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杂论>
  • 法器文物

香的意义

2003-02-17 863 报道:佛教天地
  香是人类最美好的文化感受,更是人类生命中最美丽感动的高峰经验。因此香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当中,有着重要的意义,提到香,一般人脑中就会浮现芬芳的气味,及各种对美好气味的记忆,联想起花香、烧香,甚至食物的香味、香水的香味、洗发精的香味、木材的香味,……等成千上百、种种丰富多样的香味。香与我们的生活可说是息息相关,无处不在。
  在《说文解字》中说:“香,气芬芳也。”而馨香的“馨”,也就是香气远闻之意。
  而能产生这些美好的气味之物,尤其是专门用来制造香的原料,也被称为香,如:沈香、龙脑香、麝香等。
  除了一般所熟知的香之外,佛法中香的意义更为广泛,除了指味道美好的香之外,也指鼻根所嗅取的外在诸境,是人类眼、耳、鼻、舌、身、意六种接触外界的感官之一,其所对应的色、声、香、味、触、法中,鼻根所对应的是香尘。
  在《阿毘达磨品类足论》、《大毘婆沙论》等经论中,将香的种类分成好香、坏香、平等香三种。好香就是指能使人闻起来心情愉悦,或是能增长身心健康的味道;反之,如果闻起来令人厌恶,或是会伤害身心健康者,则称为恶香;如果没有特别的影响的香,则称为平等香。

  香与古文明

  早在西元前三千年左右,历史上就有埃及人使用香料的记载。例如本世纪最重要的金字塔是土坦卡门墓(Tutankhamen‘s Tomb),在墓内就存放有许多装满了各种香料的瓶罐。
  甚至,古埃及许多战争,也是为了稳定香料来源而发动的。例如,在女法老王海切舒特(Hatschepsut)的陵墓壁画上,就刻满了她为取得香料而远征异国的彪炳事迹,她甚至在皇宫内建了一个大花园,网罗各地的奇花异草。
  埃及早期的香料,为了方便运输,大多以香膏、香脂的方式保存,而其主要的用途是用于表达对神祇的崇拜。古埃及人认为,香是凡人与上天的媒介,所以,在古埃及太阳神庙中,每天必须点香三次,再将袅袅香烟,由一组组巨大而长的烟斗送上天空。
  在古波斯文化中,身上的香味象征着身份地位。没药、乳香与麝香是当时最流行的香料,而在富贵人家的花园里,大多种植着种种珍贵的香花,如:茉莉、铃兰、紫罗兰及红玫瑰等。
  希腊用香的文化,是由波斯传入的,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波斯之后,也从波斯带回来珍贵的香料。据说亚历山大大帝喜欢在房间地上遍洒香水,连衣服也要用没药薰香,更认为闻到香味时,必定有众神的莅临与祝福。
  在热带地区,身体特别容易汗臭,香料的产量也特别丰富。像印度地区天气酷热,所以多产香木,有的用来做香水,有的用来做香油,另外有一种香料混合于水涂在身上,这就涂香的来源。有些香料是由花制造的,但因为花容易腐烂,不能长久保持,所以印度人就用植物中的木类来做香的主要来源。
  在古代,阿拉伯人常在收获乳香时,燃烧红苏合香以驱蛇,或是燃烧红苏合用来消毒住宅。
  古罗马时期,人们认为:如果祭祀Vesta女神的香烟中断的话,罗马城就会沉没在地狱的深渊里,所以这些的女信徒,她们终其一生唯一的职责,就是维持女神的香火永远不灭。
  香在宗教里向来扮演者极为重要的角色,从埃及就有以香供奉太阳神的记载,佛教中的用香更是丰富。
  在《圣经》中,也有许多香料与圣迹的记载,例如,东方三贤人送给刚出生的耶稣基督的礼物中,其中就有两样是珍贵的香料——乳香、没药。而在《旧约》中,对于产在巴勒斯坦(Palestine)附近的许多香料,也有丰富的记载与赞颂。如〈箴言〉中曾提到“Ointment and perfume rejoice the heart”,意思是“涂香油与香水将使心欢悦满足”。希伯莱妇女喜欢在衣服里藏一个香囊,香囊里的没药、薰衣草等等香味,可以藉着体温散发出来。
  《圣经》中共记载了大约有二十五种香料,其中最常见的是乳香与没药,另外还有沉香、香菖蒲、番红花、桃金娘、甘松、苏合香、香合花,以及玫瑰花等等。
  在佛教中以涂香做为殊胜的供养,在《圣经》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的记载。如在〈马可福音〉中记载:“有一个女人带来了一只玉瓶,里面有很珍贵的哪达香油,她打破玉瓶,把香油倒在耶稣头上。”而在英国国王与王后的加冕大礼,也有所谓的“涂油礼”,就是用香油从受礼者头上淋下。由此可见,将香油涂在对方身上以表达崇敬之意,是许多文化共通之外。

      香在中国的发展

  在许多古老的文化中,都与香有极深远的因缘,中国文化更是如此。
  中国从秦汉以前就有兰蕙椒桂的记载。到了汉武帝时,才开始有“含鸡舌香”及“诸夷献香”等文献记载:“毘邪王杀休屠王来降,得金人之神,置之甘泉宫。金人者,皆长丈馀,其祭不用牛羊,惟烧香礼拜。”
  由于中国古代的祭祀都是以牛羊作为牲礼,但是“金人之神”明显的与中国传统的神不同,这个“金人之神”据说就是指“佛陀”,这是以香礼佛的最早记载。
  汉武帝时,奢广尚书郎奏事有含鸡舌香的记载,此时才开始有从夷国贡献种种香品到中国来,而在历史上有香品的记载也是由此开始。
  当时,使用不同的香,也代表着不同的身份阶级,如在《封禅记》中记载:“黄帝始,百辟群臣受德教者,皆列珪玉于兰蒲席上,燃沈榆之香,舂杂宝为屑,以沈榆之胶,和之为泥以涂地,分别卑尊华戎之位也。”
  至了汉代,更有以香净化空气,消除瘟疫的记载。在汉武帝时有一个“西国献香”的传说:“汉武帝时,弱水西国,有人乘毛车以渡弱水,来献香者……”,当时武帝并不认为有特别之处,未加重视使用,后来因为长安发生大瘟疫,西国使者取其香点燃之,才使得疫气消除,众病痊愈。由这个线索,可以证明香能净化环境。
  在中国,香的传来,开始是由西域传入,后来大部分的香则由海南诸国——广州、交址(越南)、琼崖(海南岛)——传来。但由于古代交通不发达,地理知识不十分充足,所以记载每多偏差。而且古代的记载经过时空的演变,和现代也不能完全符合。虽然如此,我们仍然可大约的知道占波、真腊(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海南岛、泰国这一带地域自古以来即有生产香。
  在中国古书中记载着:“南方产香”,古人认为“凡香品皆产自南方”,这和中国五行的观念有关,因为南方是南属离位,而离属火,火为土之母,火盛则土得养(肥沃),因此如沈水香(沈香)、旃檀(檀香)、薰陆等香皆产自南方;海边的表面为气之所终,土气特别旺盛,《清暑笔谈》说:“香气凑脾(土),火阳也,故气芬敛。”这是用五行的观念来解释香的产生。另外,也有认为在热带中的人易流汗而发出体臭,但在这种地域也就自然会产生另一种物类(香料)来对制这种问题。
  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香与生活就有密切的关联,除了以焚烧香草来驱除蚊虫,去除秽气之外,外煎香汤来沐浴,甚至佩挂香草。随着佛教的传入,更陆续引进多种重要的香料,如龙脑、沈香等,让香的使用又产生全新的风貌。
  佛教传入的合香观念,很快的和中国用药的观念相互结合,产生博大精深的合香配方,甚至依照季节、时令、场合及用途而调配出理想的香品。在香的形状上则有丸状、粉状、饼状、线状及圈状等。明清开始,又有柱香的出现,以竹签或木签为心柱,外裹香粉,成为目前普遍使用的香品之一。

