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杂论>
  • 佛教学院

成长之路:学佛因缘

2009-06-20 503 报道:佛教天地
  
  “一年将尽夜,天涯未归人。”我不禁回想起我的成长之路来……。
  末学来自祖国最边陲的西北地区,常常听人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凡从西北黄土高坡出来的人,由于受地域文化及各种因素的影响,大都比较纯朴、耿直。我亦不例外,是一个典型的既纯朴又耿直的西北佬。虽然出家已十年了,但西北佬的风格与个性仍然保存着。回想起十年前的我,真有点像做梦一般。和其他孩子一样,从小就在学校读书。接受的是现代的主义与信念,追求的是物质利益,没有真正的了解宗教的途径。所以对于宗教也跟一般愚夫愚妇一样以“迷信”、“消极”的态度对待之。
  世事在不断地变化着,正当我处在学校毕业而即将成家立业的迷茫人生十字路口时。父亲却“神秘”地归依念起了“阿弥陀佛”。记得当时很不理解父亲的这一举止。虽不敢明确提出反对,但总带著有色眼镜看待父亲的归依。就这样旁观了父亲半年。而“阿弥陀佛”圣号亦在我的耳边熏习了半年。同时也是我沉思与反省的半年。隐约间像是明白了我将何去何从。但此时的我却依然迷茫,依然困惑。在此时刻。我的师父上妙下林法师,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时他正在离我家乡不远的一个地方做超度法事。他那既庄严又祥和、清净的精神面貌深深地吸引了我。见到了他,不知怎的那时的我却情不自禁的哭了。为甚么要哭呢?我真的不明白,就是现在我也不明白。这也许是前生的因缘所至吧。从此我就发了出家的大愿。师父给了我一本《向知识份子介绍佛学》及其它几本书籍。读后使我顿开茅塞,真正的认识了佛教是怎么一回事儿。亦彻底的改变了我的思想、我的人生。最终于一九九三年十月我离开了家。在我一再的恳求下,父亲终于同意并亲自送我去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山法轮禅寺的。那时正值隆冬季节。鹅毛般的大雪下了整整一月。白茫茫覆盖了整个山川大地。西北风呼呼不停。夜半偶尔从远方传来几声凄厉的杜鹃声,使人毛骨悚然。再加上崆峒山被冬天的大雪所封,看不到一般的游人,时空像倒退了五百年。整个崆峒山祇能看到留着长髻的道士与剃着光头的僧人们出入于山间。看来天公要考验我啦。初离家心还没有入道的我难免有点不太适应高山寒寺的生活。不但如此,师父还要我翻山越岭去挑水。说真的那时我可真的受尽了磨难。挑水的黄龙泉大约离我们寺院三十四公里。而且要跨过几百个石阶两座小山,更是弯曲的小径。当冬天大雪封山时。祇好一手拿着扫把,一手扛着水担,一边扫雪开路一边爬山。天寒地滑,年纪又小,走了一半路,不慎滑倒,一担水倒了个精光,祇好反回头再去挑了。除了挑水,师父还要我给大众师父做饭、挑柴、练武、背诵等等。虽然很累,但内心感觉很充实。当我们有时心情不好的时侯,师父就带我们去山顶观云海,练太极。当我们经文背不下来的时侯,总要挨师父的香板。当走进念佛堂的时侯,师父总是提醒我们说:“看着你的心,专心念好一句阿弥陀佛。”
  在今天,也许大家听起来有点像是说故事,但事实确是如此。就在如此的恶劣环境和师父严厉的教导下为今后的出家学佛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