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素食文化>
  • 养生故事

己卯年事

2003-07-14 870 报道:佛教天地

  贪萌浪死 徐贩
  庐州徐淹,常贩牛,渡江,风浪忽作,淹誓不再贩。及抵岸,贪心复萌,仍贩牛卖屠户,后忽出江飘没。
  虚愿生痈 杭郑姓
  杭州罗磨坊郑姓畜一牛,力作十余年矣,牛老而病,郑心怜之,谓此牛死当为掩埋。不数日,有牛屠见之,许以二金,郑遂卖之。忽一夕,梦此牛作人语曰:汝既许见埋,复贪利杀我,我今来索命。遽啮其背,大痛。次日背生痈,溃烂见脏而死。
  割舌养哑 阮倪
  阮倪,一日割牛舌食之,后生子无舌。
  杀业现消 王德璘
  上虞王德璘,年二十。康熙戊午六月二十七日,卧病晕绝,入冥。遇一道士拍其肩曰:盍往游乎?游至冥府。主者诘曰:尔前生杀牛如许,何也?王对不知,主者曰:如自勘则知矣。见地涌出一大圆镜,视之,一人操刀割牛即己也。主者命加刑,王身忽束铁箍者三,一卒持利杵飞揕其胸。王自念,父母生我未养,泪下如雨。卒举杵未及身而堕,束亦解。王欲遁,群牛环阻于前,触哮怒。主者曰:孽宜现消,互杀累劫不已。命卒刲其肉,投火鼎。割已复命屠肠。卒以手向王口一挥,肠遂出,引之数丈。卒持利刃欲截,王复念,罔极恩未报,罪孽增重,益悲甚。肠遂不得断,卒乃惊视,谓王齶上现朱书赦字,以报主者。主者曰:此子历苦酷刑,性灵未泯,上帝嘉其孝念,宜归人间补过。卒以肠盘数屈纳其口。九叩而出,遇前道士曰:兹游乐乎?赖尔自作自释也。因导出。王复苏,时为二十九日辰刻,王与母妻伯弟一一言之。后体生恶疮,半年而后起,自誓长斋奉佛以终身,钱塘吴陈琰详记之。
  贪馋送死 戴典史
  万历中,太平戴典史,日受盗牛人脏肉,因而杀牛无忌,后忽发狂疾,见众牛追逐,乃死。
  凶悍天刑 太仓屠户
  太仓蓬阆镇一屠户,从江北买牛回。已抵岁暮,向妻索肉,妻答无。屠人奋然持刀割牛舌,付妻烹煮。自往房中坐,向妻妆镜台照面,以刀修刮眉毛。蓦地吊绳断坠下,头劈两开,立刻命殒。
  暴怒戕子 西蜀李绍
  西蜀李绍,好食犬,前后宰犬数百。后得一黑犬,爱而畜之。一日绍醉夜归,其犬门号吠,绍怒,取斧击犬。值儿自内出,斧中其脑。一家惶惧捕犬,犬不知所之。绍后得病,作狗嗥而死。
  沸水洞胸 汉口屠者
  汉口一屠者,肩擐一犬,僧弘戒遇之,苦劝放生。屠者坚执不允,乃语云:汝与狗夙世冤业,吾不能救也。合掌礼屠者三拜。是夜屠人宰犬,手举下锅,忽沸水溅心,头烂,七日洞穿而死。汉口人感动,遂醵金为僧建放生庵焉。
  啖粪哀叫 仆人陈祥
  太仓一仆人陈祥,好屠狗,人屡切劝,卒不改。一日食新河豚,毒发,痛闷欲死,医人言,食粪浆可救,祥蛇行至厕边,大啖粪,卒不治,作狗声哀叫而死。
  檐木断首 屠户张某
  康熙丙子,萧山屠户张某,性凶暴,善宰牲,日必宰猪羊十数。六月间门口乘凉,颈上偶痒,以屠刀刮之,忽风吹坠檐木,一击而首落。
  脓疮疗饥 杜章
