩萨保佑我。让我能够顺利地到佛学院学习,将来我也可以成为一个可以升座讲法的僧人。不知不觉,磕了整整一个下午。
  晚上九点多钟,我来到师父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三下门。
  “进来吧。"师父打开了他的房门。
  “妙智,你怎么还不休息啊?有什么事情啊?房间里没有别人,随便坐吧。"说完话,师父便坐到了他的床上,这个时候我一下子就跪在了师父的面前。速度很快,让师父都吓了一跳,“这是干吗啊?怎么了啊??犯什么错误了啊?没有事情的啊,有话慢慢说啊。”师父走过来要扶我起来,“师父,我真的好想去上佛学院啊!!!”我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出了口,没想到等待着我的不是训斥,而是非我能意料到的——“是吗?就是这个事情吗?这个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今天下午在文殊菩萨像前磕了一下午的头,就是为了上佛学院的事情吧?”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并不是不愿意让你们去佛学院上学,而是怕你们到佛学院上学不用功,学生又都是年轻人,到时候只知道贪玩,最终就是佛学知识没有学好,道心又倒退了。那天你到那位讲经法师那里说想上佛学院的事情,他后来都和我说了。让我不要反对你去上佛学院。呵呵,他还夸你将来是法门龙象呢.你今天下午在文殊菩萨像前磕了一下午的头,我也看见了。看你有这样坚定的决心,经过反复考虑,我还是决定让你去佛学院读书啊,记住,要争气啊!读出个好成绩再回来啊!”师父语重心长的说完这些话,用手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个时候,我眼眶里突然间有了数滴泪水,心里的激动心情无以言表,“别哭了,出家人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这么容易就哭了?你先把那个表格交给我吧.明天上午我就把寺院的章盖上,中午去让宗教局的张局长给你盖上印。你先回去早早休息吧,明天早上不是还要背英语吗?你也不要给妙信巧克力了,对他牙不好的。你自己多攒点钱,等着上学的时候用吧。”
  出家人,一样是有感情的人。一样有爱,一样有对别人的关怀。但他却把自己的关怀给予了身边所有的人。
  有的人会说出家人不讲人情味,可是正是这种所谓的“不讲人情味”,才让你最终获得了佛教深奥的智慧。
  师父做事是很讲究效率的,第二天不到中午,章就全都盖上了。下午我把报名表格投进了邮局的信箱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当下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好好复习。把要考试的知识点全部复习到,并且牢牢的记住,这样才能在考试的时候胸有成竹,交出一份高成绩的卷子。
  时间一点都不能耽误啊!以前的复习计划没有变,但是晚上的学习时间加长了,睡的就越来越晚了,甚至好几个晚上都是通宵读书。
  数日后,我终于拿到了《准考通知书》,等待我的将是新的生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