     香的用途

  香的用途,从宗教祭祀的用途,到生活中逐渐发展到生活中的运用,以香来提升生活情境,从身体的涂抹、薰香衣服、净化环境,乃至入于饮食,作为药用……香的用途可说是五花八门。以下即介绍几项香的常见的用途。
  1、药用
  香做为药用的起源极早,在经典中,就有以牛头旃檀作为药用的记载。
  当初提婆达多唆阿阇世王谋杀佛陀,从灵鹫山推下巨石要压死佛陀。他们的计谋虽然未得逞,佛陀的脚却被碎石击中而流血。
  当时的医王侍缚迦为佛陀诊察之后,认为只有以牛头檀栴为医方才能医治。但是此香极为珍贵稀有,一般拥有的人也只有国王求索时才敢献出。
  当时有一个卖香的商人,听说此香能治佛伤,于是甘愿冒着生命的危险,欢喜奉上此香,以此因缘故,而被佛陀授记于未来世当证辟支佛等,名为“栴檀”。
  在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卷九,曾记载苏合香丸可用来治病:“此药本出禁中,祥符中尝赐近臣。”北宋真宗曾经把苏合香丸炮制而成的苏合香酒,赐给王文正太尉,因为此酒“极能调五脏,却腹中诸疾。每冒寒夙兴,则饮一杯。”宋真宗将苏合香丸数篚赐给近臣,使得苏合香丸在当时非常盛行。此外,在中国的金创药及去瘀化脓等方剂中,乳香、麝香及没药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成份。
  而现今极为流行的“芳香疗法”,可以说是起源于埃及。
  埃及人极为注重卫生,他们发明了能够恢复健康、美容的沐浴法,就是在沐浴之后以香油按摩,来减轻肌肉酸痛,松弛神经。这原来是用来为木乃伊防腐的技术。
  现代许多科学研究也指出,香味有助于人体健康,如耶鲁大学精神物理学中心的学者,指出香薰苹果的气味可以使焦虑的人降低血压,并避惊慌;薰衣草则可以促进新陈代谢,使人提高警觉。辛辛那提大学(University of Cincinati)相关测验则显示,空气中所加入香气,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这些都使精油等芳香疗法变成极为流行的健身法。
  在宋代,也有将香药调入饮食而作成香药果子、香药糖水,并调龙脑、麝香入“龙凰茶园”中。而制作名贵的墨锭,也常调入龙脑、麝香。在《武林旧事》卷六中,也有以沈香水饮用的记载。
  2、祭祀庆典
  开始大量丰富使用香的埃及人,最初就是将香运用在繁复的礼拜仪式中,在祭祀的过程中,有时甚至必须燃烧数以吨计的香,乃至死亡时复杂的埋葬和防腐方式也需要用到大量香料和香膏。
  在古代的巴比尔塔(Tower of Babel)宝塔形的建筑顶上,祭司经常点燃成堆的馨香来祭祀天神,他们认为在高塔上焚香,能更接近诸神。
  在中国,有很多用香来祭祀及举行典礼用香的记载,例如祭天地、祖先、亲耕礼等。北宋仁宗庆历年间,由于河南开封地区发生早灾,仁宗就在西太乙宫焚香祝祷求雨,仪式中曾焚烧龙脑香十七斤。此外如南宋淳熙三年(公元一一七六年)皇太后圣诞,从十天以前,皇后、皇太子、太子妃以下至各级官员,及宫内人吏都要依序进香贺寿。
  3、薰衣
  早在西汉就记载着以焚香来薰衣的风俗,衣冠芳馥更是东晋南朝士大夫所盛行的。在唐代时,由于外来的香输入量大,薰衣的风气更是盛行。
  在《宋史》中记载,宋代有一个叫梅询的人,在晨起时必定焚香两炉来薰香衣服,穿上之后再刻意摆型袖子,使满室浓香,当时人称之为“梅香”。北宋徽宗时蔡京招待访客,也曾焚香数十两,香云从别室飘出,蒙蒙满座,来访的宾客衣冠都沾上芳馥的气习,数日不散。
  4、宴会
  古代在宴会及庆典中,香也是不可缺乏的场景。
  在埃及,上流人士参加宴会时,大都会在头顶上戴一个蜡制的香膏圆锥体,让它慢慢融化,使脸和肩上都滴上芳香的糖浆。而古罗马人,则常在公开的典礼和宴会上,遍洒芬芳的玫瑰。在酒神祭等狂欢节目中,没有大量的玫瑰,是非常不礼貌的。古罗马人甚至设了“玫瑰日”(Rosalia)这样的节目。有时在酒宴中,他们会从天花板上洒下布满香水和花瓣的香雨。
  在中国南宋官府的宴会中,香更是不可缺少的。如春宴、乡会、文武官考试及第后的“同年宴”,以及祝寿等宴会,细节繁琐,因此官府特别差拨“四司六局”的人员专司。在《梦梁录》卷十九中说,“六局”之中就有所谓的“香药局”,掌管“龙涎、沈脑、清和、清福异香、香叠、香炉、香球”及“装香簇细灰”等事务,专司香的使用。
  5、考场焚香案。
  在中国多样的用香的文化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场合会焚香,就是在考场设香案。
  在唐代及宋代,于礼部贡院试进士日,都要设香案于阶前,先由主司与举人对拜,再开始考试。
  宋朝欧阳修就曾作一首七言律诗“礼部贡院阅进士就试”来描写这种情景:“紫案焚香暖吹轻,广庭春晓席群英,无晔战士御枚勇,下笔春蚕食叶声。乡里献贤先德行,朝廷列爵待公卿,自惭衰病心神耗,赖有群公鉴裁精。”
  欧阳修在另外一首诗中又写道:“焚香礼进士,彻幕待经生。”也说明了考进士时以焚香待之的礼遇。
  6、用香木建筑
  除了生活中常见的燃香、薰香之外,香木也被运用于建筑上。
  例如: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以弗西斯的黛安娜神殿,就是用高达六十英尺的西洋杉来制成圆柱,因此当此殿于西元前三五六年焚毁时,传说现场溢满了浓郁的香气。
  古代皇室外建筑也经常使用西洋杉建造整座宫殿,一方面是由于其杉脂香甜的气味,另外则是因为杉木是天然的驱虫材质。
  如西元前八世纪,亚述王萨尔贡二世的宫殿之门,恒常散发出强烈的香气,每当访客出入的时候,都会飘香而过。埃及法老王的驳船和棺柩,也是由西洋杉所制成。
  而中国满清皇室在承德的夏宫中,其梁柱与墙壁都是西洋杉所制造,而且刻意不上漆,让木材的芳香能够直接渗入空气中。
  回教清真寺的建筑也常用玫瑰露和麝香混合在灰泥中,当中午太阳一照射,;温度升高时,香气就会发散出来。
  人类对香的喜爱及运用之广泛,由此可见一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