  梓潼帝君化书云:邛有杜章,望帝之友也。生于富贵,父祖好宴会,习以为常。凡烹割之事,皆躬亲之。及长,厨馔无虚日。后家道零替,为人屠刽,以就口食。所取人财,过命钱。又以饮啖兼人,才方饱满,寻腹中虚,性嗜肉味,日常不足,罟鱼弹雀,所见飞走,皆萌杀心。中年生五子,皆无指。口累所迫,过命之赀,不足度日。寻有癞疾,肌肤破裂,脓血流溃,见者掩鼻矣。自以饥火所烧,复受疾苦,投井自尽,为人执之,极口辱骂,于是仰天呼冤。予见之,讶而问里域主者,孙洪叔言其详。且言此人禄尽而命长,尚余五年。予既知其造业之由,又复闵其受苦之酷,且岁月方遥,恶其日夕怨怒天帝。乃遣功曹易其心志,使之以手揭疮皮自食之,又以指染脓血吮咀求味,宣言于人曰:毋作杀生业,为我戒。如此逾年,以尽之数,命断而死,诸子皆殍焉。
  垂尽为牛 张宜所
  鄞县南乡张宜所,少时以宰牛为业,二十年后始改行。然临死时,以作牛鸣为快,鸣已,即嚼床头槁荐,七日而死。
  罪重成猪 余姚猪屠
  余姚一家世业宰猪,其子尤善操刀,娶妻数年无子,身体日渐肥胖,头颈亦日短缩,眼睛亦俱深陷,毕肖猪形。病伤寒,时刻作猪吼声,七日发狂,爬至江桥上,大吼三声,投水随流而去,尸竟不得。
  自作自受 颜复初
  苏州枫桥颜复初,以贩猪致富,所宰猪不令气绝,以盐水灌入猪心,以木槌遍体槌之。康熙七年得病,遍身痛楚,令家奴以木槌槌之,又索盐水饮之方快。二日后不能自饮,令家人灌入口中,如此三日夜,将死,谓五子曰:盐水我不能饮矣,汝等各代饮三碗。五子跪而饮讫,嘱曰:我杀猪业重,死即为猪,汝等幸多作佛事度我。言讫大恸,宛转如猪声而死。
  可惊可怜 陆宝
  陆宝为人鼓刀,各店猪羊,死其手者无数。康熙十二年夏,持刀自刺喉间,宛如杀猪之状,若有神附。止之不能,号呼三日,血尽乃死。临死曰:取盐水来,今有无数猪羊在此索命。观者如市。
  嗜肥断指 吴竹轩
  顺治辛丑夏,常熟市桥吴竹轩者,偶有肥犬至其家,其子打杀。沸汤将燖,犬伏土复活,其子不知也。抱犬入汤,被犬咬去第四指,犬逃去。其子腹中忽生小犬,作痛,指上血淋漓,痛苦万状而死。
  残忍破喉 休宁人
  休宁有一人,见两犬相交,持刀割其阴。牡狗几毙,牝狗即跃起,啮其入喉咙,立死。
  炰鳖现报 杭州凤仙桥人
  杭州凤仙桥一人,以炰鳖为业,日买鳖生投沸汤中,既熟,剖肠剔骨,煎熬五味,由此获利有年。后病伤寒,缩颈攒手足,伏于床上,数日,伸首爬娑,宛如鳖形。又爬出堂中,家人禁之,辄欲啮人。将死,众至街市,盘旋宛转,曲尽鳖态,观者皆知沸汤炰鳖之报也。七日臭烂而死。
  戕物恶死 长洲韩全
  长洲人韩全,屠宰贩卖为生。每宰猪,即灌以水。卖大活鱼,必碎其首,而亦灌以水。鸡鹅鸭之类,强将糠沙填塞入喉,图重斤两,伤戕物命甚惨。后患翻胃症,不能饮食,唯咽土泥随复吐出,遍体流黄水,臭秽不可当,且头痛如碎,如此三月乃死。
  恶业生妖 潮州王二
  潮州某县王二者,业屠宰,狠恶异常,且好用假银。生一儿,头有两角,寸余,足如猪蹄,三岁夭死。
  逸牛寻仇 泸州张四
  泸州张四儿,家业杀牛。卫军马洋,自乡牵牛赴州,牵绳忽断,牛奔入市,遇四儿,四儿持索缚牛,不能制,大惧,奔入一店中,牛亦追入店,四儿登楼,牛亦登楼,触四儿肠出死。牛自下楼,复转入一巷中,觅一牛肉肆主,适其主他出,尽毁其家器业,始徐徐出郊。事在万历丙申正月,店庳隘楼小梯狭,而牛上下无碍,其事甚怪。
分享到: