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高僧大德>>星云文集
高僧大德简索:
星云禅话(一)
石头路滑
25 也是恁么

  法庆禅师的侍者因读了《洞山录》这本禅书以后,感慨的说道:

  “古人在生死中那么任性,实在好奇怪!”

  法庆禅师因而答道:“我坐化时,你可用话唤醒我,若叫得回来,亦即生死自在之士,奇怪,也不奇怪。”

  侍者看看禅师,禅师作预言颂云:

  “今年五月初五,四大将离本主;

  白骨当风扬却,免占檀那地土。”

  时光迅速,到了五月初五,禅师就将所有的衣物交给侍者供僧结缘,刚听到初夜的钟声,就跌坐圆寂,脉搏停止,呼吸全无,侍者记取当时的谈话,就唤道:

  “禅师!禅师!”

  许久,法庆睁开眼睛,问道:“做什么?”

  侍者:“禅师为什么不将衣帽鞋袜穿好而去?”

  法庆:“当初来时,我根本就不曾带什么呀!”

  侍者一定要将衣服给法庆禅师穿上。

  法庆:“一点都不肯留给后人。”

  侍者:“正恁么时如何?”

  法庆:“也只恁么。”并又写了一偈──

  “七十三年如掣电,临行为君通一线;铁牛(足+孛)跳过新罗,撞破虚空七八片。”

  说完俨然而化。

  若有人问:“禅者有生死没有?”答曰:“禅者或有生死,但禅者在生死中非常自在耳。”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去面对生死,而能从容放下,正恁么时,亦即是解脱自由了。



连接:星云禅话 禅话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